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ona Yang:【香港:大船前行或下沉?】 青评会 成员

香港这几个月越发恶劣的社会环境,每天刷新著人的道德认知底线。在动笔前一晚,我看了一位伯伯在街上被近十个暴徒围殴的视频;在动笔前一小时,我看到手机群组留言,暴徒已经在公路围堵私家车,强迫车主交出手机和证件。如果车主被发现是警察或支持警察的人士,难免面临被砸车或殴打的结局。从前,我理解,所谓民主,是我虽然不同意你,但却维护你说话的权利。而今,我发现,我维护你说话的权利,但你却要索我的命。

这就是香港,一个曾经民主、自由、包容的城市的现状。香港这条船上,一部分群魔在狂欢,一部分沉默者各怀心思,一部分挺身而出捍卫社会秩序、为正义呐喊的人士,却每日都经受着灵魂的拷问“我是正义的啊,为何成为少数派?”

作为一名不知自己是少数派还是多数派的建制派,我在忐忑中观看了《我和我的祖国》。在观影之前,我已听闻不少戏院的小动作:有戏院开影半小时还不关戏厅灯的、有戏院不开戏厅冷气的(而同时其他戏厅是有冷气的)。因此,能顺利看完这部电影也是难得。《我和我的祖国》这部电影由几个小故事构成。对于我一直思考的“大船前行或下沉”的问题,从这部电影给了我一些启发。

在小故事《前夜》中,负责电动升旗装置的工程师林治远要确保国旗在开国大典上万无一失地升起。他需要攻克的最后一个难题是制成让五星红旗旗停稳的金属小球,小球需注入三种稀有金属。通过发动群众,金属被找到。最后,畏高的林治远在大家的帮助下,在风中爬上几十米高的旗杆,把金属小球稳稳地焊接在旗杆上。这个故事最打动我的,不是林治远这个小人物的勇气、也不是解放军代表的痞气,而且群众们在听到需要金属时,争先把自家的勺子、眼镜、铜锅、长命锁等捐出来的场面。新中国的成功,首先在于大多数人被团结起来,人民的才智得到发挥。

在小故事《相遇》中,男主角高远为了保护原子弹核子试验材料,不幸受到核辐射。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在汽车中与女主角相遇。为了保守国家机密,他还是坚持不相认。最后,这一对情侣被庆祝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的人群冲散。男主角是一位忠于职责、奉献国家的普通科研工作者。新中国的成功,还在于有许多像男主角一样,默默奉献国家的普通人。

而今时今日的香港,大多数人既没有被团结起来,更别说是否有贡献社会的精神。香港人,人心已散。既是同舟、却不能共济。

关于香港的症结,大家这几月个来都讨论得差不多。有说贫富悬殊、有说社会不公、有说经济转型失败、有说教育制度需要检讨。我认为,政府聚不起人心,也是一个问题。未来香港这艘大船是能继续前行抑或下沉?我唯有希望,有作为的领袖能带领大家寻到对的答案。

(本会提倡价值多元,故任何本会成员发表之文章并不代表本会立场。)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