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雪仪博士:【香港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青评会 成员

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工作已经完全停止,其实反对修例人士目的已经达到,这埸风波理应平息,可是我们见到这场风暴,只是越演越烈,他们的行动已经偏离修例的目的。
 
根据各方面的资料显示,这次风波被有组织及外部势力煽动及误导下,令港人走出来示威,更有部分示威人士爆发出暴力行为,这些人士的行为应受到谴责,可是近日有台湾媒体报导,数十名涉及破坏并闯入香港立法会的反送中示威港人已逃到台湾。台湾政府表示会提供协助及庇护那些人士,现在的问题就是即使台湾不顾当地变成逃犯天堂,但其先例一开,影响香港将会成为无日无之的暴民政治之地,甚至沦为“暴戾之都”、“动乱之地”。
 
其实,今次走出来示威的人士,大部分以年轻人为主,他们表现出反中乱港的决心,没有倾谈和解的意向,例如即使特首曾希望与大学生对话,可是他们拒绝没有前设下的对话,他们其中提出的要求是要政府承诺永不追究六月九日至七月一日之反修例运动抗争者,这样的要求就是妨碍司法独立及公正性,我们见到现在的示威已经变质,加上部分年轻人的暴力及激烈行为,令人感到他们失去了方向,成为了被人作为反中乱港的棋子,为什么我们的青年人表现出不理性、不客观的态度?
 
近日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承认是自己任内开始推行的通识教育失败,令年轻一代变得“有问题”。多年来,香港社会要求检讨通识教育的呼声不断,而通识科自2009年成为高中必修科,教育局设计该科目的可助学生培养独立、审慎思考的能力,有存在必要。可是在香港现在整体环境下,无论在课程、教学及社会氛围等都很难令通识科发展其功能。
 
首先,通识科部分单元涉及本土政治,例如,在通识科的“今日香港”单元,指明课程须论及“香港人身分”议题。然而在探讨这些议题时,学生有没有真正接收到客观的讯息,从而真正地明辨是非?
 
香港经历了百多年的殖民地统治,港人所接受的教育只偏重于西方观点及思维,对于自己的国家中国了解比较片面,甚至负面,在这个大环境下,回归后,首届特区政府进行大规模的课程改革,除了通识科必修必考外,中史科一直都“头重尾轻”,绝少着墨于清末以来的现代中国历史发展,课程内容难以与现实挂钩。另一方面,现时的中史科只重视政治史,往往给予学生“中国史黑暗纷乱”的错误观感; 学生未能从中体会中国文化之美。虽然通识科列“中国文化遗产”为必修单元,但其占课程整体篇幅极少。另外,现时的中国语文科,课程整体仍重语文而轻文化,远远不及高考年代的中国语文及文化科两者并重。
 
未来香港的特区政府除了建立各方对话的平台外,教育课程应考虑增加多一些有关中国文化、历史、艺术,令我们的下一代多了解自己的国家,才能让新生一代真正去明辨是非!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