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35+顛覆案 | 戴耀廷大計逼特首下台 劍指中央政權 國安法生效後仍不收手

博客文章

35+顛覆案 | 戴耀廷大計逼特首下台 劍指中央政權 國安法生效後仍不收手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35+顛覆案 | 戴耀廷大計逼特首下台 劍指中央政權 國安法生效後仍不收手

2024年05月28日 10:23 最後更新:12:23

「35+顛覆案」即將宣判,案中已認罪的主腦戴耀廷提出「攬炒十步曲」,是重要證據之一,而戴更是在國安法生效後,仍然繼續鼓吹顛覆大計,謀劃癱瘓特區政府,想攬住中央「跳崖」。

案中47個被告涉嫌2020年參與非法「初選」,爭取主導立法會並「無差別」否決《財政預算案》達致「攬炒」,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當中31人已經認罪,包括主腦戴耀廷。

戴耀廷公然羅列「攬炒十步曲」。

戴耀廷公然羅列「攬炒十步曲」。

戴耀廷的「攬炒十步曲」終極目標極可怕

2020年初,戴耀廷在與區諾軒、李永達、李卓人及黃浩銘的飯局中提出,若反對派取得立法會過半數即35席以上議席(當時立法會總議席是70席),將會是「大殺傷力憲制武器」,屆時將可否決財政預算案或政府向立法會提出的一切撥款申請,導致特首解散立法會,拉特首下台。

同年4月28日,戴耀廷在《蘋果日報》發表《真攬炒十步 這是香港宿命》一文,詳細列出所謂「香港攬炒宿命路時間線」,揚言「十步以外的世界或許是香港和中國的新開始」:

第一步(2020年7至8月)。政府廣泛取消民主派人士參選立法會資格,包括現任議員。民主派由Plan B繼續參選。

第二步(2020年9月)。因兩辦干預及DQ,刺激更多港人投票支持民主派,及配合策略投票,使民主派成功取得35席或以上。

第三步(2020年10月)。特首及律政司開展司法程序DQ民主派議員,但因法庭需時處理,故民主派繼續主導立法會。

第四步(2020年10月至2021年4月)。政府向立法會提出的所有撥款申請都被立法會否決。政府只能維持一般運作。

第五步(2021年5月)。立法會否決政府《財政預算案》,特首解散立法會,並以臨時撥款方式維持政府運作。

第六步(2021年10月)。立法會重選,民主派或要派出Plan C參選,因Plan B也可能被DQ,但仍取得35席以上。

第七步(2021年11月)。立法會再次否決《財政預算案》,特首辭職及特區政府停擺。

第八步(2021年1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中央政府把國家安全法直接適用於香港,解散立法會、成立臨時立法會、下屆特首由協商產生,大舉拘押民主派領袖。

第九步(2021年12月後),香港社會街頭抗爭變得更加激烈,鎮壓也非常血腥,港人發動三罷,令香港社會陷入停頓。

第十步(2022年1月後)。西方國家對中共實行政治及經濟制裁。

戴耀廷在提出一步扣一步的「攬炒十步」之後,就繼續籌備所謂「民主派初選」,劍指立法會選舉「議席過半」,要將顛覆大計付諸實行。而推進攬炒的後果有目共睹,將令香港街頭汽油彈橫飛、充斥暴力流血衝突。

金牙大狀指出,當中有一個關鍵節點,是2020年6月《香港國安法》生效,這個劍指推翻中央的「攬炒十步」並沒有因此停步,而是公然繼續推動,誓要透過非法「初選」實現在立法會取得過半數議席,再利用無差別否決政府財政預算案的非法手段,逼使特首解散立法會並引致特首下台,令政府陷入停擺,逼中央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透過加劇街頭抗爭、製造血腥場面,從而促使西方國家對香港和中央實施制裁。

政壇高人指出「攬炒十步」列出的場景觸目驚心,比2019年黑暴期間香港街頭更血腥,推翻中央政府的結果不是中國新開始,是內戰的開始。戴耀廷狂言的「香港宿命」如果得逞,香港和內地社會、經濟及民生會受到何種衝擊,大家可以「狂想」一下。如今回看,真是很難想像有人夠膽公然推出這樣的顛覆大計。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國安法

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岑耀信早前辭任後,接連公開作出評論,針對香港法治。前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副庭長羅傑志(Anthony Rogers)、曾長期任終院非常任法官的澳洲高等法院前首席法官梅師賢(Anthony Mason)先後發聲,支持香港海外非常任法官制度,強調即使法官不同意條文,都必須以法斷案。

梅師賢不點名批評岑耀信言論,強調「法官以法判決」無違法治。

梅師賢不點名批評岑耀信言論,強調「法官以法判決」無違法治。

岑耀信聲稱「國安法衝擊本港法治」,澳洲高等法院前首席法官梅師賢接受傳媒訪問時不點名批評話,即使法官不同意當中條文,例如嚴苛或侵犯人權,只要法例本身有效,法官必須以法斷案。

梅師賢又明確表態支持香港海外非常任法官制度,指留任法官會繼續秉持法治,就何謂獨立、公正做出決定樹立榜樣。

梅師賢被譽為法學泰斗,他於1951年在新南威爾斯取得大律師資格,並於1964年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1964年至1969年期間,出任聯邦副檢察長;1969年獲委任為新南威爾斯最高法院大法官,擔任上訴庭大法官一職直至1972年獲委任為高等法院大法官。1987年至1995年期間,他出任澳洲高等法院首席大法官。1997年至2015年期間,擔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

前上訴庭副庭長羅傑志撰文反駁岑耀信,批其言論自相矛盾。

前上訴庭副庭長羅傑志撰文反駁岑耀信,批其言論自相矛盾。

前上訴庭副庭長羅傑志日前則在《金融時報》撰文,直批岑耀信文章中有關觀點背後邏輯自相矛盾,混淆裁決對錯與法例喜惡。

羅傑志在文中表示,對岑耀信違反在法律程式仍在進行期間,不應發表評論的原則,感到非常遺憾。該原則尤其適用於可能提起上訴的情況,當發表聲明的人擁有比審理上訴者更高的司法職位時,更不能違反有關原則。

羅傑志又批評,岑耀信的文章將法庭決定的正確性與個人對相關法律的厭惡混淆,以及其觀點背後的邏輯是自相矛盾。他強調法官可以辭職而不執行被認為不公正的法律是正確和適當的行為,但執行該法律的人不會違反法治原則。

羅傑志在1984年獲英國委任為御用大律師,在1976年至93年期間在香港私人執業,於93年獲委加入香港最高法院為高等法院大法官,並於1997獲委任為上訴法庭大法官。2000年再升一級任上訴庭副庭長,直到2011年退休。

金牙大狀話,兩位重磅的法律界殿堂級人物,其實已講出西方傳統法治的觀念,強調「法官以法判決」無違法治。一旦立法機關立了法,無論法官個人怎麼看待這部法律,即使是個人覺得「是惡法限制了人權自由」,這只是個人觀感,但是作為法官就要根據法律判案,如果自己唔鍾意可以辭職不做法官,但做法官就不能夠去質疑其他根據法律判決的人「不公義」,而這正正是西方傳統法治觀念。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