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闖入禁地判22年、出激進帖文囚4年、「獨派」判監13年 這是歐美真實判例

博客文章

闖入禁地判22年、出激進帖文囚4年、「獨派」判監13年 這是歐美真實判例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闖入禁地判22年、出激進帖文囚4年、「獨派」判監13年 這是歐美真實判例

2024年02月24日 08:00 最後更新:15:21

香港23條立法諮詢進入尾聲,有西方政客、媒體不斷批評法例內容太過嚴苛。事實上,翻查海外國安法案例就可以發現,最辣的國安法律就在歐美。

先睇下美國老大哥如何嚴懲暴動者。

2021年1月6日,包括「驕傲男孩」(Proud Boys)成員在內,一批時任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強行闖入國會大廈,阻止國會參眾兩院認證拜登當選總統,引發大規模騷亂。

白人至上主義團體「驕傲男孩」組織的領導人塔里奧,因參與國會山騷亂事件,被美國司法部2022年3月8日正式起訴。同月,美國西弗吉尼亞州前議員埃文斯因參與國會山騷亂事件被指犯有內亂罪。美國司法部就「國會山騷亂」案對超過1100人提出指控,大約630人已經認罪,110人被定罪。

去年9月,塔里奧被重判22年監禁,這也是對國會山騷亂事件涉案被告迄今最重判刑。法官凱利更形容,「驕傲男孩」的所作所為可被視為「恐怖主義」行為。另外兩名高級別成員先前分別獲刑17年和15年,另一名極右翼組織「誓言守護者」創始人羅茲則被判處18年監禁。

英國懲罰煽暴者亦是快狠準。

2011年,倫敦爆發一系列社會騷亂事件。騷亂的導火索是一名黑人青年和警方爆發衝突後,被警務人員槍殺。民眾上街抗議「警暴」,100多名青年在夜色中焚燒警車、公共汽車和沿街建築,切斷交通,佔領高速路,劫掠數十家店鋪。

騷亂發生後英國政府立即為暴動定性,拒絕獨立調查。警察總長指有近三成暴徒為黑幫成員,司法大臣更是聲稱「這是一撮野蠻低下階層的暴行」。

同年8月16日,兩名在臉書網站上建立網頁號召打砸搶的男青年即被判4年監禁,以遏制利用社交平台進行煽動的行為。8月17日,倫敦法院向各地方法庭傳達了一份備忘錄,強調「在處理騷亂者案件時,不必囿於量刑規則,可適當加重刑罰」。

2012年8月,2,138人被定罪,其中1,405人被判即時監禁,其刑期較2010年即暴動發生前一年的同類罪行平均刑期,長達超過4倍。在被告中,年齡最小的僅11歲。2012年6月8日,英國法院對6名在騷亂期間持槍襲擊警方的暴徒宣判,每人獲刑12年到30年不等,6人刑期總共124年。

為了賦予警方更大權力,英國國會還迅速通過《警察改革與社會責任法2011》,非常詳細地限制及規管國會等受管制地區的示威活動,警方在預計將有刑事罪行發生之時,可沒收物品及強迫民眾脫去如口罩等掩飾面孔的工具。法例更授權法庭在定罪之後,可頒布任何防止示威者於「受管制區域」內進行任何違規活動的禁制令。

至於在西方國家鼓動分裂國家的後果是甚麼,西班牙同樣有判例可看。倡導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的9名領導者,被最高法院重判9至13年監禁。

2017年10月,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自治區不顧西班牙憲法法院裁定「公投違反憲法」,舉行「獨立」公投,約43%的選民參加了投票,其中9成贊成加泰獨立,脫離西班牙。

加泰羅尼亞議會2017年10月27日宣佈獨立,西班牙中央政府旋即決定解散加泰羅尼亞的地區議會,全面接管加泰羅尼亞地區的事務。10月下旬,西班牙政府宣佈收回加區自治權,解散加區政府和議會。西班牙總檢察長以叛亂、挪用公款等罪名起訴普伊格德蒙特等加區前官員。

2019年10月14日,西班牙最高法院分別判處加泰羅尼亞自治區前副主席奧里奧爾·洪克拉斯等9名加區「獨立派」代表人物9年至13年監禁。根據裁決,洪克拉斯犯有煽動叛亂罪和挪用公款罪,被判13年有期徒刑。

加泰羅尼亞前議長卡梅·福卡德利犯有煽動叛亂罪,被判處11年零6個月有期徒刑。作為「獨立」運動相關社會組織的活躍人物,加區前議員霍爾迪·桑切斯犯有煽動叛亂罪,被判處9年有期徒刑。企業家霍爾迪·奎薩特犯有煽動叛亂罪,被判處9年有期徒刑。

西班牙法官巴勃羅·利亞雷納申請以煽動叛亂和挪用公款罪重新啟動對加區前主席卡萊斯·普伊格德蒙特的國際通緝令。此前西班牙法院曾撤回對流亡比利時的普伊格德蒙特的歐洲通緝令,僅保留西班牙國內通緝令。

高人認為,顯而易見,任何國家或地區都會制定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嚴懲危害國安的罪行。個別英美政客無視自己國家的嚴苛法規和判例,對香港國安法和23條立法指指點點,相當雙標兼虛偽。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特首政策組外判研究多數公開 高人:多做研究比拍腦袋決策好

2024年04月16日 21:50 最後更新:22:35

立法會今天(4月16日)召開的財委會特別會議,會上選委會界別議員江玉歡及工聯會梁子穎均關注,特首政策組進行的研究不對外公開的做法,認為並非所有報告都不能公開,除了一些敏感話題報告外的成果理應公開,對香港市民或企業也有幫助。江玉歡又指,一些研究如旅遊巴泊位的研究用了90多萬元去做報告,做完研究但仍有旅遊巴擾民的問題。

高人話,外界或許有點誤解,以為特首政策組的研究都是保密的,其實並非如此。特首政策組一年外判的研究費用2000多萬元,當中很多研究是公開的。他們選題時也有和政策局溝通,確保做出來的研究政策局能用得著。

高人形容,政府決策前多做研究,了解情況,然後才作出決定,比拍腦袋決策科學得多。但事實上不能說做了一個旅遊巴泊位研究就馬上可以解決相關問題,但做了研究可以讓政策局有更多數據和科學分析,以供參照。

他說,特首政策組有部分研究不公開,涉及費用大約1000多萬,包括就不同問題做的民調,以及其他合約研究,保密的研究有兩大類,主要是和施政報告相關的前期研究,以及就政府內部醖釀中的政策作研究,例如了解外界有無其他可行的政策選項,或者作為「紅隊」,挑戰現有構思中的政策,找出其中漏洞。由於這些研究和政府即將推出的政策緊密關連,故有保密的需要。

高人分析,特首政策組的預算和過去差不多,但本屆政府謀劃的新項目很多,涉及眾多未來的規劃,以有限資源完成更多工作,協助政府作科學決策,殊非易事。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