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昆:【我这80后的话语】 青评会 秘书长

修订《逃犯条例》所引发的“六月风暴”,至今对香港做成难以修补的重创撕裂,置身在这事端的每一位香港人,或多或少在其人生也会留下难以或忘的片段。作为80后,复杂的情绪最为纠结。我成长在香港经济最为腾飞的年代,感受父母一辈对狮子山精神日夜打拼的追梦狂想,认为只要努力过后,时间会给你应得的丰盛回报。

随着时间的推移,80后成为社会主力军,已深感上一辈努力致富的奋斗模式不复存在。同时,需要承接现实生活的挑战,“结婚、置业、供养父母、生儿育女”,无一不是天天应付的生活主旨,也是80后努力拼搏的共同语言。不容否认的是,我们对于上一辈“努力过后、必有回报”的生活叮咛抱有怀疑,但面对现实生活的课题,倒逼我们没有时间抱怨,唯一推动生活的希望,就是只好相信父母的话语。

时间催人,90后接力破土而出,眼见80后为了生活,人的尊严可以弃如敝屣,“现实生活”这一词,对于90后整体来说,这是另一壁的世界。不夸张地说,上一辈以自身视角,俯视年青人的困境,貌似带有理性的质疑与良善的劝导,实际上是对年轻人追求人生价值的接连否定。

坦率地说,这一认知迥异源于90后及往后的新世代,网络世界所引申的舆论导向,是未来社会的“共同语言”,你我所存活的“现实生活”并不全属这世代认知的“生活环境”。90后是网络世界的“原住民”,你我也只是“后来者”,以后来者的角度对原住民的生活态度说三道四,确实有点说不过去。或许在你看来,情况未必尽然,但事实要对这一差异有所正视及认知。

如果说,只从经济民生角度解决青年困境,我不敢苟同。但对于连场的暴力冲击行为,以撼动政权的手段争取回应诉求,我对此作出反对。毕竟,社会的构成部分是由不同阶层不同界别的人士组成,在一方愿意伸出橄榄枝的同时,另一方也请释出耐性,容许时间让大家缩窄差距,而这一切是要建基于“社会稳定”的大前提下进行。

最近,我跟不少80后朋友就香港形势作出讨论,对于现时的困局,我们确实一筹莫展、我们确实无奈万分,但我们绝不气馁。唯有相信硕果仅存的老方法,借着北京一系列的惠港政策,把人生目标立于祖国、放眼国际,为人生发展找寻腾飞的机会。这绝不是字字千钧的谎言,我是由衷相信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绝大部分的年轻世代也是在追寻崇高的人生理想,构建更美好的社会。惟在这推进落实的过程中,切记被少数激进暴力阵营所误导,以为诉诸暴力就可迫使政权屈从。

人生从来没有后悔药,也没有太多练习的机会,所有暴力犯错的成本只能由你自己一力承担。当你以图暴力诉求目的的时候,请给后悔留一些空间,希望这番说话能说到你的心坎里。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警队需有新装备

  香港暴乱已经持续了5个月,情况没有改善,生活在暴乱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