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一線搜查│ 內地團轉攻新蒲崗工廈食團餐 負責人: 我哋冇收一分一毫

社會事

一線搜查│ 內地團轉攻新蒲崗工廈食團餐  負責人: 我哋冇收一分一毫
社會事

社會事

一線搜查│ 內地團轉攻新蒲崗工廈食團餐 負責人: 我哋冇收一分一毫

2024年01月31日 13:30 最後更新:15:13

內地團轉攻新蒲崗工廈食團餐,負責人「 我哋冇收一分一毫」。

近年內地旅行團團餐擾民問題持續! 近日HOY TV節目《一線搜查》收到報料人投訴,指內地旅客的團餐問題已由情況嚴重的土瓜灣轉移陣地至新蒲崗。

更多相片
報料人投訴,指內地旅客的團餐已由情況嚴重的土瓜灣轉移陣地至新蒲崗。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內地團轉攻新蒲崗工廈食團餐,負責人「 我哋冇收一分一毫」。

雙喜街是單線行車,但經常有多架旅遊巴不理會路況,停泊在路中落客,除阻塞貨車上落貨,更令該處以至外面幾條行車線交通嚴重阻塞。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報料人表示,新蒲崗雙喜街近中間的工廠大廈地下位置,近期已變成內地旅遊團享用團餐的私人飯堂。他指,雙喜街是單線行車,但經常有多架旅遊巴不理會路況,停泊在路中落客,除阻塞貨車上落貨,更令該處以至外面幾條行車線交通嚴重阻塞。而在附近經營商店的王先生指,旅遊巴「一日最少四、五轉」,每次上落客均逗留十至二十多分鐘,除阻礙做生意,更令其他車輛不能進出。

團餐阻塞交通問題影響區內市民生活,於附近經營商店的王先生指,旅遊巴「一日最少四、五轉」,每次上落客均逗留十至二十多分鐘,除阻礙做生意,更令其他車輛不能進出。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攝製隊早上到現場了解,發覺涉事位於工廈地下的餐廳門外雖放有宣傳易拉架,但餐廳長期關門,看似沒有營業,且窗口有遮擋,看不到內部環境,非常神秘。直至接近中午時間,第一架旅遊巴出現,現場更有一名男士指引旅客到餐廳,其後餐廳大門再次關起直至下一團來臨,而其他時間餐廳則不會營業。

位於工廈地下的餐廳長期關門,只有旅客到達享用團餐時才會開門接待。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當日由早上約十一時開始至下午約二時,雙喜街總共有八架旅遊巴載約四至五百位旅客到餐廳享用團餐。而為確保旅遊巴有停泊位置,有相關人士會用車胎或欄杆霸佔咪錶位,當要上落客時便會移開物件,相當明目張膽。

攝製隊試圖進入餐廳,即被有關人士阻撓,指餐廳只做團餐,不招待外人。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在當日攝製隊採訪期間,更有一名男士不斷阻撓,叫我們不要拍攝。而他正正就是去年年中,《一線搜查》報導過內地團迫爆土瓜灣時,阻撓拍攝的同一名男士。今次他依舊阻撓拍攝,當記者詢問餐廳貼出的工廠食堂牌照不可接待外來人時,該名男士表示他們不是營業,只是自己用來吃飯,更強調沒有收取任何報酬,更不耐煩質疑記者為何要用「接待」一詞來形容事情。

接待內地團的餐廳,約8人一枱,有職員提供白飯及掛了工廠食堂牌照。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翻查資料,接待內地團的新蒲崗工廈餐廳是申請工廠食堂牌照,根據法例,工廠食堂牌照只可招待大廈內工作的員工,不能招待街客,而有關牌照有效期今年3月底屆滿,惟網上搜尋該餐廳顯示已結業。

有旅客表示團餐有菜有肉,味道還可以。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警方回覆《一線搜查》查詢指,最近三個星期於雙喜街一帶接到13宗違例泊車投訴,當中3宗與旅巴有關,已發出275張告票。至於食環署指,過去一星期亦有派員到該處巡查,發現多名人士於工廈內用餐,已諮詢法律意見,再決定下一步行動。

為確保旅巴有停泊位置,有相關人士會用車胎或欄杆霸佔咪錶位,當要上落客時便會移開物件,相當明目張膽。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部份內地旅行團轉移往新蒲崗開餐,土瓜灣受滋擾情況是否已經改善呢? 實情卻是,事隔三個月, 土瓜灣區情況非但沒有改善,更出現了早餐團。早於去年初開始,《一線搜查》已開始跟進內地旅客團迫爆土瓜灣美景街而引起社會關注。住在土瓜灣附近的楊小姐指,目前情況雖略有改善,但只因為團數少了,團與團之間相對有少少寧靜時間,亦因為人數少了,不像以往般嘈吵;但團餐就由以往的午餐、晚餐改為早餐、午餐。而攝製隊在附近行了一圈,發現旅客阻街、嘈吵的情況依然時續。

