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滯留秘魯港人回港 叫譚文豪不要抹黑中國及香港政府

秘魯在3月15日突然封城,所有航機均不可以登陸,有香港居民因此滯留秘魯。

一班支持港獨的香港人在秘魯,拿着「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橫額拍照。

一班支持港獨的香港人在秘魯,拿着「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橫額拍照。

上周,網絡上瘋傳了一張合照,指有一班支持港獨的香港人在當地旅遊時,拿着大字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拍照。網上留言力指他們就是那些滯留在秘魯的香港人。此舉引來網上圍攻,指這些「反中亂港」的香港人在疫情下還要去旅遊,如今滯留在秘魯是咎由自取,他們有事便要求當地中國領事館、香港政府協助,派飛機去接他們。網民指,港府不應協助他們回香港,有人更指這些人應該去尋求英國及美國大使館幫助,因為他們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是拿著英國BNO去旅遊,而不是持中國特區護照。

另一方面,公民黨立法局議員譚文豪以及一些傳媒乘機爭取出位,要為這些滯留秘魯的港人,爭取權利,並一直批評,香港保安局不理在秘魯的港人旅客的死活,不為他們登記接他們回港,亦有報道指有港人,曾向香港入境處及中國駐當地領事館求助,惟至今仍未有人「伸出援手」。

滯留在秘魯的港人Angeli Wong 感謝中國領事館和香港政府協助。

滯留在秘魯的港人Angeli Wong 感謝中國領事館和香港政府協助。

事有湊巧,Ariel朋友的一個表姐Angeli Wong,正是滯留在秘魯的港人之一,她忍不住發文及拍片,狠批譚文豪及一些傳媒捏造事實,謊話連篇,她在網上發言反駁:「因為我是中國人,我愛我自己的國家,我希望國家強大,不要再給別人欺侮,這就是我想說的說話。我們中國一定要加油,我想要說的就是這些,要澄清的就是這些,謝謝。」

立法局議員譚文豪以及一些傳媒一直批評,香港保安局不理在秘魯的港人旅客的死活,不為他們登記接他們回港。亦有報道指有港人,曾向香港入境處及中國駐當地領事館求助,惟至今仍未有人「伸出援手」。但Angeli說,絕無此事,而是有人利用事件抹黑中國和香港政府。

Angeli 指出,香港政府、旅行社和香港保安局,以及秘魯的中國領事館,一直與秘魯政府磋商和協調,安排他們如何回港。「我們自己是中國人,秘魯的中國領事館一定會幫我們 ,所以我一直很有信心,也很安心,不會害怕不能回香港 。」

被困秘魯15天的港人Angeli Wong,在錄製的自拍片中,再三強調他們整團人都不是拉港獨橫額的一夥人。「 我一定要再澄清,我們全部都沒有做過這些反中亂港的行為,亦沒有做過反對香港政府的事。那些拉反中亂港橫額的人,我完全沒有見過,亦沒有遇過他們。」

Angeli講起事發經過。她們是在上月參加了一個30日的南美旅行團,沒想到這個夢想的旅程,會變為惡夢的開始。

Angeli一直在法援署工作,近年退休後,她到處旅遊。南美洲一直是她夢想到的地方,她早在一年前便與三個朋友一起預訂了一個30天南美團,準備遊覽多國。

1月時新冠肺炎在中國爆發;在2月時,星晨旅行團告訴團友,秘魯沒有疫情,可如期出發。於是,他們在2月27日出發。一行20人遊覽南美各國,但沒想到就在這刻,新冠肺炎正在北美及南美快速蔓延。「當我們旅遊時,南美開始有疫情,都是人們從歐洲回來傳入的,情況開始緊張。 」

離開阿根廷後, 他們一團人到達秘魯首都利馬,這時他們剛完成一半旅程。3月15號,他們坐飛機從利馬到古城庫斯科(Cusco),打算下一站便到世界七大奇景之一,有天空之城之稱的馬丘比丘,這是他們最期待要去的地方。

可是,到埗後第二天早上,壞消息來了。原來在15號當日,秘魯總統已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於24小時內封關,所有出入境國際航班禁飛,並關閉所有邊境15天,人流不准進出。

「我們坐飛機到了庫斯科,便突然收到消息,秘魯政府要封城鎖國,不讓國際和內陸航班起飛。當時,每個團友都好徬徨,好擔心不知怎樣做。」

外國旅客蜂擁至機場,希望趕及在緊急令前離開。後來一度好像有機位走,他們趕去機場,但沒有登機證的人,不准進入機場,多人折返。旅行團幫他們安排到另一間較便宜的四星酒店Xima,負責他們的食宿。

「那酒店只是負責提供早餐,另外兩餐,有時我們在酒店吃,有時導遊安排送外賣給我們。」後來由於30日團已經屆滿,所有費用開始由團友自費, 他們便轉到再便宜一點的四星酒店Ramada,一晚收費美金85。

秘魯政府同時在全國實行家居隔離,國民及遊客必須留在室內;全國亦宣布於晚上8時至清晨5時實施宵禁,禁止人們晚上外出,私家車要有許可證才能行駛。街道早晚都有軍人和警察荷槍實彈巡邏。

