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一線搜查┃電話卡實名制有漏洞 唔查唔知被人盜用身份 一查之下竟有17張儲值卡懵然不知!

社會事

一線搜查┃電話卡實名制有漏洞  唔查唔知被人盜用身份  一查之下竟有17張儲值卡懵然不知!
社會事

社會事

一線搜查┃電話卡實名制有漏洞 唔查唔知被人盜用身份 一查之下竟有17張儲值卡懵然不知!

2024年05月19日 13:30

電話卡實名登記制由上年2月24日開始實施,個人用戶每人可以向每間電訊商登記最多10張電話儲值卡。

惟近日HOY TV節目《一線搜查》收到觀眾楊小姐報料,指懷疑身份被盜用,在同一間電訊商中,查出自己名下登記的儲值卡竟多達17張。

更多相片
《一線搜查》向報料觀眾楊小姐進行電話訪問,楊小姐指懷疑身份被盜用,在同一間電訊商中,查出自己名下登記的儲值卡竟多達17張。(《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向報料觀眾楊小姐進行電話訪問,楊小姐指懷疑身份被盜用,在同一間電訊商中,查出自己名下登記的儲值卡竟多達17張。(《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涉事電訊商指已經立即展開調查及跟進工作,又表示楊小姐的儲值卡分別屬於集團旗下兩間持有類別牌照的電訊商。(《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涉事電訊商指已經立即展開調查及跟進工作,又表示楊小姐的儲值卡分別屬於集團旗下兩間持有類別牌照的電訊商。(《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涉事電訊商回應,查看過該批電話卡登記時使用身份證的照片,發現真正由楊小姐自己登記的那張及懷疑被人盜用的那10多張,兩者的拍攝角度及背景明顯不同,所以排除有資料外洩的情況。(《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涉事電訊商回應,查看過該批電話卡登記時使用身份證的照片,發現真正由楊小姐自己登記的那張及懷疑被人盜用的那10多張,兩者的拍攝角度及背景明顯不同,所以排除有資料外洩的情況。(《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記者根據楊小姐提供的資料,在截查推銷電話的網頁中輸入這些儲值卡號碼,發現部分號碼曾經與財務借貸的推銷有關。(《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記者根據楊小姐提供的資料,在截查推銷電話的網頁中輸入這些儲值卡號碼,發現部分號碼曾經與財務借貸的推銷有關。(《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記者發現,在電話卡實名登記制下,市民必須知道儲值卡電話號碼,才能查詢有關資料。(《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記者發現,在電話卡實名登記制下,市民必須知道儲值卡電話號碼,才能查詢有關資料。(《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向報料觀眾楊小姐進行電話訪問,楊小姐指懷疑身份被盜用,在同一間電訊商中,查出自己名下登記的儲值卡竟多達17張。(《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向報料觀眾楊小姐進行電話訪問,楊小姐指懷疑身份被盜用,在同一間電訊商中,查出自己名下登記的儲值卡竟多達17張。(《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原本只有一張電話儲值卡的楊小姐,早前再購入一張儲值卡,怎料在網上實名登記時,網頁卻顯示她名下於其電訊商的儲值卡配額已滿。對此,楊小姐表示自己當時只是有一張電話儲值卡,而同一電訊商的儲值卡上限最多是10張,不理解為何配額會滿。隨後,楊小姐致電該電訊商熱線查詢,該電訊商於電話中卻回應什麼也不知道,只叫楊小姐前往門市查詢。

楊小姐到達在門市後,職員態度十分惡劣,回應:「我都唔知咩事喎」,「點解會叫你落嚟(門市)㗎」,「叫你落嚟(門市)我哋幫你唔到㗎」。楊小姐認為事件涉及自己的隱私,十分嚴重,然而該電訊商卻不斷卸膊。幾經波折,楊小姐終於在門市成功查詢到自己名下所有儲值卡的號碼,更發現自己名下並非只是被人登記10張儲值卡,而是多達17張,而這批儲值卡由去年9月開始登記,直到楊小姐查詢時仍然在被人使用。

