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35+顛覆案 | 戴耀廷大計逼特首下台 劍指中央政權 國安法生效後仍不收手

博客文章

35+顛覆案 | 戴耀廷大計逼特首下台 劍指中央政權 國安法生效後仍不收手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35+顛覆案 | 戴耀廷大計逼特首下台 劍指中央政權 國安法生效後仍不收手

2024年05月28日 10:23 最後更新:12:23

「35+顛覆案」即將宣判,案中已認罪的主腦戴耀廷提出「攬炒十步曲」,是重要證據之一,而戴更是在國安法生效後,仍然繼續鼓吹顛覆大計,謀劃癱瘓特區政府,想攬住中央「跳崖」。

案中47個被告涉嫌2020年參與非法「初選」,爭取主導立法會並「無差別」否決《財政預算案》達致「攬炒」,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當中31人已經認罪,包括主腦戴耀廷。

戴耀廷公然羅列「攬炒十步曲」。

戴耀廷公然羅列「攬炒十步曲」。

戴耀廷的「攬炒十步曲」終極目標極可怕

2020年初,戴耀廷在與區諾軒、李永達、李卓人及黃浩銘的飯局中提出,若反對派取得立法會過半數即35席以上議席(當時立法會總議席是70席),將會是「大殺傷力憲制武器」,屆時將可否決財政預算案或政府向立法會提出的一切撥款申請,導致特首解散立法會,拉特首下台。

同年4月28日,戴耀廷在《蘋果日報》發表《真攬炒十步 這是香港宿命》一文,詳細列出所謂「香港攬炒宿命路時間線」,揚言「十步以外的世界或許是香港和中國的新開始」:

第一步(2020年7至8月)。政府廣泛取消民主派人士參選立法會資格,包括現任議員。民主派由Plan B繼續參選。

第二步(2020年9月)。因兩辦干預及DQ,刺激更多港人投票支持民主派,及配合策略投票,使民主派成功取得35席或以上。

第三步(2020年10月)。特首及律政司開展司法程序DQ民主派議員,但因法庭需時處理,故民主派繼續主導立法會。

第四步(2020年10月至2021年4月)。政府向立法會提出的所有撥款申請都被立法會否決。政府只能維持一般運作。

第五步(2021年5月)。立法會否決政府《財政預算案》,特首解散立法會,並以臨時撥款方式維持政府運作。

第六步(2021年10月)。立法會重選,民主派或要派出Plan C參選,因Plan B也可能被DQ,但仍取得35席以上。

第七步(2021年11月)。立法會再次否決《財政預算案》,特首辭職及特區政府停擺。

第八步(2021年1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中央政府把國家安全法直接適用於香港,解散立法會、成立臨時立法會、下屆特首由協商產生,大舉拘押民主派領袖。

第九步(2021年12月後),香港社會街頭抗爭變得更加激烈,鎮壓也非常血腥,港人發動三罷,令香港社會陷入停頓。

第十步(2022年1月後)。西方國家對中共實行政治及經濟制裁。

戴耀廷在提出一步扣一步的「攬炒十步」之後,就繼續籌備所謂「民主派初選」,劍指立法會選舉「議席過半」,要將顛覆大計付諸實行。而推進攬炒的後果有目共睹,將令香港街頭汽油彈橫飛、充斥暴力流血衝突。

金牙大狀指出,當中有一個關鍵節點,是2020年6月《香港國安法》生效,這個劍指推翻中央的「攬炒十步」並沒有因此停步,而是公然繼續推動,誓要透過非法「初選」實現在立法會取得過半數議席,再利用無差別否決政府財政預算案的非法手段,逼使特首解散立法會並引致特首下台,令政府陷入停擺,逼中央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透過加劇街頭抗爭、製造血腥場面,從而促使西方國家對香港和中央實施制裁。

政壇高人指出「攬炒十步」列出的場景觸目驚心,比2019年黑暴期間香港街頭更血腥,推翻中央政府的結果不是中國新開始,是內戰的開始。戴耀廷狂言的「香港宿命」如果得逞,香港和內地社會、經濟及民生會受到何種衝擊,大家可以「狂想」一下。如今回看,真是很難想像有人夠膽公然推出這樣的顛覆大計。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國安法

