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屠龍」行蹤遍及5大學 高人:黑暴入校 絕非校內民主運動咁簡單

博客文章

「屠龍」行蹤遍及5大學 高人:黑暴入校 絕非校內民主運動咁簡單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屠龍」行蹤遍及5大學 高人:黑暴入校 絕非校內民主運動咁簡單

2024年05月04日 09:00

「屠龍小隊」案審訊揭露的案情相當得人驚,而他們的行蹤還遍及本地5間大學,更有校園淪為「黑暴」基地、戰場。

潛入浸大城大偷化學品

根據控方開案陳詞,「屠龍小隊」有成員曾潛入浸會大學和城市大學的實驗室盜取化學品圖製造炸彈。

控方發現認罪被告、「屠龍小隊」隊長黃振強手機的對話訊息顯示,11月14日某群組談及在浸大、城大的對話:「火魔法要等屠龍」,控方指「火魔法」是汽油彈;用戶名為「接完紙鶴未?」的被告賴振邦指「sorry,只喺bu爆咗13樓,12樓全層未爆到攞料.....13樓無啱用嘅嘢」;用戶名為「小恨」的彭軍壕稱「而家無狗呀,bobby喺城大」、「12樓無去,唔夠時間,應該可以整魔法」。

控方指,對話是到浸大和城大「找化學原料整炸彈」。12月8日早上警方拘捕行動開始,用戶名「Wing 420」的被告許湛榮提到「清嘢」。

2019年11月大批黑衣人闖入理大,並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2019年11月大批黑衣人闖入理大,並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有份參與理大、中大暴動

根據控方展示的「滅龍群組」聊天記錄,黃振強提到「冇人可keep眼鏡,阿檸(李家田)出唔到嚟」,當成員提出「畀返鴻仔?」,黃指「返嚟我一定要殺狗,俾咗佢哋就拎唔返,要等好耐」、「檸如果有咩事,個plan我行」。

黃振強庭上解釋,當時李家田(阿檸)在理大被困,但自己計劃在11月19日至23日泰國旅行後回港。黃振強指同謀者吳智鴻曾透過「屠龍」成員將一支槍轉交予他,他計劃在某次行動中使用該槍,行動由「屠龍小隊」參與,由他與吳智鴻部署如何用槍和炸藥 。

黃振強亦供稱,自己加入另一名關鍵人物之一、同謀者吳智鴻的Telegram群組,相約11月中到西貢「試槍」及「試炸藥」,但因為他參與中大衝擊而受傷,於是由屬「屠龍小隊」的張銘裕頂替。

汽油彈頻頻出現在暴力示威現場。(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汽油彈頻頻出現在暴力示威現場。(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在科大召開「勇武派」會議

黃振強供稱,在2019年9月,吳智鴻邀請黃振強到香港科技大學開「勇武派」會議,同場有「老虎仔」、吳智鴻團隊、「蜘蛛隊」及「本土民主前線」的鍾雪瑩及蘇緯軒。鍾、蘇同因本案被捕。

據黃振強供稱,在科大的「勇武派」會議上,吳智鴻提出「勇武示威者」與警方的武力「不對等」,「要武力對等,抗爭先有得繼續玩落去。」黃引述吳稱,警方最高武力是槍械,「示威者」則是汽油彈,吳遂提出應主動出擊,並透露將會引入軍火,期望前線小隊可增強武裝,「睇吓可唔可以合作,去用啲軍火去射殺警察。」

黃亦因為參加這次科大會議,認識了「老虎仔」,其後「屠龍」行動所用的汽油彈,都由「老虎仔」供應,100支汽油彈索價約10萬元,但未計前期付款給「老虎仔」設置工場、聘請員工製作汽油彈等。

高人話,綜合控方開案陳詞及控方證人黃振強的供詞,「屠龍小隊」在策劃灣仔放置炸彈及開槍殺警前,行蹤曾遍及本地5間大學,好明顯,當時政治狂熱席捲大專院校,黑暴分子亦趁機騎劫闖入校園,已不是校內民主運動咁簡單。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西貢科大

在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卸任前夕,台灣媒體鏡電視製作紀錄片《變局下的台灣Taiwan in Transition》,回顧過去8年來蔡政府的執政。鏡電視本欲申請519蔡卸任前夕在YouTube播放該影片的廣告,卻遭到YouTube拒播,理由是認定為「選舉廣告」。

紀錄片《變局下的台灣Taiwan in Transition》。

紀錄片《變局下的台灣Taiwan in Transition》。

根據《鏡新聞》報導,鏡電視在政局交替前夕,播放由金鐘編劇鄭心媚擔任監製的紀錄片《變局下的台灣Taiwan in Transition》,訪問包括美國前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美國聯邦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麥考爾(Michael McCaul)、熊本縣知事蒲島郁夫等近30位人士。當中相信講述佩洛西訪台的決策內幕較為敏感。

鏡電視日前向台灣Google平台申請投放這支紀錄片的廣告,希望在519、蔡總統卸任前1天,能夠於YouTube平台上宣傳,卻遭到YouTube拒播,系統回覆的理由是認定該紀錄片預告為「選舉廣告」。

蔡英文和賴清德交接。

蔡英文和賴清德交接。

鏡電視經理表示,這支紀錄片只是單純整理並報導蔡英文在過去8年任內的政績,以及如何因應內外政經局勢,內容根本跟選舉完全無關,且現在台灣也無任何選舉活動在進行,該紀錄片預告為何會被認定為選舉廣告而拒播?Google的審核標準實在令人不解。

為此,《鏡新聞》記者致電Google台灣總公司,欲詢問相關細節,但尚未接獲回應。

Google有公布他們處理選舉廣告的標準,指他們支持刊登負責任的政治廣告,並期望所有政治相關廣告及到達網頁皆符合廣告指定區域的當地法律要求 (包括競選活動與選舉法規,以及法律規定的選舉「禁止宣傳期」)。Google 對於政治和選舉廣告的規定因地區而異。部分地區的廣告客戶必須經過 Google 驗證,才能放送選舉廣告。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