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岭南史话】秦汉经略岭南 采珠发达商业活跃有价值

古代岭南对于政权来说,军事及经济上相当重要,尤其雷州半岛。

岭南一带拥有较长海岸线,也有较早开放港口,所以海上对外贸易很早已经存在。据学者指出,汉代为南海交通形成的时期,位于雷州半岛南端的徐闻,在两汉时期更是南海交通重要港口之一,在中外交通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秦兵马俑士 (网上图片)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设三郡,据《盐铁论·耕篇》记载,雷州半岛属于桂林郡管辖。秦末,南海尉赵佗控制岭南三郡军政大权,并建立南越国。公元前111年,汉武帝遣兵灭亡南越国,在岭南设九郡管理。在此后300多年,雷州半岛一直属于汉代合浦郡徐闻县管辖。公元前106年,武帝分全国13州,各州置刺史监察,岭南九郡归交趾刺史部,管辖范围还包括今天广西邕宁、横县、玉林,以及广东的高州、新兴等地。

徐闻位于雷州半岛南端,扼琼州海峡咽喉,据《汉书·地理志》载:“自合浦徐闻南人海,得大州,东西南北方千里。”可见徐闻为汉朝控制海南岛的关键,具战略地位。据了解,每当海南岛和交趾等地动荡,汉朝大都以徐闻、合浦作为用兵的大本营。

清代《海疆洋界形势全图》中雷州半岛部分 (网上图片)

早在秦始皇经略岭南,已经有一个主要经济原因,就是《淮南子·人闲训》所载的“利越之犀角、象齿、翡翠、珠玑”。珍珠为自古以来中国人的财富象征,在社政经济等领域角色十分重要。事实上,先秦以来,岭南就是著名珍珠产地,番禺则是《史记》中唯一提到珍珠汇聚的城市。汉代徐闻所在的合浦郡,是岭南最主要的珍珠产地,闻名全国,采珠业和商业贸易十分活跃。《汉书·王章传》记载,王章家族就以靠采珠致产百万。

徐闻在西汉是合浦郡的郡治所在,采珠业和商业的繁荣可想而知,《艺文类聚·南州异物志》更载,合浦人更有一套采珠的绝技:“合浦民善游采珠,儿年十余岁,便教入水,官禁民采珠,巧盗者蹲水底,刮蚌得好珠,吞而出。”合浦的珍珠,一直是当地向朝廷进贡贡品,也成为地方官搜刮掠取的对象。

扬州东汉古墓出土珍珠宝石戒指 (网上图片)

据《后汉书·循吏传》载:“郡不产谷实,而海出珠宝,与交趾比境,常通商贩,贸籴粮食。先时宰守并多贪秽,诡人采求,不知纪极……”因地方官员贪婪,强迫过度采集珍珠,导致合浦的采珠业迅速萎缩。孟尝出任合浦郡太守后,采取一系列措施,终于使“去珠复还”,恢复繁荣局面。孟尝为保证郡内采珠业和商业贸易,贡献甚巨,受百姓爱戴,也因此名垂青史,成为东汉历史上著名的“循吏”之一。

宋代石刻《禹迹图》拓本局部,可见雷州半岛及海南岛(即琼州)部分 (网上图片)

汉代徐闻县城地理位置,从《汉书·地理志》看,应是一个港口。广东省博物馆考古发掘调查后认为,港口位于雷州半岛南端,琼州海峡中部偏西的海边。在汉代,交趾—徐闻—番禺之间水上交通十分频繁,官船、战船、商船络绎不绝。《初学记·后汉书》云:“交趾七郡贡献,皆从涨海(即南海)出入。”汉武帝时设立的珠崖郡/儋耳郡,在废弃前,贡船可能也要经过徐闻港。古代的船只沿海航行时,要不断靠岸,补充淡水和食物。综合《汉书》及《后汉书》的记载,那些郡县贡献主要物品有广幅布、珍禽异兽如白璧、翠鸟、犀角、紫贝、孔雀、鹦鹉等,还有明珠、翡翠、玳瑁、犀角、象牙等以及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