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誰來考慮家長感受?

理工大學4名學生因闖入大學高層辦公室,被學校當局嚴懲,其中護理學系碩士生何俊謙被勒令退學,永不再獲理大取錄。有理大助理教授評論事件時說,校方當天沒有就事件報警,現時卻以學生使用暴力作為嚴厲懲罰的理由,校方應進一步提出扎實的證據。

其實證據相當扎實,因學生事先通知傳媒採訪,衝擊的場面全被拍攝下來放上網,校方當天不報警,應該是顧慮若警方介入,學生可能因為涉嫌普通襲擊和非法禁錮罪被控,學生受到的懲罰將更大,當然學校或許也有怕事的心態,不想把事件搞大。現在反對派質疑當時學校無報警,對大學更是一個教訓,以後遇上相同事情,必須報警處理。

現今社會講究透明開放,無論政府以至大學這些建制機構,決策時也要講對「持份者」的影響,學生的暴力衝擊行為,除了學生是持份者外,受衝擊的大學教職員也是持份者,家長也是持份者。

這類大學學生衝擊高層事件已非首次,早前浸會大學語言中心被學生佔領,香港大學校委會開會亦被學生包圍衝擊,被圍住不能離開的大學高層及教職員,都曾表述在當時的環境,十分憂慮人身安全,大學教職員都是人,為何他們的人身安全不值得重視?為何他們感到人身安全受威脅時,學生可以視若無睹呢?這是一些人行使自由權,侵犯了另一些人自由的經典情境。

此外,家長這群持份者的態度,從無人考慮。10個家長,有7、8個望子成龍,所以大多數家長都很努力,希望子女考入名校,目標只有一個:希望他們將來考進名牌大學,畢業後找到「理想」(主要是高收入)的工作,不論黃絲還是藍絲的家長,同樣抱著望子成龍的訴求。但學生做出違反校規、甚至違法的行為,最後可能被踢出校,甚至有牢獄之災,終生留下刑事紀錄,相信種結果,無一個家長想見到。

好像這次受罰最嚴重的護理系碩士生何俊謙,原本還有4個月就畢業,如今被踢出校,將無法加入護理行業,他接受反對派傳媒訪問時,仍堅持對自己的行為不感後悔。後不後悔,並非一時衝動可以作答,可能真要過一、二十年,才知道答案。

也許有人說,不一定做乖仔才有前途,暴力衝擊出了位,將來可以從政,一樣有前途,我可以告訴大家,從政路途相當崎嶇,因想玩的人多,位置很少,再加上政府有DQ利器,激進派走這條路,前途真相當有限。

幾年前我有親身經歷,晚上11時多,在一家台式酒樓,遇上一位早年採訪時認識的反對派區議員。他是70後,當時已40多歲,他帶著一班兄弟到酒樓宵夜,甚有大佬風格,看來也是他找數埋單。我走過去跟他寒暄幾句,走在一旁談了一會,他露出悲苦神色,說不要看他做區議員,表面風光,但只有三數萬元的人工,要當「大佬」好易花光。他選了一次立法會失敗後,政黨就不再支持他參選。他也是大學生,覺得人生就在從政路途上虛擲了,而且年輕一輩還不斷湧上來,連區議員的位置也未必保得住。他說,若非當年入了這一行,結局可能很不一樣。

大學嚴懲使用暴力的學生,阻止其他人仿傚,令其他人不會誤入歧途,誤墮法網,這才符合教育的本義。老師專講年青人啱聽的話,鼓勵他們做錯事,這些都不是教育。

盧永雄

作繭自綁2.0

經濟學人智庫公佈2019年全球生活成本指數,香港上升3位, 與法國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