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餐廳唔滿 兩餸飯爆滿 我用香港錢幫襯甜品店 老闆娘北上整牙消費…..

博客文章

餐廳唔滿 兩餸飯爆滿 我用香港錢幫襯甜品店 老闆娘北上整牙消費…..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餐廳唔滿 兩餸飯爆滿 我用香港錢幫襯甜品店 老闆娘北上整牙消費…..

2024年04月07日 12:18 最後更新:12:31

3月初頭,平日午餐時分,在海港城與我第二兒子食午飯。太子酒店西餐廳,得一半客人。我記得瘟疫時期,我與孩子,在這午餐是爆滿喎。

吃完飯,仔有仔返工,我就從海港城尾段,踱步往海運大廈,露天停車場取車。經過超級城市外賣店,擺設外賣櫃內廚窗由50多元,至近100元食物,逼滿人排隊買外賣。慢慢行慢慢行,平時見到吃晏例爆,排滿隊等位,的美中鴨子,沒有人排隊,小強八卦,入鴨子店內兜個圈巡邏,得七成客咋。在經過其餘餐飲店,都不是平日中午,見到侍應們忙過不停的現象。行到泊車位,我的腦袋,不停思索,中午寫字樓,及商業午飯人客,去了那裡,她們不用吃飯嚒。

駕駛我的小汽車,一路在高速公路,向前奔往葵湧方向,答案終於從思考中走出來,海港城寫字樓,應該大部分是中上層,她們享受不到公營房屋,入住不到廉租屋。買不了五花百門,什麼居屋夾屋,所以近年狂加息,他們受害最苦,無錢無心情消費了。

揸住車在公路,一路開一路想想想,想到早前一個月,有一天,我個愛人講。隔離屋阿嬤嬤,在門口等電梯,遇上她同她講,住在我們大廈,樓上樓下樓中間,包括嬤嬤一家,人人人不是龍就是虎,再不是,都係鳳㗎,所以不是醫生,就是律師,會計師,建築師,我們大樓,是藏龍臥虎鳳凰寶地㗎。我記得,我們買樓時,上網查物業成交最近價,2021年,物業成交,1300呎多一點,近3000萬成交。這些什麼師,什麼專業,什麼中上層,這些龍虎鳳,她們今天就最大鑊哪。如果在近10年內買樓,位位龍兄虎弟鳳姊,個個供樓,都要加息呀,供樓貸款由1厘多,加到而家6厘㗎。供開每月幾萬,分分鐘變了10幾萬,為了節省錢錢供樓。過去10幾年利息低,通常中產幫襯米仔午餐,酒店商業午餐,就變了買兩餸飯或超市買外賣,回公司或診所掘飯盒啊。

最慘是牙醫,以前話大陸,多牙醫治療事故,隨著時間,國內醫療技術,已經有部份醫生,超越香港部份牙醫能力,因為人窮就有志氣,有上進心有鬥志,君不見網上廣告,大量整牙價格,列得清清楚楚,有高級機械設備,其實有錢,就有最新最先進設備啦。我常幫襯,太子超好吃荳蔻年華甜品店,老闆娘對住我講,休業一星期,上內地整牙,加理牙齒修理費,超級平靚正過香港。我心滴滴流血,我幫襯你這麼多,妳竟然不做我生意,令我沒有綠豆沙,沒有白糖糕吃一星期,又將賺我香港人的銀,搬曬上大灣區剝牙啊。

一年前左右,我在這專欄寫道,當香港內亂平定,當黑暴黎坐入監牢,社會安靜,人民安定後。我們香港,我們香港人,就要與國內城市競爭。香港人要與,國內城市同胞,良性競爭。中國共產黨利害,明白人之天性,人是雖要競爭,才能進步。共產黨進化到,城市都要,與其它城市競爭,省與省競爭,國家才可以煉成能力,與美帝國爭取,國際話語權,令台獨收工,令台灣回歸,祖國懷抱啊。

今天香港,最慘就是中產,大陸供港物品,價格平穩,獨是10多年樓價飛升,中產無份申請政府租賃樓房,居屋又無份,什麼夾心房屋,又要計算,有冇超額收入,我公司員工,加她們薪金,因為要排隊上樓,都話不要加給我呀,情願做個,不超過申請政府廉租屋工人啊。所以辛辛苦苦,唸書唸書,考試考試,向上不斷爬的專業中產,一生夢想,就是買到千尺豪宅㗎,但今天就變到最辛苦呀。中產供樓,令市場生意減弱,一環扣一環,自自然然,市面就不景呢。

