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两宋蝴蝶效应 柳永写词 完颜亮南进兵败被除

柳永的文章精彩程度,被指最终影响政局变化。

在中国文学上,宋词分豪放、婉约两大流派,婉约派词人代表首推北宋中期词人柳永。柳永一生佳作甚多,比如《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众读过中国文学科的莘莘学子应耳熟能详。

网上图片

柳永的很多词作,都是描写城市风光以及歌妓的生活,做到情景交融、铺陈有序、语言通俗易懂、音律婉约和谐,所以他的词作当时流传得很广泛,所以有了“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可见柳永词作的影响力。当中一篇号称“史上最美写景词”的《望海潮·东南形胜》。据指到南宋时期,金国皇帝完颜亮读完这首词,非常羡慕江南壮丽美景,萌发“遂起投鞭渡江、立马吴山之志”,但结果兵败采石矶,被部下杀死。

《望海潮》首词一反柳永惯常的写作风格,以大开大阖、波澜起伏的笔法,不仅把杭州优美的风光、繁华都市写得淋漓尽致,还展现出江南百姓和平宁静生活景象,令人无不心驰神往:“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北宋画家许道宁《高秋观潮图页》,描绘杭州观潮 (网上图片)

但鲜为人知的是柳永作词初衷,并非简单描绘杭州繁华,而目的在于获得达官显贵赏识。这首词为“干谒词”,意在夸奖两浙转运使孙何治理有方,望得孙何提携。柳永连同首词上门拜谒,果然孙何大为欣赏,便与柳永交往,并答应荐举他为官。可惜孙何翌年回京任职,还没来及向皇帝推荐柳永,便突患重病而死。孙何死后,柳永失去赏识者,长期不得志。

柳永仕途坎坷,但《望海潮》一经问世,被天下士人竞相传诵。只是世人读后大多赞叹杭州繁华盛景,产生向往之情。也没想到150多年后的南宋时期,金国皇帝完颜亮读完这首词,却产生侵宋之念。

南宋遗民刘一清著《钱塘遗事·十里荷花》有转途《鹤林玉露》柳永这词之事 (网上图片)

完颜亮为金国第四任皇帝,文学素养极高,非常喜欢读宋词,尤其特别推崇柳永的词。据南宋一专事著作的文人罗大经的《鹤林玉露》记载,当完颜亮读到《望海潮》时,对其中关于杭州盛景的描绘大为赞叹,产生了南下攻宋的念头:“孙何帅钱塘,柳耆卿作《望海潮》词赠之...此词流播,金主亮闻歌,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

完颜亮决定伐宋,在南宋绍兴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率军南下。此次南侵,金国兵分四路,其中完颜亮亲率32位总管驻军寿春。据《宋史》载:“金主自将,兵号百万,毡帐相望,钲鼓之声不绝。”消息传到江南,南宋朝廷上下均震惊。

宋人所绘的金人骑兵 (网上图片)

战事之初,金兵连战连捷,很快便饮马长江,下一步便要渡江作战。就在此时,金国大后方却传来坏消息,指完颜亮的堂弟、东京留守完颜雍,利用国人不堪忍受完颜亮残暴统治,趁民众对战争充满抵触情绪时,在辽阳自立为帝,废黜完颜亮为庶人,号召前线士兵撤回。消息传到前线,令军心动摇、兵无斗志。

面对着不利局面,完颜亮依然强令部队在和州渡江攻宋,迫使宋高宗降服,结果却被宋将虞允文大败于采石矶。采石矶惨败,完颜亮没有知难而返,随即强令余众强渡瓜州渡,威胁对抗命者军法处置。不愿为完颜亮做“炮灰”的将领,终于发动兵变,共同缢杀完颜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