35+顛覆案中,14被告經審訊後被裁定「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成,另31人認罪,共45 人罪成。法庭25日聽取首批被告、被指組織者的5名被告包括戴耀廷、區諾軒、趙家賢、鍾錦麟及審訊後罪成的吳政亨求情,料需時3天。法官聽取被告求情前,先處理量刑問題,法官指量刑時仍需考慮被告不同的參與程度,但控方不認同當選進入立會的被告,參與程度較初選組織者高的說法,又指難以應法官要求為眾被告就參與程度分級。

囚車今早到庭。(巴士的報記者攝)

囚車今早到庭。(巴士的報記者攝)

早上10時,5名被告戴耀廷,區諾軒、趙家賢、鍾錦麟,吳政亨由懲教人員帶入犯人欄,各人甫進庭後,便與代表律師商討。被法官在判詞中裁斷為「35+ 計劃的大腦及主要推手」的戴耀廷,在本案審訊過程中一直未有出庭作供,戴今穿黑色西裝外套出庭,面露笑容,頭髮顯得花白稀疏,到庭後與旁聽的親友揮手打招呼;而另一被告區諾軒則有眺望旁聽席的親友,其餘3名被告顯得平靜,低頭沉思,其中趙家賢及吳政亨均比前消瘦。5人將在國安法指定法官李運騰、陳慶偉及陳仲衡席前求情。

警方在庭外戒備。( 巴士的報記者攝)

警方在庭外戒備。( 巴士的報記者攝)

法庭先處理量刑法律問題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萬德豪陳詞指,《國安法》第22條「顛覆國家政權罪」量刑,根據案情嚴重程度分為3級,另本案控罪屬串謀控罪,認為應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159C條的串謀罪行罰則及《國安法》清晰的立法意圖,唯一恰當詮釋必然為顛覆罪罰則及最低刑期仍適用於本案。

法官李運騰問及,即未完成罪行與實質罪行罰則相同? 問控方是否同意,即使各被告被控相同的串謀罪行,法官量刑時仍需考慮他們不同的參與程度,舉例如果有被告買兇殺人,雖然沒親手犯案,但仍被視作主謀,參與程度較重。控方指,同意李官指同案眾被告可各自按其參與程度及角色而分級量刑,援引終院呂世瑜案判決支持此說法。

被裁定罪名不成立、惟遭律政司上訴的大律師劉偉聰。(巴士的報記者攝)

被裁定罪名不成立、惟遭律政司上訴的大律師劉偉聰。(巴士的報記者攝)

控方不認同初選組織者參與程度較低 

控方稱,罰則中指「對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惟李運騰法官引述,陳詞指如落實案中串謀,當選進入議會投票否決財政預算案的議員,才是「首要分子」,而非初選組織者。

被告戴耀廷的妻子(中) 亦有到庭旁聽。(巴士的報記者攝)

被告戴耀廷的妻子(中) 亦有到庭旁聽。(巴士的報記者攝)

萬德豪不認同組織者非「首要分子」,反駁指本案發起人怎可能參與程度較低。 萬續指,據呂世瑜案判決,法庭可參考《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當中第105條關乎顛覆罪罰則。但李運騰法官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非專為《國安法》而設,並問舉證原則是否適用。 

被告劉頴匡的女友到庭旁聽。(巴士的報記者攝)

被告劉頴匡的女友到庭旁聽。(巴士的報記者攝)

法官要求把案中被告參與程度分級 控方指有困難

法官陳慶偉要求控方清楚表明,各被告在案中的參與程度分級;惟萬德豪認為,要基於事實才能判斷,相關要求會置控方於艱難的位置。陳官反駁,控方必定在本案被告的角色上有立場,戴耀廷聲稱他屬第三類別「其他參加者」,若法官以此量刑,相信控方不會接納,肯定會提出上訴。控方回應指,案中領導應屬第一類別。

萬德豪認為,為各被告分等級,等同表明刑期,惟願意表明各級相關考慮因素。控方向法庭建議當中的考慮因素,根據法例提出「首要分子或罪行重大的」應歸納為最高判刑的檔次(處無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控方認為此檔次應包括計劃、組織、主導「初選」圖謀的被告,同時有份鞏固圖謀或協助完善圖謀的被告,亦應屬最高判刑檔次;其次,控方認為積極主動參與圖謀的被告,應歸納為第二判刑檔次(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其他不被歸納為第一或第二檔次的被告,則應被歸納為最低判刑檔次(3年以下有期徒刑)。