我送報紙,送了幾十年,每逢過年復活節長假期,一定將大量報紙,供應去機場羅湖,港澳碼頭,及各出入境關口售書報店。近日傳媒網站,採訪歸咎復活節假期,大量市民離港,令香港市場生意冷清,令香港店舖執笠。甚至文滙大公報,標題大大隻,香港營商,不要同國內鬥平,要利用及發揮自我優勢,我就不認同哪。最近我們市面的第一勢力,就是兩餸飯,就是好例子,35元兩餸飯,45元兩個淨餸。生意好到交得起貴租,往旺區插旗。

兩餸飯食店,不是我們發明,但是香港人,懂發揚光大㗎,我們香港人好嘢,更懂二次創作,將兩餸飯發揚發光,所以我們香港人,要改革要轉變,要像我們父母,當年赤腳下香港的精神,去衝去做去闖去奮鬥,再次發揚香港偉大,不要再靠阿爺,及任何人施捨,這才是獅子山港人精神。

首要改善服務,不要客人,要1磅龍眼,就給兩磅。我堅持要1磅,就擺出黑面我睇。我要1粒石榴,就要我買3磅。阿哥我便秘,我又恨食石榴,買3磅食會食死㗎。坐計程車重大鑊,機場出市區,叫阿哥幫幫忙,開慢小小呢,點知的士大佬講,我都未過百一咪,冇超速有得嘈。阿哥你架的士,冇20年都最小10幾年啊,我驚你架老爺殘車,金屬疲勞呀,行行下散曬,我瞓咗喺機場超速公路呀。

我不敢再寫太多,因為我驚出街給自己香港人斬。我們現在,真是要做好本份,等國內與香港,慢慢將差距收窄,問題就慢慢縮小,到時埋怨就沒有這麼多啦。再講返嗰啲網媒,講到現在內地同胞下香港,入茶記消費,一杯奶茶,一個鮮油波蘿包,兩人一起甜甜蜜蜜吃,埋單不到40元,即是每人使廿皮。網媒講到店家,嫌棄國內同胞落香港,唔肯消費,我心即時諗,國內同胞,工資收入,沒有香港人的一半喎,見到香港物價,普遍貴國內3成,她們點敢亂用亂使啊,玩完香港返大陸,天天紥住肚皮過呀。其實以前國內同胞落嚟,唔係真旅行,其實大多數人,他們落香港買勞力士,買化妝品買藥品,買包包就算買條毛,都是買返去賣㗎,他們落嚟做生意㗎,而家就真正落嚟旅行喇,因為而家嗰啲做生意人,已經唔再來香港買貨喇,買勞力士日本平過香港,買藥物好多地方都平過香港,買包包去巴黎排隊,比你香港平得多啦,好多地方都平過香港,以前共產黨,獨開放同胞下香港,現在要開放給全世界,給同胞外遊,不能永遠,獨善香港,理由就是,會給全球政府詬病啊,而家買名牌,就算在內地,海南島及國內水貨,都平過在香港購買喎。今天香港人,要認清楚事實,做好自己,增強競爭力,好好為自己,為家庭,面對挑戰啊。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的士

往下看更多文章

的士大佬要搞好自己 不是去捉Uber 台灣當年搞高質的士經驗可以借鑑

2024年05月26日 10:15 最後更新:11:26

習慣每早放工,運動後坐在桑拿浴室,透過乾熱一百度,令汗帶毒走出皮膚外,再往土耳其濕蒸浴室,再慢慢將結在皮膚外,死皮搓走。免濕疹魚鱗問題出現,道個方法,是我在上海浴室,擦背師父悟到。

當然身體出任何毛病,即時找吳衛平老師解決啦,吳老師亦道出皮膚痕癢,是皮膚毛孔,不能全數打開,造成某段皮膚痕癢。所以每焗一次桑拿,我就過隔離濕蒸房,用毛巾學上海擦身師傅,將自己全身皮膚毛孔擦一次。這個方法,幫到我濕疹不會魚鱗化,不會惡化,令小腿皮膚光滑,魚麟皮膚,不再折磨,我的美小腿,夏日可穿短褲,曝光於美女眼前啊。