就這樣,在庫斯科的Angeli和她的團友便被困在旅館裡。在她們的四星酒店外,新冠肺炎疫情繼續橫行。除了買食物及藥品,或到銀行提款等原因外,遊客一律不准離開旅店,到處也有警察巡邏。「最初我們可以出外的,但要取一張行街紙,後來再嚴謹,不許我們外出了。」

最初他們心情也不太緊張。 「我們在酒店學太極和瑜珈,和西班牙文,還很開心。」

五、六天後,他們突然收到消息,旅行社成功安排飛機接載他們到利馬,再轉飛到聖保羅市, 然後再轉機回香港。在出發的早上,各團員收拾行裝,吃完早餐便出機場。

「我們在機場外圍街道上和一大班外國人一起排了長長的人龍,有警察在維持秩序。等了三個多小時,有人在叫人名,只有一些外國人回應,相信是叫喊他們的名字。之後這些外國人獲准走入機場辦理手續可以登機,而我們又被人指向另一方向繼續排隊。又罰企兩個小時後,才從領隊口中知道我們是沒有機會有機位到利馬。」原來他們的航班取消了,於是失望地返回酒店。

原本機場會在3月31日解封,怎知秘魯政府在3月27日突然宣佈,延長封關兩星期,至4月15日,令滯留秘魯利馬及庫斯科等大城市的港人更加徬徨。 直至4月3號,秘魯已有1414確診,當中55人死亡。3月底,一名有長期病患的64歲香港男子在當地時間27日在秘魯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

在新冠病毒的陰霾下,被困酒店不能外出絕不好受,但Angeli說,最令她氣憤的是無辜被扯入政治事件中,受千夫所指。

事緣早前,網上流出照片,有支持港獨的港人遊客在秘魯著名景點,拉起「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橫額合照,據媒體報導,涉事人等因疫情滯留當地,最終須求助本港入境處及中國大使館協助離開。但同時,有團友把他們團的相片發到媒體刊出。

「我們團裡面的20個人,沒有人做過一些反中亂港的事,或是舉「時代革命」橫額,只是其中一個團友,L小姐,將我們的相片發放到蘋果日報,想向星晨旅行社施壓,得到她想要的賠償。」

3月21日,媒體故事一出,立即引起市民極大迴響,誤會他們為早前的港獨人士,狠批他們 「無事搞分裂、有事求國家」,又批評他們有疫情還要出外旅行,最後要政府安排專機接他們回港。多日來,網民的評擊不絕。「市民憤怒了!叫這班人去搵美爹英爹啦!」 ……

「有些香港朋友,看到這些消息,發來給我看,問我們什麼事?是否滯留在秘魯?之後我就見到有些相片,有四個人,他們不是我們團裏面的人,我也未見過他們,在秘魯打開一張黑色的橫額,寫著什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不斷有消息發過來,有些人好勞氣 ,問是否我們星辰團裏面的人。」

「一路有朋友不斷發信息過嚟, 說看到報紙的報導 ,說我們的團友做出這些行為。這是誣捏了我們,我非常生氣 ,不斷每天收到訊息, 每天都向朋友澄清 ,說不關我們的事, 我們的團友絕對沒有這些人做這些事 ,一直要這樣澄清 ,真的很煩。」

近日,各國的專機已經到達秘魯撤僑。4月1號(週三),Angeli和團友獲知港府將安排專機於4月3日(週五)接載他們,先安排他們到利馬機場,再由利馬飛往倫敦,再轉乘已預留機位的航班返港,預計將於香港時間4月5日(週日)下午抵港,費用由用者支付。 「現在我是很開心,已收到消息說香港政府和秘魯中國領事館,已安排我們4月3號可以回香港,我一直都很有信心,對我們自己國家很有信心。」

4月3日(週五)傍晚,政府出新聞稿,至今入境處共接獲98名滯留秘魯港人的求助,當中有13人已通過其他安排離開秘魯。政府發言人表示:「目前有65人表示會乘搭特區政府安排的專機離開利馬經倫敦回港,其餘仍留在秘魯的港人因個人意願或需接受隔離而不會乘搭專機離開。至於正身處秘魯不同地方的香港居民,視乎其所在地與利馬的距離,需乘搭內陸機或其他長途陸路交通工具前往利馬。」

Angeli及團友會於當地時間4月3號早上8時,坐旅遊巴到庫斯科機場,乘搭專機到利馬,正式啟程回港。 她的心情異常興奮。「好感動,酒店知道我們在這裡最後一天,明天啟程回港,做了曲奇餅給我們上機吃,我眼涙不能再控制到了。」旅行社也每人派了一套保護衣給團友上機穿著。回港後,她會按法例規定,自行到酒店隔離14天才回家。

雖然她們要每人付35000多元包機機票費用,但她終於舒一口氣,可以回家。

說到這裏 ,Angeli的眼睛突然紅了。 「因為我是中國人,我愛我自己的國家,我希望國家強大,不要再給別人欺侮,這就是我想說的說話。我們中國一定要加油,我想要說的就是這些,要澄清的就是這些,謝謝。」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