涉事電訊商指已經立即展開調查及跟進工作,又表示楊小姐的儲值卡分別屬於集團旗下兩間持有類別牌照的電訊商。(《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涉事電訊商指已經立即展開調查及跟進工作,又表示楊小姐的儲值卡分別屬於集團旗下兩間持有類別牌照的電訊商。(《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登記儲值卡需要用到身份證,楊小姐指自己並沒有遺失過身份證,該電訊商職員卻追問楊小姐「係咪自己跌過唔記得」,而門市職員亦不斷重複「唔知咩事喎」,「唔知點解喎」,楊小姐對此回應相當不滿。最後,該電訊商只是幫楊小姐取消了多餘的16張儲值卡,其後便沒有任何的跟進處理和回覆。由於楊小姐擔心私隱外洩,也立即報警,不過沒有財物損失,只能備案。

涉事電訊商向《一線搜查》作出書面回覆指,在知悉事件後,已經立即展開調查及跟進工作。涉事電訊商指楊小姐的儲值卡分別屬於集團旗下兩間持有類別牌照的電訊商;由於每人可以向每間持有類別牌照的電訊商登記最多10張儲值卡,所以涉事電訊商的做法是合乎通訊事務管理局規例。

涉事電訊商回應,查看過該批電話卡登記時使用身份證的照片,發現真正由楊小姐自己登記的那張及懷疑被人盜用的那10多張,兩者的拍攝角度及背景明顯不同,所以排除有資料外洩的情況。(《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涉事電訊商回應,查看過該批電話卡登記時使用身份證的照片,發現真正由楊小姐自己登記的那張及懷疑被人盜用的那10多張,兩者的拍攝角度及背景明顯不同,所以排除有資料外洩的情況。(《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涉事電訊商亦回應,查看過該批電話卡登記時使用身份證的照片,發現真正由楊小姐自己登記的那張及懷疑被人盜用的那10多張,兩者的拍攝角度及背景明顯不同,所以排除有資料外洩的情況。而當涉事電訊商知道客戶已經報案後,就主動聯絡警方,表明會全力配合調查及提供一切所需協助。

《一線搜查》記者根據楊小姐提供的資料,在警方的防騙視伏器上輸入這些儲值卡號碼,但顯示暫未有詐騙舉報或網絡風險記錄。不過,在一些截查推銷電話的網頁中輸入,就發現部分號碼曾經與財務借貸的推銷有關。

《一線搜查》記者根據楊小姐提供的資料,在截查推銷電話的網頁中輸入這些儲值卡號碼,發現部分號碼曾經與財務借貸的推銷有關。(《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記者根據楊小姐提供的資料,在截查推銷電話的網頁中輸入這些儲值卡號碼,發現部分號碼曾經與財務借貸的推銷有關。(《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回覆《一線搜查》查詢指,由實名登記正式生效至今,一共收到5宗有關個人資料被盜用作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的投訴。署方亦表示,不會評論個別個案,但是如果懷疑個人資料私隱受到侵犯,而又可以提供表面證據,可以向署方查詢或投訴。

通訊事務管理局指,在收到《一線搜查》的查詢後,已經主動聯絡相關電訊商了解楊小姐案例的詳情,並要求該電訊商即時提交報告,但由於事主已經報案,現階段不宜作出評論。而為免不法之徒利用虛假資料進行實名登記,通訊事務管理局有要求電訊商進行抽查。截至今年3月底,有大約190萬張電話儲值卡,因未能提供登記資料而被拒絕登記。另外,亦取消大約138萬張,登記紀錄未合規格的儲值卡。

《一線搜查》記者發現,在電話卡實名登記制下,市民必須知道儲值卡電話號碼,才能查詢有關資料。(《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記者發現,在電話卡實名登記制下,市民必須知道儲值卡電話號碼,才能查詢有關資料。(《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但是,《一線搜查》記者卻發現,在電話卡實名登記制下,市民必須知道儲值卡電話號碼及主動向每間電訊商遂一查該,才能查證有否被人盜用身份。雖然今次屬個別事件,但萬一實名登記的電話卡被人用於非法活動,就真是「水洗都唔清」!希望有關部門介入能解決電話卡實名登記的漏洞,同時涉事電訊商亦能盡快向楊小姐作出交代。

更多詳情請到網站收看:HOY TV《一線搜查》

近日,警方在各區進行執法,檢控沒有跟行人過路燈過馬路的市民;但有時有些地方要走很遠才有行人過路設施,路人為了節省路程和時間,唯有冒險直接橫過馬路。

有市民就向HOY TV《一線搜查》反映,指在長沙灣幸福街一帶因為不夠行人過路設施,令街坊過馬路時都要冒著風險。深水埗區議員和附近的小學校長都希望可以在幸福街加上一些行人過路設施,而運輸署就指會再研究。