攝製隊採訪當日,有一名男士不斷阻撓,而他正正就是去年年中,《一線搜查》報導過內地團迫爆土瓜灣時,阻撓拍攝的同一名男士。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楊小姐表示,自從去年報導出街後,警方及旅發局都有加派人手巡邏及維持美景街跌序,惟近期已不見踪影,她亦先後14次發電郵向旅監局投訴,惟局方只叫她向有關部門作出投訴便了事。

楊小姐先後14次發電郵向旅監局投訴旅行團帶來的嘈音及衛生問題,惟旅監局只叫她向有關部門作出投訴便了事。(《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楊小姐先後14次發電郵向旅監局投訴旅行團帶來的嘈音及衛生問題,惟旅監局只叫她向有關部門作出投訴便了事。(《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報料人投訴,指內地旅客的團餐已由情況嚴重的土瓜灣轉移陣地至新蒲崗。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報料人投訴,指內地旅客的團餐已由情況嚴重的土瓜灣轉移陣地至新蒲崗。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報料人表示,新蒲崗雙喜街近中間的工廠大廈地下位置,近期已變成內地旅遊團享用團餐的私人飯堂。他指,雙喜街是單線行車,但經常有多架旅遊巴不理會路況,停泊在路中落客,除阻塞貨車上落貨,更令該處以至外面幾條行車線交通嚴重阻塞。而在附近經營商店的王先生指,旅遊巴「一日最少四、五轉」,每次上落客均逗留十至二十多分鐘,除阻礙做生意,更令其他車輛不能進出。

雙喜街是單線行車,但經常有多架旅遊巴不理會路況,停泊在路中落客,除阻塞貨車上落貨,更令該處以至外面幾條行車線交通嚴重阻塞。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雙喜街是單線行車,但經常有多架旅遊巴不理會路況,停泊在路中落客,除阻塞貨車上落貨,更令該處以至外面幾條行車線交通嚴重阻塞。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攝製隊早上到現場了解,發覺涉事位於工廈地下的餐廳門外雖放有宣傳易拉架,但餐廳長期關門,看似沒有營業,且窗口有遮擋,看不到內部環境,非常神秘。直至接近中午時間,第一架旅遊巴出現,現場更有一名男士指引旅客到餐廳,其後餐廳大門再次關起直至下一團來臨,而其他時間餐廳則不會營業。

團餐阻塞交通問題影響區內市民生活,於附近經營商店的王先生指,旅遊巴「一日最少四、五轉」,每次上落客均逗留十至二十多分鐘,除阻礙做生意,更令其他車輛不能進出。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團餐阻塞交通問題影響區內市民生活,於附近經營商店的王先生指,旅遊巴「一日最少四、五轉」,每次上落客均逗留十至二十多分鐘,除阻礙做生意,更令其他車輛不能進出。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當日由早上約十一時開始至下午約二時,雙喜街總共有八架旅遊巴載約四至五百位旅客到餐廳享用團餐。而為確保旅遊巴有停泊位置,有相關人士會用車胎或欄杆霸佔咪錶位,當要上落客時便會移開物件,相當明目張膽。

位於工廈地下的餐廳長期關門,只有旅客到達享用團餐時才會開門接待。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位於工廈地下的餐廳長期關門,只有旅客到達享用團餐時才會開門接待。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在當日攝製隊採訪期間,更有一名男士不斷阻撓,叫我們不要拍攝。而他正正就是去年年中,《一線搜查》報導過內地團迫爆土瓜灣時,阻撓拍攝的同一名男士。今次他依舊阻撓拍攝,當記者詢問餐廳貼出的工廠食堂牌照不可接待外來人時,該名男士表示他們不是營業,只是自己用來吃飯,更強調沒有收取任何報酬,更不耐煩質疑記者為何要用「接待」一詞來形容事情。

攝製隊試圖進入餐廳,即被有關人士阻撓,指餐廳只做團餐,不招待外人。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攝製隊試圖進入餐廳,即被有關人士阻撓,指餐廳只做團餐,不招待外人。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翻查資料,接待內地團的新蒲崗工廈餐廳是申請工廠食堂牌照,根據法例,工廠食堂牌照只可招待大廈內工作的員工,不能招待街客,而有關牌照有效期今年3月底屆滿,惟網上搜尋該餐廳顯示已結業。

