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廉署通緝評論員黃世澤 黃網上拍片不敢透露居住地 話「怕俾人買起」

博客文章

廉署通緝評論員黃世澤 黃網上拍片不敢透露居住地 話「怕俾人買起」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廉署通緝評論員黃世澤 黃網上拍片不敢透露居住地 話「怕俾人買起」

2023年12月05日 16:28 最後更新:16:38

網上到處叫人杯葛區議會選舉,小心被環球通緝。

廉政公署今早落案起訴38歲電腦程式員文榮鋒,控告他涉嫌在今年區議會選舉期間,在個人網上社交媒體專頁轉載一則煽惑他人杯葛區議會選舉的帖文。

廉署發布黃世澤的通緝照片。

廉署發布黃世澤的通緝照片。

而廉署調查發現,被告文榮鋒轉載的是評論員黃世澤的貼文,並附有一個在社交網站頻道煽惑他人在區議會選舉中不投票的直播影片連結。由於黃世澤已離開香港,廉署已向法院申請手令通緝黃世澤。

黃世澤今日下午在YouTube發布影片回應。

黃世澤今日下午在YouTube發布影片回應。

廉署指,45歲的黃世澤,面對三項控罪,即在選舉期間內藉公開活動作出煽惑另一人不投票的非法行為,違反《選舉條例》。他涉嫌今年區議會選舉期間,分別在3個網上社交媒體平台,展示煽惑他人在該選舉中不投票的一段影片及兩則帖文。

黃世澤原本是香港時事評論員,原籍印尼,是英籍華裔印尼人,在香港長大,就讀金文泰中學及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曾以文興和林文放等筆名於香港及新加坡報章投稿評論時事,曾為網媒D100《維多利亞講》及《風波裏的茶杯》主持。之前據說已移居德國杜塞爾多夫市。

黃世澤今日下午在YouTube發布影片回應,話被通緝是光榮。他又稱自己是純英國人,不會返香港。他在影片中講了很多另一個評論員「搞他」的事情。

黃世澤又話,他現在在歐盟國家,唔講在哪裏,「怕俾人買起」。

政壇中人話,雖然講「被人買起」太誇張,但被通緝並不是那麼輕鬆的事,因為被通緝者去到一些和中國大陸或香港有移交逃犯協議的地區,隨時會被拘捕轉交香港。另外如坐飛機飛越一些和中國有引渡協議的國家如俄羅斯,萬一飛機有機件故障逼降俄羅斯,也有被捕風險。一日被通緝,一日都要提心吊膽。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前大摩要員羅奇「補鑊」 闡釋「香港玩完論」只是「警醒」

2024年02月27日 14:16 最後更新:14:21

前摩根士丹利經濟學家羅奇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稱「香港玩完」,引起不少議論。可能爭議太大,羅奇再發言「補鑊」。

羅奇。

羅奇。

羅奇今天他在《南華早報》以「警醒,不是『玩完』」為題,進一步解釋自己的論點。

《南華早報》相關報道。

《南華早報》相關報道。

羅奇早前在《金融時報》撰文稱自己「很痛苦地要說香港已玩完」,今天他在《南華早報》說,沒有國家、經濟體或城市可以真的「玩完」,他在《金融時報》文章的標題,更多是對香港的警號,香港一直以來以世界級亞洲城市、往中國的門戶、精英匯集的經濟體之一、及遵行佛利民自由市場原則為榮。

他在《金融時報》提出3個原因,闡釋為何說「香港玩完」: 1. 2019年社會運動後政治自主明顯喪失 ; 2. 內地經濟曠日持久的疲軟,導至香港經濟下滑 ; 及3. 中美衝突,逼使香港在東亞的貿易夥伴要選擇靠哪邊。

羅奇對《南華早報》說,不少人迅速反駁他的論點,而且反應激烈,卻很少人認真對待提及的3個原因,相反,很多人強調香港長期以來具韌性,似乎具備與生俱來的能力,每次面對生存威脅都可以絕處逢生。「說到底,香港經過1967年暴動、亞洲金融風暴、沙士、新冠肺炎 ; 人們問為甚麼這次就不能預期香港如以往鳳凰浴火重生? 我上面提出的論點,正是回應這問題。」羅奇說。

他表示,這次香港若要有回應的韌性,需要新的政治和經濟政策自主,而這看來高度不可能。

若內地經濟迅速反彈,他認為這肯定有幫助,不過考慮及內地一直存在的結構問題,這個可能性很低,這些結構問題包括人口結構逆風、生產力疲弱、房地產市場將持續多年的洗牌、如日本的債務問題,他也看不到中美關係有上帝打救,減輕美國大搞「友岸合作」(friendshoring)對香港造成的貿易流失壓力。

羅奇說,保持韌性通常需要新的發展,香港作為生產總值達2萬億美元的大灣區的支柱城市,肯定是新的發展可能,然而,區內還有如深圳、廣州同等充滿活力的城市,從這角度看來,香港有成為「 只是另一中國大城市」的風險。

羅奇也提及政治方面的問題,他質疑,香港通過國安法,及設立針對反對派的國安法庭,在法律力量一直強大的情況下,香港能否維持韌性,羅奇又提及行政會議召集人葉劉淑儀,稱葉劉淑儀說他對香港的印象是根據他在港居住的時間(2007年至2012),事實上他去年來港3次,因而寫了在《金融時報》的文章。

羅奇說,令他最感困擾的,是過去幾年他許多好朋友都離開香港,公司只做現有業務,不少都在討論應急方案,減少在香港的投資,人才流失的危機很真實。沒有人才,就沒有動力,雖然他認識的圈子仍在香港,但談及香港的未來就如籠罩著烏雲,香港以往最明顯的特性、最大的資產 : 活力和毫無保留的樂觀,現已大為削弱。

他說,注意到恒生指數回到1997年7月回歸時,很多人很快就指出自《金融時報》文章刊出後,恒指在9個交易天內升了6天,但羅奇問:「這是死貓彈? 還是之前所發生的一切都只是噩夢?」

最後羅奇引述已故美國民權領袖John Lewis,一生以「好景下的麻煩」為名發動抗議行動,他希望對香港的警醒警告,發揮相同的作用。

高人話,羅奇說的問題,新加坡大都存在,新加坡有更嚴的國安法,不知他會否覺得新加坡也要死呢?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