有市民向HOY TV《一線搜查》反映,指在長沙灣幸福街一帶不夠行人過路設施,街坊唯有冒險直接橫過馬路。(《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有市民向HOY TV《一線搜查》反映,指在長沙灣幸福街一帶不夠行人過路設施,街坊唯有冒險直接橫過馬路。(《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長沙灣幸福街大約全長300米,只有街頭街尾設有行人過路處。有位於幸福街的小學校長馬俊江接受《一線搜查》訪問時指,由去年到任小學後,每天上下課時間都留意到有學生和家長會在幸福街中間,一個不是過路的位置過馬路。

聖公會聖紀文小學校長馬俊江說每天上下課時間都見到有學生和家長在幸福街中間橫過馬路。(《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聖公會聖紀文小學校長馬俊江說每天上下課時間都見到有學生和家長在幸福街中間橫過馬路。(《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記者於下午三時半的放學時間亦親身到幸福街視察,見到不少家長和學生為求方便,索性鋌而走險,在幸福街的正中間橫過馬路;但同時街道兩邊也有很多車輛正在等待學生放學,部分家長和學生都不理安全,直接在車與車之間穿插橫過,十分危險又容易發生意外。

《一線搜查》於放學時間在幸福街看到不少家長和學生都鋌而走險,「攝車罅」橫過馬路。(《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於放學時間在幸福街看到不少家長和學生都鋌而走險,「攝車罅」橫過馬路。(《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馬校長向《一線搜查》表示,大部分學生來自幸福邨和鄰近的幸俊苑,當他們落樓後如果要使用一個正確的過路設施,需要由很遠的位置走到去街頭,從街頭的過路設施繞路回來,再掉頭回到學校的門口位置;變相路程長了又足足多了幾分鐘時間。馬校長補充,多數父母因為趕時間,唯有帶同學生隨意在幸福街中間穿插橫過馬路。

幸福街只在街頭、街尾有行人過路處,如跟正規行人過路設施過路就需要「兜路」而行。(《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幸福街只在街頭、街尾有行人過路處,如跟正規行人過路設施過路就需要「兜路」而行。(《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被問到有沒有見過最危險的情況,馬校長稱試過有次放學時,學生如常過馬路,而馬路兩旁都有車輛停泊,校學校巴又正準備駛離,當學生在車與車之間走出來時就差點撞到他。馬校長形容當時情況非常危急,幸好校巴能及時緊急煞停,所以沒有任何人士受傷或者發生不幸的事件。

馬校長表示曾經有學生在馬路中間橫過時,差點被學校校巴撞到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馬校長表示曾經有學生在馬路中間橫過時,差點被學校校巴撞到 。(《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深水埗區議員何坤洲表示,上學放學時間車多人多,家長和學生在幸福街中間過馬路情況確實容易發生意外。他說早前曾跟附近的小學和運輸署到現場視察,希望可以在幸福街中間位置增設安全島或斑馬線,讓居民橫過馬路時更方便。至於運輸署回覆指要再研究,因為在一個地方加設行人過路設施需要完成調查方可落實執行。何議員又補充,幸福街中間都有些停車場的出入口,相信這些都是運輸署在增加行人過路設施前要考慮的因素。他表示如果運輸署之後有進一步的消息,他會積極與小學校長和街坊聯絡。

深水埗區議員何坤洲希望運輸署可以盡快在幸福街中間位置增設安全島或斑馬線,以便街坊過馬路。(《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深水埗區議員何坤洲希望運輸署可以盡快在幸福街中間位置增設安全島或斑馬線,以便街坊過馬路。(《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一線搜查》亦提醒市民過馬路時要遵守交通規則,善用行人天橋、隧道及斑馬線、交通燈控制的過路處和行人輔助線等等的過路設施,千萬不要在車與車之間橫過馬路,又或者接近大型車輛的盲點。如果市民亂過馬路,一經定罪就有機會被罰款港幣2,000元。

警方呼籲市民過馬路時要遵守交通規則,千萬不要在車與車之間橫過馬路,又或接近大型車輛的盲點。(《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警方呼籲市民過馬路時要遵守交通規則,千萬不要在車與車之間橫過馬路,又或接近大型車輛的盲點。(《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更多詳情請到網站收看:《一線搜查》: 514集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