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兩中大校董推動投票失敗 中大校董會沒有表態反對立法會方案

博客文章

兩中大校董推動投票失敗 中大校董會沒有表態反對立法會方案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兩中大校董推動投票失敗 中大校董會沒有表態反對立法會方案

2023年08月02日 01:27 最後更新:01:38

中文大學校董會改組風波持續,中大昨日(8月1日)下午召開校董會特別會議,會後主席查逸超、副主席陳德霖見記者,重申校董會4月17日公布的立場沒有改變,歡迎立法會議員推動中大校董會改革。

校董會改組風波持續,中大昨日(8月1日)下午召開校董會特別會議,會後主席查逸超(右)、副主席陳德霖(左)見記者。

校董會改組風波持續,中大昨日(8月1日)下午召開校董會特別會議,會後主席查逸超(右)、副主席陳德霖(左)見記者。

上周五(7月28日)立法會法案委員會審議3名中大議員校董提出的改革中大校董會方案,一石擊起千重浪。中大校董會主席查逸超當時承認,「自己作為校董會主席『被架空』」。查逸超爆料令輿論轉向,支持部份校友反對3名議員改組中大校董會方案的聲浪下降。

不過在昨日(8月1日)的校董會會議上,校董楊于銘和香樹輝在會上再出招,要求投票表決支持2016年方案抑或2023年3名議員方案,但會上卻無人和應,更有校董質疑提出表決違反規程,最終成功制止表決。

中大校董楊于銘。

中大校董楊于銘。

中大校董香樹輝。

中大校董香樹輝。

據說中大校長段崇智在上次會議上曾提出,校董會應就不同方案進行投票,當時亦有校董附和。但自從上周查逸超在立法會「爆料」後,與校長關係較密切的校董,態度開始動搖,他們在今日會議上,未有附和楊于銘或香樹輝提出的表決動議。

楊于銘和香樹輝希望借表決支持2016年方案,證明校董會不支持3名議員方案,藉此向立法會施壓。

中大校董會主席查逸超和副主席陳德霖,比較支持3名議員的提案,但他們在中大校董會內只屬少數派。支持中大校長段崇智的一方才是多數派,而中大校長段崇智在會上亦含糊地表示,他亦支持校董會改革。但由於這批人今日變得觀望,結果就未能投票支持2016方案。

至於中大校董會副主席陳德霖,他對3名議員方案的主要意見是認為,議員校董應由3人減至2人,其他方面就沒有重大意見。這也是他們所說的「4月17日校董會意見」。

中大校董會「作反」失敗,3名議員提出的改革中大校董會方案,未來將會繼續推進。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段崇智

往下看更多文章

打工仔悲歌:Man姐曝「黎生無出聲時先有編輯自主 」 「飯盒會」變一言堂

2024年03月01日 00:03 最後更新:00:12

蘋果Man姐陳沛敏2月27日開始接受辯方盤問,續曝《蘋果》運作內情,對於辯方大狀指她有編輯自主時,Man姐當庭發笑:「黎生無出聲嘅時候都係嘅」。

根據庭上展示的《蘋果》編採約章,總編輯是最高負責人,「秉持新聞專業理念和操守」。不過,《蘋果》編採運作是如何呢?

審訊提到2021年6月,《蘋果日報》頭版報道反修例事件後,外國醞釀向特區或中國施壓。根據編採會議紀錄,這單外國醞釀向特區施壓的新聞臨近截稿時才出現,陳沛敏決定這條消息只佔頭版頂部部分篇幅,即是所謂做「假頭條」。翌日,黎智英傳訊息給陳沛敏對編排表達不滿,稱這單新聞應該要放頭版全版。

陳沛敏表示「如果我覺得單新聞好過本身單頭版新聞」,她可提出全版新聞修改換掉,但她不認為該新聞「重要到要擺全版頭版」。辯方大狀遂指,由此可見,陳沛敏當時有編輯自主,陳沛敏笑言:「如果黎生無出聲嘅時候都係嘅」。

高人話,陳沛敏曾任《蘋果日報》的老總、副社長,但即使咁威水,都係老闆「無出聲」先有編輯自主。

例如,辯方提及,張劍虹曾要求陳撰寫「蘋果日報編採室約章」,Man姐指,《蘋果》廣泛來說是遵守約章,但實際運作有異,舉例指當黎要求聘請某作家為社論寫手,時任總編輯羅偉光也沒機會反對。辯方指,陳沛敏不會被黎智英或其意見影響或改變她的報道及編採決定,陳回應指:「如果佢好堅持嘅時候係會影響到囉」。

對於辯方指出黎智英並沒仔細管理《蘋果》編採工作,Man姐就答:「視乎件事係咩,有啲嘢佢真係唔理,但有啲新聞佢重視,好似7.1衝擊立法會,佢都叫我哋要點做點做」,「所以如果佢唔出聲,當然可以編採自主,毋須考慮佢嘅編採指示」。

辯方大狀提到,黎智英曾將「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新聞稿轉發給陳沛敏,僅因他們是朋友,報道決定權留給陳,惟陳指,她理解黎是以老闆身份推薦羅傑斯的新聞稿作報道,又強調由黎親自提出的「建議」,她很難置之不理。

法官李運騰問及,會否有可能黎不是作出指示,僅陳的個人感受以為是指示,陳沛敏指,可能性不大,因如果黎不重視羅傑斯及「香港監察」,他大可讓羅傑斯自行聯絡《蘋果》的編輯。陳又指,黎是叫她處理該新聞稿,「俾我嘅印象係佢都重視(「香港監察」),想幫助佢哋」。

辯方指,黎有時的訊息,用字較似發指示,但這種情況屬例外,並非經常發生?陳答,難以說明這情況有多經常發生,但她早前作供時提及的例子,如黎就美國大選的報道提出意見,如何處理七一立法會衝突等,「點樣去採訪邊啲人,我都會覺得係指示囉」。

審訊提到,《國安法》公布後,黎智英曾指示《蘋果》要改變做法,但自己就繼續製作違法Live Chat節目,陳沛敏對此感到驚訝。對於辯方所指,如果違反香港國安法,相關內容不會刊登。陳沛敏表示「可以咁講」,但「黎生啲文基本上唔會改」、「Live Chat我更加無得參與」。

辯方又指,黎智英搞飯盒會是為改善報紙,並非下達編採指示,不過Man姐就再次表示異議:「唔係好同意」。

陳沛敏表示,當員工將意見帶入「飯盒會」後,黎智英會在討論中將話題延伸至「做新聞嘅角度」,由於黎智英是老闆,故他們所謂的「跟進」就是跟進黎智英的說話,「黎生係一個好有自己睇法,某啲時候都比較強勢,所以我哋最後都係由黎生一錘定音。」

高人感嘆,Man姐入行多年,由普通記者一路做到總編輯、副社長,最後打工打到捲入牢獄之災,而黎老闆一句「無人逼你做烈士」,等同於「喺度番工都係你自己嘅決定」(陳沛敏庭上解讀),聽到呢種講法,實在令人唏噓。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