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封建陋习童养媳实情为奴 鞭挞詈辱只能吞声叹吁

童养媳这种陋习,作为童养媳,只是比生存更好,也许是活受罪。

“童养媳”被形容为中国传统陋习之一。童养媳就是那些从小被人抱养,到成年后,就要成为那人家的儿媳妇。盛行童养媳的原因,主要就是社会贫穷落后,老百姓生活低下,为了省去麻烦和“不必要”的开支,就将自已的女儿,给人去当童养媳。

晚清时期上海小女孩 (网上图片)

在宋代,上层社会盛行童幼许婚。据《宋史·后妃传》载,宋英宗高皇后小时便鞠养于皇宫,英宗此时也在皇宫内,并与皇后同年,仁宗谓“异日必以为配”,长大后二人遂成婚,生神宗。在同一时期的金朝,情况也普遍,《金史·后妃传》记载金世宗曾说:“朕四五岁时,与皇后定婚。”

明代万历十六年 (公元1588年) 童养媳婚书 (网上图片)

类似情况不只在皇家才有,民间也屡见不鲜。在宋代,婚姻论财,童幼许婚也是习俗之下,童养媳逐步流行。据《元史·刑法志》载:“诸以童养未成婚男妇,转配其奴者,笞五十七,妇归宗。不追聘财。”童养妇见于正式律例,并成为社会问题。

童养媳,不少地方都有一些约定俗成规定,在清代,女方无须陪送嫁妆。江南地区更明文规定,女家不得向男家要任何礼节钱,女家也不需陪嫁妆。所以,童养媳对于男家来说,既省了一笔聘财,并且还增添一个廉价劳动力。对于女家来说,把女儿给人当童养媳,不但解决抚养负担,更无须为女儿长大后置办嫁妆一事费心费力。对于一般草根,特别对贫苦人民来说,这也是一个解救办法。

明代童养媳婚书上的女孩手印。

古时说童养媳,也称“媳妇仔”或者是“小媳妇”。表面说是媳妇,但实则为奴婢。据了解,童养媳一旦进入了男家,便成了老爷及奶奶虐待驱使的对象。等待着她们的,往往都是做繁重的粗活及身心备受折磨,童养媳往往是敢怒而不敢言,只能默默承受着这种深深的痛苦。这种婚姻,使妇女地位更低落。

清代的著名文人郑板桥,就曾写有一首同情童养媳、并指责婆母的诗,题目叫作《姑恶》,里面说道:“小妇年十二,辞家事翁姑。 ......姑令杂作苦,持刀入中厨。 ......析薪纤手破,执热十指枯。 ......姑曰幼不教,长大难管拘!今日肆詈辱,明日鞭挞俱。五日无完衣,十日无完肤。吞声向暗壁,啾唧微叹吁。姑云是诅咒,执杖持刀锫。岂无父母来,洗泪饰欢娱。岂无兄弟问,忍痛称姑劬。疤痕掩破襟,秃发云病疏。一言及姑恶,生命无须臾。”由此可看出,童养媳在夫家过的生活,虽说不至于饿死,却是极其悲惨痛苦。

清代婚事场景 (网上图片)

实际上,这种宋元以来,摧残妇女的野蛮、落后的婚姻形式,甚至指腹为婚以及童婚等,在元明清各代,律法上都是禁止的。《元史·刑法志》载:“诸男女议婚,有以指腹割衿为定者禁之。”明代的《户令》也有记载:“凡男女婚姻各有其时,或有指腹割衫襟为亲者,并行禁止。”然而却是无济于事,在民间,童养媳仍然盛行,未能革除。更甚的是,贩卖人口者往往以“童养”为名,来诈骗钱财贩卖女子,行为令人发指。

童养媳这种习俗,到了民国初期仍然普遍存在。在台湾,童养媳约于1970年代逐步消失。至于大陆地区,即使在1950年实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习俗仍未完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