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殷商灭亡科学真相 青铜酒器引发集体慢性铅中毒

铅中毒足以令人头痛、痴呆、记忆力衰退、情绪不稳、狂躁、妄想等,征状与酒精中毒有点相似。

3000多年前,一度显赫近600年的商王朝被周武王所灭。关于商代灭亡的原因,许多先秦著作都归于饮酒。如《诗经·大雅·荡》以及《尚书·微子》等诸篇,都认为商代后期政治腐败因“酗酒”造成。西周初期铜器《大盂鼎》上的铭文,也谴责商代百官“率肆于酒”。周公时也曾发布《酒诰》,以商代亡国为教训,严禁周人饮酒。从中,我们能体会到周公对饮酒充满反感恐惧,似乎只要喝酒,就会亡国。

明人绘周武王像 (网上图片)

事实上,古时候的酒的酒精含量只有7至8度,比今天啤酒只高了几度,今天的人,即使每天喝七八罐也不至毁事亡国,但周公为何痛恨饮酒去到如此程度?

从考古学资料​​看,商代贵族嗜饮酒是事实。因为,从每个贵族墓葬中不难看见青铜制酒器随葬。饮酒、盛酒以及温酒的器具都有。据传中国在旧石器时代就有人工酿酒,商代酿酒业发达,青铜器制作技术提高,中国的酒器业相当繁荣。“长勺氏”和“尾勺氏”,就是专门制作酒具的氏族。据指商纣王造“酒池肉林”,可反映重视物质享受,说明当时饮食水平。

画作描绘“酒池肉林” (网上图片)

据《殷周青铜器通论》记载,商周的青铜器共分为食器、酒器、水器和乐器四大部,共五十类中酒器占二十四类,可见商人好酒。酒器按用途分为煮酒、盛酒、饮酒及贮酒器,还有礼器。在甲骨文中,也有不少酿酒记载。那么,周人周公的指控也有一定的理由,那么,饮酒习惯与商代亡国之间有何联系?

1969年,美国弗利尔美术馆化验30件商代青铜酒器,发现青铜成分中有铅,平均比例为铜77.2%、锡12.5%、铅7.2%。根据科学家研究,合金中的铅较易溶于酒,如果合金熔液中铅的含量达到7%至20%,并且经常被饮用,可引起慢性中毒。

商代青铜酒器 (网上图片)

据了解,青铜器金属成分主要有铜、锡、铅三种。青铜加铅不但增加铸器光泽,也能够铸造细节更繁复的器具,包括装饰纹样。但现代科学证实,人体而长期摄入超标量铜及锡,会加重肝脏负担,不过这些元素人体可以通过代谢排出。但人体根本不需要铅,只要摄入极微量就大大损害健康。铅中毒足以影响中枢神经系统,令人头痛、痴呆、记忆力衰退、情绪不稳、狂躁、妄想等,征状与酒精中毒有些相似。因此,商代贵族因饮酒导致不良反应,原因在于酒本身,也在于使用含铅的酒器。

商朝以青铜器贮藏酒类,会生成醋酸铅,带有甜酸味道,可以增加酒的风味,结果贪图这种美味中毒越深。

1805年日本绘本《三国妖妇传》中的纣王 (网上图片)

然而,在甲骨文中,还保存商代大臣因“酒疾”不能处理国事记录。称为“疾”也可见这不是一般的醉酒。如果一个国家统治阶级很多人都神情恍惚、焦躁暴虐,又怎能治理国家?这一点,商末帝纣王表现得十分明显。商纣王本是非常杰出,《史记·殷本纪》载:“资辩捷疾,闻见其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但“长夜之饮”染上酒癖后变得昏庸残酷,举止反常。商纣王前后个性改变,与其单纯归咎酒精,似乎更恰当的还有慢性铅中毒。只因当时不能辨别,就将罪过归之于酒。此外,甲骨卜辞中记载的“疾首”、“疾耳”、“疾心”、“腹不安”、“病软”及武丁妻妇鼠的不孕症,当属疑似铅中毒症状。

一个王朝的灭亡有政经、军事等原因,但慢性铅中毒很可能也是造成商代后期贵族智力衰退、道德堕落的原因之一,无疑影响政局,加剧阶级矛盾,导致王国灭亡。所以甲骨文、《诗经》、《尚书》等资讯所透露的,也许就是世界上最早关于食物污染和金属中毒的记载,比古罗马帝国贵族们铅中毒,导致不育、后代弱智、身体素质下降、精神错乱、智力衰退等问题,早了10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