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單親母養大兩孩子 移民外國丟低媽媽 母親還留守公屋等他回來 天何太狠呀?

博客文章

單親母養大兩孩子 移民外國丟低媽媽 母親還留守公屋等他回來 天何太狠呀?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單親母養大兩孩子 移民外國丟低媽媽 母親還留守公屋等他回來 天何太狠呀?

2024年05月12日 10:36 最後更新:10:46

上星期六下午茶時段,在沙田馬會銀袋咖啡室,飲大牌檔奶茶,吃黑森林忌廉蛋糕,望住馬場上空,厚厚厚黑雲,廣東省超大雨,殺死不少人,南下香港,比起消防兄弟,抬住大大消防喉,救佐敦死人火災的大水,還要大的超大水,倒下整個沙田馬場,整個香港。

天文台預告,接住數日,這個超豪雨,仍會繼續下啊。飲住奶茶,望住無盡馬場跑道,天空黑厚浮雲,落極都有,完全感覺不到會變小,不會停啊。死啦,明天有杯賽,我們70老人,熱愛賽馬的娱樂,會泡湯喎,點搞呀。最慘就是馬會冇咗收入,好多貧苦大眾,就冇人幫忙,冇人捐錢資助㗎。馬會條水喉塞咗,好多大大小小,社會機構,沒有水到,好多弱能弱智,弱勢社群,會斷糧㗎,會執笠呀。

講到馬會,就講到英治時期。97年前當年當天當時,香港老中青小,人人人人都知道,香港由港英政府,同埋馬會匯與豐銀行,及怡和洋行治理。今天今時,就與昔日不同哪。因為匯豐銀行,是賺錢為上機構,根本不應參與治理香港。而怡和洋行,除了第一時間,不理利用英政府,賺盡香港無數錢財,就抽身回英,更將上市地位,搬去新加坡,但是仍眷戀,香港賺錢機會,賺得就賺,只留下錢袋,不斷刮財。以前英美資本,利用官衙,無孔不入,什麼錢都賺,絕對利益衝突,所以摒棄英美擁大股的匯豐治權,絕是恰當啩。今天見報,又恰恰是母親節,突發奇想,用母親比喻馬會,又何奇相似,君不見馬會資助,馬會捐輸社會,遍佈全香港嗎,牠從沒想有回報,猶如母親,從孕育懷胎,等孩子出生,哇哇大叫,馬會得中港政府器重,絕對是擔當照顧,社會大眾,弱勢社群之天職。

由紅雨講到黑雨,去到惡劣天氣,話說行大仁之道的馬會,再而到今天母親節,就不能不應節,向全球母親致敬。講我親眼見到,我親身感受到,的偉大母親哪。今天香港,竟然在我每早開車,送百厭真女上學,看到一位,今時今刻,在富貴學校,難見的景象喎。這間富貴國際學校,門外不是司機,恭敬開門,扶住少爺下車。就是菲傭挽著書包,陪少主進入校門,否則是花姿招展太太,帶領孩子上學。但是近幾個星期,每朝七點鐘左右,在某國際學校地鐵站附近,見到一位,天天日日,都用心胸揹帶,揹住小孩,再用背後揹著書包,左手扶住胸前女兒,右手除了孭住手袋,還拖住快樂上課小朋友,急急腳衝往國際學校。我跟住她們,注目她們,想像她們,從裝束來看,應該是普通人家,但是這國際學校,每位唸書,學費二萬港元㗎,重不包什麼雜費捐獻奉獻使費遊學費啊。我的腦袋不停想,這個現代孟母,不想孩子,受主流教育折磨,想孩子唸書念得快樂又得益於好教育,花了家庭大部分收入,為了孩子的未來,將教育放在首位,又每天又接又送,奔波疲勞送學中。對這位偉大母親,我怎能不肅然起敬,向她們家庭祝福啊。

送完小朋友,我就去探我啲街頭工作外勤員工喇。講起我的同事,就要講幫我公司,廿多年通宵班九姐。身兼父母,單親母親的她,微簿薪酬加又抬又担勞苦工作,一天工作後,竟然透不到氣,白車送往瑪嘉烈急救喎。最慘出院,也要自己攪掂,因為她兩個孩子,一在南澳洲,一在北加國。一路寫她故事,我的淚不禁掉下來啦。養大兩個孩子,工作是教師喎,其中一位孩子結婚,玲姐毅然執拾行李,讓出政府大屋畀孩子,讓囝囝夫婦,有個私人安樂窝。到孩子夫婦,生了孩子,要移民啦,她竟然一廂情願,同孩子講,我搬回政府屋,幫你們守住間政府屋,等你們有一天回來,有個竇有個窩。

我聽完默默無言。我就自言自語,自己同自己講,妳交緊五千幾蚊政府屋租喎,點解你唔同政府申請,調遷去住間細單位,兩千蚊左右咋,令自己生活費用舒服D啊。這年這個,偉大的母親節到臨,不是普天同慶,是香港大部分年輕人,因移民丟掉父母,令香港充滿悲哀,最後更令我心情,十分沉重。心裡疼痛不已呀。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的士大佬要搞好自己 不是去捉Uber 台灣當年搞高質的士經驗可以借鑑

2024年05月26日 10:15 最後更新:11:26

習慣每早放工,運動後坐在桑拿浴室,透過乾熱一百度,令汗帶毒走出皮膚外,再往土耳其濕蒸浴室,再慢慢將結在皮膚外,死皮搓走。免濕疹魚鱗問題出現,道個方法,是我在上海浴室,擦背師父悟到。

