*

杜础圻:【交上大会是唯一方法】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会员

逃犯条例修订一事发展至此,反对派的闹剧越演越烈。5月11日开始立法会发生一连串闹剧,至今还没有平息的迹象。反对派漠视内务委员会早前发出的指引,拒绝承认有石礼谦取代涂谨申主持会议,并继续进行他们所谓的会议,并选出涂谨申作为所谓的主席。

不仅如此,涂谨申等反对派还刻意选择与石礼谦正式的法案委员会同时间及同地点开会,刻意谋求产生冲突。以5月11日的会议为例,建制派议员在进入会议室一的时候遭到反对派议员的阻挠。反对派此举实在是十分野蛮,因为那些建制派议员始终是法案委员会的成员,退一万步来说,姑勿论哪一个才是合法的法案委员会,建制派议员都有权入去开会。一切的暴力及混乱都是由反对派议员所造成,他们暴力地阻止石礼谦等建制派议员开会,主动出手的是他们,建制派只是保护自己及石礼谦。

到5月14日,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再次举行会议,反对派毫无收敛的迹象,继续以暴力阻止建制派开会。最后,石礼谦在宣布开会之后不足一分钟便因为情况太混乱而宣布会议。正如石礼谦所言,再开多十次会情况看来也会是一样,反对派要无所不用其极地阻止会议进行,会议根本不能有效地进行。目前唯一最有效的方法便是跳过法案委员会,直接把逃犯条例的修订交上大会,这样既可以终止目前的乱局,也可以追回被浪费的审议时间。

事以至此,涂谨申竟然说反对派与建制派及政府举行三方会议,坐下来慢慢商谈。这显然是因为反对派被受社会压力,也明知道长期闹下去也没有什么好结果,想拖延时间。可是,与反对派实在没有什么好谈的,除非他们承认自己的“会议”。但是,反对派根本没有可能承认他们自己的“会议”是非法,石礼谦的那个会议才是正式会议。在这个前提下,与反对派商谈根本是浪费时间。

因此,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便是把逃犯条例修订案直接交上立法会大会,终止现在的乱局,也可以及时修正逃犯条例,彰显公义。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