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爱心姊妹花深圳梧桐山设狗场 坚信动物无国界跨境护毛孩

女义工:“大家肯多行一步,结局定会不一样。”

“当牠们满身鲜血站在你面前,你忍心不救吗?”居于深圳的香港女义工Kathy与胞妹Janny,五年前发现当地有不少被遗弃及遭虐待猫狗,于是在深山设立狗场,并在家中建立猫舍,将这些可怜的“毛孩”与“喵星人”带走照顾,每天更须中港两边走,惟此举遭不少本港网民质疑,认为本港流浪猫狗更需要救助,但她坚信动物无国界,至今收养逾百只猫狗,“大家肯多行一步,结局定会不一样。”

香港女义工Kathy(左)与兽医黎柏洪(右)联手救助流浪猫狗。

“‘雪映’,你好靓啊!”登上位于深圳梧桐山的狗场,一只体型庞大的阿拉斯加雪橇犬扑面而来,仔细一看,却发现牠的面部有不少黑色纹路,不从属任何机构的香港女义工Kathy说,去年在山上遇到患皮肤病的流浪狗“雪映”,于是带走细心照料,其后交予一位领养者,无奈对方无心照顾,更喂牠吃餐厅丢弃的辣味厨余,令牠患上皮肤炎,导致四肢溃烂,纵使三个多月后伤口瘉合,脸部仍无法恢复原貌,“‘雪映’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狠心人实在太多。”

捡砖筹款搭建安乐窝

从事制衣业、居于深圳的Kathy,多年来因工作关系,经常穿梭中港两地,及至一四年四月某天在梧桐山跑步之际,遇到多头被遗弃猫狗,部分更遭受严重伤害,如被烈火灼伤、中毒、嘴巴被铁线紧缠等,当刻顿起恻隐之心,开始收养可怜猫狗,若发现牠们受伤或生病,会交予深圳兽医诊所工作的香港兽医黎柏洪义诊,她与同样居于深圳的胞妹Janny则于每天清晨起牀,喂饲和照料牠们后,再返港上班,下班后回到深圳寓所,继续陪伴“子女”。

Kathy坦言,随着动物数量增多,经常遭邻居投诉,故先后搬家三次,直至去年中有好心人士,以低价出租梧桐山上一片约二千呎土地,供其建设狗场,她答允后随即在堆填区捡拾砖头,带返铺设道路,又向网民筹款购买围栏、铁丝网等,苦干多时成功为“毛孩”建立安乐窝。

创救助队群组获关注

为了分享深圳救助猫狗点滴,Kathy说一五年底创立了“梧桐山动物救助队”网上群组,未几获大批港人关注,不少好心人更捐助宠物用品及医疗费,她亦会向网民询问意见,如去年五月在深圳发现疑遭人虐打、腰椎和神经断裂的垂危小狗“鹰眼”,于是上网请教如何处理,多数网民建议送医后,牠虽保住性命,但仍然瘫痪,不少人见状赠送补养食品和轮椅等,可惜牠于本年三月因急性胰脏炎离世,“牠的一生是悲惨的,但遇到我们,至少能得到一点快乐。”

救助被遗弃猫狗五年来,Kathy说已收养二百多只猫狗,当中受伤、生病或寿终正寝的约有七十多只,转交其他人领养的有约一百二十只,现时仍照顾逾百只,其中狗场饲养了三十多只狗,寓所则收养了十五只狗和六十只猫。谈起拯救小生命背后故事,她慨叹部分主人丧尽天良,如早前有繁殖场人员带了一只小狗往殡仪馆,表示牠患有牛蜱热和子宫发炎,非死不可,要求将其扔进火化炉,幸职员没有听从,将小狗交给她,救回一命。

梧桐山上,是“毛孩”快乐家园,但山下不远处,却有肉类市场大卖狗肉,Kathy遥指该地点,表现激动:“你看多讽刺,我们在这救狗,他们在那杀狗!”

她坦言,无数被遗弃猫狗仍有待拯救,但愿长命百岁,得以救助和陪伴更多可怜猫狗:“希望将来没有遗弃和伤害,但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