當然身體出任何毛病,即時找吳衛平老師解決啦,吳老師亦道出皮膚痕癢,是皮膚毛孔,不能全數打開,造成某段皮膚痕癢。所以每焗一次桑拿,我就過隔離濕蒸房,用毛巾學上海擦身師傅,將自己全身皮膚毛孔擦一次。這個方法,幫到我濕疹不會魚鱗化,不會惡化,令小腿皮膚光滑,魚麟皮膚,不再折磨,我的美小腿,夏日可穿短褲,曝光於美女眼前啊。

但是切記,蒸與焗不要太長時間及太多次數啊,否則可能,在桑拿浴室,熱到中風或中暑。著名老小生,祖尊歌星,就瀨過野,在桑拿房暈倒啊。一月多前,有一天早上,我在桑拿室,一路一路,幫自己搓死皮,旁邊二位中年仁兄,一入桑拿房,就大氣講,突然間爆咗金句,「不去深圳查找香港人,喜愛往深圳消費吃飯問題,我都唔知我哋香港人,都喺鄉下仔呀,人哋深圳啲食店,餐廳一個分店經理,閒閒哋三四百萬年薪,賣多碟叉燒油菜,都有得分紅計算呀,人哋會計做得幾細緻,所以人人位位伙記,都願跑都願做都願服務好顧客啦,人人笑臉迎客㗎。我們可以點搞?可以殺死晒現在所有伙記,置於死地而後重生,重新再嚟過啊。」

我聽完這二位,飲食業中佬講,我就諗諗,我廿多年前,叫我會計做盤帳時,每個區做一盤數,好等我公司十個區,區區不同,互相競爭,可以每區因賺蝕分紅,令區與區,看數字良性競爭,我個會計都詐詐諦,唔肯做呀。以前積習慣,今天實難改,所以今天,因為廿年前阿爺倒水,支持後沙士瘟疫經濟,福繫香港,水浸香港,令香港人,自以為超人九等啊,今天已經沒有了競爭力,返不到獅子山精神,而帶出今天,禍之所至喎。

執筆時星期五,新聞出現,安達臣道,建築工地,工人掛橫額,罷工示威,話有汗出沒糧出。就想起近日,妻子閨中密友,建築公司高層,訴說公司欠薪,我相信繼馮祥記,將會有第二間,大型建築公司,陷入財困,我妻老朋友公司,廿多個高層工程師,全部欠薪,全沒糧出,老闆拍管理層膊頭,話新資金未到位,大家管理層請放心,忍耐忍耐,紥住褲頭,餓住肚子,與公司共渡時艱,當資金到位,即時找數付薪,解困支付薪金喎。我妻老友講,妳覺得我應不該,信信老闆,定是騎住隻牛,去搵另一隻馬呢?

今時今日,香港雖然衰不到蕭條,但是經濟狀況,真是內外交逼㗎,外就有所謂民主西方國家政府,利用我們内部矛盾,有步驟收賣傳媒大機構,黎智英等傳媒人,煽動我們年青人,挖我們根基,搶我們人才,帶走家族錢財,更甚者向財務機構,大借特借,拍拍屁股,只剩下老弱父母,留給香港社會,照顧埋單,什麼責任都不用負,就一走了之,另外美國佬逼投資香港者,掟我們股票。放賣一切不動產樓房。

内憂是長期支持生產力的房地產,更跌到不停,亦因年輕人帶著財富離開,生產力不繼,勞動力不足,有工沒人做,有碗沒人洗,有車沒人開,但是我覺得,這個現像,社會經濟,已經開到荼蘼。所以大家,儲蓄定糧草,才可好好過,這困難日子啊。最慘計程車司機,為了的士沒人坐,自己生意不好,竟然幫警察執法,放蛇捉拿Uber白牌車喎,令我真是嘆氣,唉唉唉,唉到樹上馬騮掉下來,問我什麼事啊,今時今日,咁嘅環境,不自我修身,做好工作,仲走去代警察執法,我真是為的士行事業經營者,擔心到心痛又頭痛,自己行業做不好,不改邪歸正,重新搵過大路,返回坦途,而去搞搞震,搗亂社會跌序,令社會人人,憤慨歎息。

的士大佬一路揸車一路睇4部手機, 諗落有啲得人驚。

的士大佬一路揸車一路睇4部手機, 諗落有啲得人驚。

剛剛的星期四,駕車停在紅燈口,望見鄰車紅的士,司機玻璃窗前,竟然有數不清電話,我就擔心他,這眼前多部電話,怎照顧駕車安全,令乘客安心呀。就想起二十多年前,我去台灣打拼經商,親歷台灣的士的荒誕。坐上當日的士,除了要嗅煙味難聞,是其臭無比檳榔味,更可能要坐上水泡,因為台灣的士佬,覺得水泡好坐,就強逼與你分享。的士除了不同牌子,分分鐘車子打開門,衰過從沒清潔的防空洞。當台灣出現,名叫大車隊的計程車,車隊出現,人人看車隊,正正常常,車輛端正,可機正型,制服簡潔,客人就揀大車隊截車,就安心上車乘搭哪。規範出現,生意就火紅,單頭車商,一人車主,就自願歸隊,自願受管,計程車就開上坦途,有能力與白牌車爭道路市場。但我聲明,因我五年沒到台灣,這是五年前所得,今天就不知,台灣計程車市場,變成怎樣哪。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