但是切記,蒸與焗不要太長時間及太多次數啊,否則可能,在桑拿浴室,熱到中風或中暑。著名老小生,祖尊歌星,就瀨過野,在桑拿房暈倒啊。一月多前,有一天早上,我在桑拿室,一路一路,幫自己搓死皮,旁邊二位中年仁兄,一入桑拿房,就大氣講,突然間爆咗金句,「不去深圳查找香港人,喜愛往深圳消費吃飯問題,我都唔知我哋香港人,都喺鄉下仔呀,人哋深圳啲食店,餐廳一個分店經理,閒閒哋三四百萬年薪,賣多碟叉燒油菜,都有得分紅計算呀,人哋會計做得幾細緻,所以人人位位伙記,都願跑都願做都願服務好顧客啦,人人笑臉迎客㗎。我們可以點搞?可以殺死晒現在所有伙記,置於死地而後重生,重新再嚟過啊。」

我聽完這二位,飲食業中佬講,我就諗諗,我廿多年前,叫我會計做盤帳時,每個區做一盤數,好等我公司十個區,區區不同,互相競爭,可以每區因賺蝕分紅,令區與區,看數字良性競爭,我個會計都詐詐諦,唔肯做呀。以前積習慣,今天實難改,所以今天,因為廿年前阿爺倒水,支持後沙士瘟疫經濟,福繫香港,水浸香港,令香港人,自以為超人九等啊,今天已經沒有了競爭力,返不到獅子山精神,而帶出今天,禍之所至喎。

執筆時星期五,新聞出現,安達臣道,建築工地,工人掛橫額,罷工示威,話有汗出沒糧出。就想起近日,妻子閨中密友,建築公司高層,訴說公司欠薪,我相信繼馮祥記,將會有第二間,大型建築公司,陷入財困,我妻老朋友公司,廿多個高層工程師,全部欠薪,全沒糧出,老闆拍管理層膊頭,話新資金未到位,大家管理層請放心,忍耐忍耐,紥住褲頭,餓住肚子,與公司共渡時艱,當資金到位,即時找數付薪,解困支付薪金喎。我妻老友講,妳覺得我應不該,信信老闆,定是騎住隻牛,去搵另一隻馬呢?

今時今日,香港雖然衰不到蕭條,但是經濟狀況,真是內外交逼㗎,外就有所謂民主西方國家政府,利用我們内部矛盾,有步驟收賣傳媒大機構,黎智英等傳媒人,煽動我們年青人,挖我們根基,搶我們人才,帶走家族錢財,更甚者向財務機構,大借特借,拍拍屁股,只剩下老弱父母,留給香港社會,照顧埋單,什麼責任都不用負,就一走了之,另外美國佬逼投資香港者,掟我們股票。放賣一切不動產樓房。

内憂是長期支持生產力的房地產,更跌到不停,亦因年輕人帶著財富離開,生產力不繼,勞動力不足,有工沒人做,有碗沒人洗,有車沒人開,但是我覺得,這個現像,社會經濟,已經開到荼蘼。所以大家,儲蓄定糧草,才可好好過,這困難日子啊。最慘計程車司機,為了的士沒人坐,自己生意不好,竟然幫警察執法,放蛇捉拿Uber白牌車喎,令我真是嘆氣,唉唉唉,唉到樹上馬騮掉下來,問我什麼事啊,今時今日,咁嘅環境,不自我修身,做好工作,仲走去代警察執法,我真是為的士行事業經營者,擔心到心痛又頭痛,自己行業做不好,不改邪歸正,重新搵過大路,返回坦途,而去搞搞震,搗亂社會跌序,令社會人人,憤慨歎息。

的士大佬一路揸車一路睇4部手機, 諗落有啲得人驚。

的士大佬一路揸車一路睇4部手機, 諗落有啲得人驚。

剛剛的星期四,駕車停在紅燈口,望見鄰車紅的士,司機玻璃窗前,竟然有數不清電話,我就擔心他,這眼前多部電話,怎照顧駕車安全,令乘客安心呀。就想起二十多年前,我去台灣打拼經商,親歷台灣的士的荒誕。坐上當日的士,除了要嗅煙味難聞,是其臭無比檳榔味,更可能要坐上水泡,因為台灣的士佬,覺得水泡好坐,就強逼與你分享。的士除了不同牌子,分分鐘車子打開門,衰過從沒清潔的防空洞。當台灣出現,名叫大車隊的計程車,車隊出現,人人看車隊,正正常常,車輛端正,可機正型,制服簡潔,客人就揀大車隊截車,就安心上車乘搭哪。規範出現,生意就火紅,單頭車商,一人車主,就自願歸隊,自願受管,計程車就開上坦途,有能力與白牌車爭道路市場。但我聲明,因我五年沒到台灣,這是五年前所得,今天就不知,台灣計程車市場,變成怎樣哪。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