接待內地團的餐廳,約8人一枱,有職員提供白飯及掛了工廠食堂牌照。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接待內地團的餐廳,約8人一枱,有職員提供白飯及掛了工廠食堂牌照。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警方回覆《一線搜查》查詢指,最近三個星期於雙喜街一帶接到13宗違例泊車投訴,當中3宗與旅巴有關,已發出275張告票。至於食環署指,過去一星期亦有派員到該處巡查,發現多名人士於工廈內用餐,已諮詢法律意見,再決定下一步行動。

有旅客表示團餐有菜有肉,味道還可以。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有旅客表示團餐有菜有肉,味道還可以。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部份內地旅行團轉移往新蒲崗開餐,土瓜灣受滋擾情況是否已經改善呢? 實情卻是,事隔三個月, 土瓜灣區情況非但沒有改善,更出現了早餐團。早於去年初開始,《一線搜查》已開始跟進內地旅客團迫爆土瓜灣美景街而引起社會關注。住在土瓜灣附近的楊小姐指,目前情況雖略有改善,但只因為團數少了,團與團之間相對有少少寧靜時間,亦因為人數少了,不像以往般嘈吵;但團餐就由以往的午餐、晚餐改為早餐、午餐。而攝製隊在附近行了一圈,發現旅客阻街、嘈吵的情況依然時續。

為確保旅巴有停泊位置,有相關人士會用車胎或欄杆霸佔咪錶位,當要上落客時便會移開物件,相當明目張膽。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為確保旅巴有停泊位置,有相關人士會用車胎或欄杆霸佔咪錶位,當要上落客時便會移開物件,相當明目張膽。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楊小姐表示,自從去年報導出街後,警方及旅發局都有加派人手巡邏及維持美景街跌序,惟近期已不見踪影,她亦先後14次發電郵向旅監局投訴,惟局方只叫她向有關部門作出投訴便了事。

攝製隊採訪當日,有一名男士不斷阻撓,而他正正就是去年年中,《一線搜查》報導過內地團迫爆土瓜灣時,阻撓拍攝的同一名男士。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攝製隊採訪當日,有一名男士不斷阻撓,而他正正就是去年年中,《一線搜查》報導過內地團迫爆土瓜灣時,阻撓拍攝的同一名男士。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楊小姐先後14次發電郵向旅監局投訴旅行團帶來的嘈音及衛生問題,惟旅監局只叫她向有關部門作出投訴便了事。(《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楊小姐先後14次發電郵向旅監局投訴旅行團帶來的嘈音及衛生問題,惟旅監局只叫她向有關部門作出投訴便了事。(《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更多詳情請到網站收看:HOY TV《一線搜查》

新居入伙,不少人都會裝修單位,打造夢想之家,不過家居裝修往往考起很多業主,如果沒有相熟的裝修師傅幫手,就只能「搏一搏」運氣。

最近,HOY TV《一線搜查》就收到求助人張小姐投訴,指裝修公司簽好合約後竟然坐地起價,張小姐不接受屢次加價,最後更被裝修公司入稟小額錢債追討,逼使她「找數」。

最近,《一線搜查》收到求助人張小姐投訴光顧的室內設計公司簽好合約後竟然再三加價,她不願繳付差價,最後被裝修公司告上小額錢債。(《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最近,《一線搜查》收到求助人張小姐投訴光顧的室內設計公司簽好合約後竟然再三加價,她不願繳付差價,最後被裝修公司告上小額錢債。(《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張小姐向《一線搜查》表示,在去年暑假收樓後找來港島區一間室內設計公司訂造傢俬,奈何室內設計公司報價反覆;即使與室內設計公司簽好協議,又已付九成費用,等待傢俬送抵期間,設計師居然通知張小姐裝修費用「計漏數」,前後貴逾一倍,更威脅她如不付款就不能夠安排送貨。

涉事設計公司花了2星期都說「計錯數」,令張小姐覺得很混亂,因經常改項目,所以每次開會都問清楚價錢是否最後定案。(《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涉事設計公司花了2星期都說「計錯數」,令張小姐覺得很混亂,因經常改項目,所以每次開會都問清楚價錢是否最後定案。(《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張小姐接受《一線搜查》訪問指,當時在室內設計公司的門店買了十萬元的套餐,包含18呎高櫃和12呎矮櫃,預計去年11月左右就可以入伙。張小姐說與設計師開了幾次會,每次都有更改和提升價錢,但張小姐都一直都認為合理;直至10月3日最後一次開會,裝修總價已加至26萬1千,張小姐當日亦已繳付九成費用,即23萬多;她補充其實當時已經簽訂協議,也收到餘數為$26,100的單據。