控方同意區諾軒、趙家賢作供 符「揭發犯罪」條文

萬指,法庭量刑時應先為被告分級,然後按刑期範圍訂定量刑起點,再考慮各種加刑或求情因素,若有需要再考慮被告是否符《國安法》第33條減輕處罰。萬提及,《國安法》第33(3) 條:「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查證屬實,或者提供重要線索得以偵破其他案件的」,指此條文可分為「揭發」或「提供重要線索」兩部分,認為本案適用首部分即「揭發」。

法官李運騰問控方,是否有明顯例子如區諾軒、趙家賢有以控方證人身分作供,是否適用首部分?控方確認。李官指,本案沒有被告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萬回應指「揭發是一個概括的字詞」,又指向警方提供資訊、上庭作供,都屬「揭發」。萬表明被告區諾軒、趙家賢及鍾錦麟曾協助控方作供,符合第33(3)條「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查證屬實」。

首被告戴耀廷。(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首被告戴耀廷。(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代表戴耀廷資深大律師:戴應以3年監禁為量刑起點 

代表戴耀廷的資深大律師黃繼明指,戴應以3年監禁為量刑起點,考慮認罪等因素後可扣減至2年。黃指,在法官頒下裁決理據後,有人可能認為判囚2年的主張是「有野心甚或大膽」(ambitious or even audacious),但有法律原則支持。

黃續講述戴的個人情況時,遭法官陳仲衡打斷,指戴不是初犯者。 黃繼明指,同意戴有案底,但強調《刑事罪行條例》第159C條於1996年生效,《國安法》於2020年實施,當中相隔24年,「如何將國安法的最低刑期,套用於更早立法的串謀罪?」。黃指,即使《國安法》是嚴重罪行及具阻嚇性,都不可直接套用於串謀罪行。

黃繼明指,本案控告的是「串謀」罪行,法庭要考慮刑事罪行條例中有關「串謀」的判刑原則,而要達致串謀必定會多於一人涉案,即使案件有策劃者,亦必定是兩人或以上。

下午囚車離開法院。(巴士的報記者攝)

下午囚車離開法院。(巴士的報記者攝)

辯方:國安法生效前不應被視作量刑因素 法官:讓法庭衡量罪行的嚴重性 

黃指,《國安法》在2020年6月30日晚起生效,法例生效前,戴耀廷的行為不應被視作量刑因素。法官指,戴耀廷在《國安法》生效前的行為,提供了一個環境讓法庭衡量罪行的嚴重性,又指議員「無差別」否決預算案,本身就是不恰當行為。

黃繼明續指,戴在初選的角色是法律學者,並非串謀犯罪者,有別於買兇殺人案的主腦,負責指使行兇及獲益,戴的角色有重大差別。法官指,如將戴耀廷視作本案的「其他參與者」會是大膽的想法。

辯方:《維護國家安全條例》沒有追溯力 條文不適用 

對今年3月通過的《維護國家安全條例》第109條列明,《國安法》罪行的罰則亦適用於串謀犯相同罪行,黃繼明認為《維護國家安全條例》沒有追溯力,相關條文並不適用。 戴耀廷的求情成陳詞明繼續。

有市民通宵達旦輪候。(巴士的報記者攝)

有市民通宵達旦輪候。(巴士的報記者攝)

有市民通宵達旦輪候入庭旁聽 

今凌晨約5時在西九裁判法院外已有約10名市民排隊輪候公眾旁聽席,部分人通宵達旦排隊,至近8時已有逾70人。在法院外有數十名警員戒備,警方亦在附近截查車輛。被裁定罪名不成立、惟遭律政司上訴的大律師劉偉聰今亦有到西九法院,惟他稱今日前來是自己有其他事務,與本案無關。 而早前律政司決定不就李予信的裁決上訴。

至近8時已有逾70人輪候。 (巴士的報記者攝)

至近8時已有逾70人輪候。 (巴士的報記者攝)

16名否認控罪的被告包括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及余慧明,除劉偉聰及李予信外,其餘14人均罪成。

31名已認罪被告則為戴耀廷、區諾軒、趙家賢、鍾錦麟、袁嘉蔚、梁晃維、徐子見、岑子杰、毛孟靜、馮達浚、劉澤鋒、黃之鋒、譚文豪、李嘉達、譚得志、胡志偉、朱凱廸、張可森、黃子悅、尹兆堅、郭家麒、吳敏兒、譚凱邦、劉頴匡、楊岳橋、范國威、呂智恆、岑敖暉、王百羽、林景楠及伍健偉。45名罪成的被告於今天至8月5日,分6批進行求情。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