裝修公司和張小姐簽署合同後,張小姐又被通知因公司「計漏數」而要額外付一大畢費用,對於早已繳付九成費用的張小姐,當然拒絕再「找數」。(《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裝修公司和張小姐簽署合同後,張小姐又被通知因公司「計漏數」而要額外付一大畢費用,對於早已繳付九成費用的張小姐,當然拒絕再「找數」。(《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張小姐簽了協議後便如常等入伙和收傢俬,然而送貨前2星期,即11月初,她又收到設計師來電,指內部審計方面發現「計錯數」,要多收5.5萬元,佔總費用20%。張小姐回覆裝修公司她已付九成費用,餘下尾數亦簽好協議,沒理由再改價錢,表明不同意也不會「找數」。其後,設計師態度變差,向張小姐說,若果她不弄清楚餘額就不會送貨;但張小姐認為應該要按雙方簽訂的文件進行,所以拒絕支付後加的款項。

涉事設計公司以書面回覆張小姐的律師,指她毋須為4.5萬元差額負責,只需繳付回合約尾數$26,130即可收到貨。(《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涉事設計公司以書面回覆張小姐的律師,指她毋須為4.5萬元差額負責,只需繳付回合約尾數$26,130即可收到貨。(《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經多番擾攘,去到去年12月初,設計公司見張小姐態度強硬,於是告知張小姐後加款項由5.5萬元,減至優惠價的4.5萬元;即張小姐需要補回差價4.5萬元和準備尾數$26,130才會送貨。張小姐唯有交由律師協助處理,撰寫了兩封律師信,指如設計公司不同意,她就不要貨物,要把款項退回給張小姐,結果設計公司又同意送貨。同時,設計公司亦以書面直接回覆張小姐的律師,表示張小姐只需付合同上$26,130餘數便會送貨。

最終傢俬遲了3星期才送到,當她以為收到傢俬事件就完結,誰知傢俬安裝後個半月,張小姐就收到小額錢債審查處發出申索文件,原來室內設計公司向張小姐追討優惠價$45,000的款項。

張小姐以為事件交由律師處理便告一段落,怎料之後就收到小額錢債審查處的通知,向她追討裝修的差額。(《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張小姐以為事件交由律師處理便告一段落,怎料之後就收到小額錢債審查處的通知,向她追討裝修的差額。(《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張小姐無奈說:「我買嘢都要俾人告返轉頭,我都唔知咩事,問律師又話幫我唔到,因為小額錢債一定要自己處理。」最終在今年3月左右,在小額錢債審查處的法官引導設計公司,以沒有原因可以申索別人而終止向張小姐申索款額。張小姐坦言是次糾紛使她很困擾,令她極不舒服又要看醫生。

就裝修公司出爾反爾的報價情況,《一線搜查》就找來梁永鏗律師了解一下。被問到室內設計公司屢次說「計錯數」又要客人額外付一筆費用有否構成法律問題,梁永鏗律師直指,涉事的設計公司有毁約之嫌,因當初雙方已簽訂好價錢,項目進行中加價就是違反合約精神。梁律師建議,是次事件為張小姐帶來的損失可向涉事設計公司追討;例如遲了入伙要租屋、項目沒有完成要另外找另一間公司幫手善後,而這些額外的費用其實全數都可以向涉事裝修公司申索。

梁永鏗律師接受《一線搜查》訪問,建議求助人張小姐可以反申索涉事裝修公司,追討回自己因遲收傢俬所付出的額外費用。(《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梁永鏗律師接受《一線搜查》訪問,建議求助人張小姐可以反申索涉事裝修公司,追討回自己因遲收傢俬所付出的額外費用。(《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亦訪問了裝修學院校長Simon,他提醒消費者要注意裝修公司付款法則的列寫。他指有些付款方法為裝修公司方完成某一個項目,客人就要付兩成或三成費用,而裝修公司真是只完成某指定項目,事實上工程進度極少;所以如果裝修公司不跟主流方式寫付款方法,當中可能會有許多詭計,甚至會特意寫少一些項目,偷工減料。Simon又建議找裝修公司時一定要「做功課」,可以根據消委會提供的建議,就是消費者教育,去找一些工作室或影片去了解裝修流程,及相關裝修公司的資料和評價,以保障消費者權益。

裝修學院校長Simon提醒大眾注意裝修公司如何列寫付款法則,又建議找裝修公司時一定要「做功課」。(《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裝修學院校長Simon提醒大眾注意裝修公司如何列寫付款法則,又建議找裝修公司時一定要「做功課」。(《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更多詳情請到網站收看:HOY TV《一線搜查》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