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匈牙利貪中國的錢?你侮辱緊自己智慧

博客文章

匈牙利貪中國的錢?你侮辱緊自己智慧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匈牙利貪中國的錢?你侮辱緊自己智慧

2024年05月10日 17:53 最後更新:18:32

有評論稱,習近平到訪塞爾維亞和匈牙利一帆風順,因為兩國都親中。用心的看看,匈牙利可不是親中的啊,我說的是,何止是「親中」?

習近平與歐爾班。AP圖片

習近平與歐爾班。AP圖片

法國媒體形容︰「習近平人未到,就在匈牙利親政府報刊發文稱讚中匈關係駛入『黃金航道』,說中國與匈牙利『肝膽相照』。」百分百的對,中國與匈牙利建交75年,時間證明一切。「兩國領導人共同宣布,將中匈關係提升為新時代全天候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西方記者質疑︰「不知道匈牙利文是如何表述的,『新時代』不正是取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裡面的『新時代』之意嗎,歐爾班是如何理解這個『新時代』的? 」好問題!

關鍵就正正在於匈牙利舉國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了解欣賞和追求,西方記者的提問折射出對時代沒有醒覺。中匈關係不是鐵桿不鐵桿的問題,而是對西方舊文明與中國新文明的一個選擇,選好便前途無可限量。《紐約時報》稱︰「匈牙利外交部長西雅爾彼得宣布了18個合作項目,其中包括一條從布達佩斯市中心通往國際機場的高速鐵路,以及一條穿越全國的新鐵路線,用於將中國計劃在匈牙利東部建立的工廠生產的電動汽車、電池和其他產品運往西方的歐洲市場。雙方還同意在核能項目上進行合作。」

分析卻指,歐爾班對中國的主要興趣是錢,希望在中國投資者的幫助下,將匈牙利變成電動汽車、電池和其他新技術的製造中心。「匈牙利全國各地的電池和電動汽車工廠正在以驚人的速度發展,投資額高達數百億歐元。」

春秋時期,俞伯牙琴技高超,彈琴遇上鍾子期,對方一聽就說「巍巍乎若高山」。伯牙驚訝,因為他正想表現高山。再彈一曲表現流水,子期就說「湯湯乎若流水」。不管伯牙彈什麼,子期都能聽出琴意,於是兩個人成為好朋友。

歐爾班2023年7月22日在羅馬尼亞一個論壇的演講談到中國,引起國際高度關注。「中國用短短30年就經歷了西方用200年才完成的工業革命,如今在汽車製造業、電腦、半導體、醫藥、IT等戰略方面,中國都已經或者正在超越美國,成為名副其實的製造強國。」最知音的一段話︰「讓我們記住,中國的崛起與美國不同。美國已經崛起,而中國是5000年文明的回歸。」

習近平3年前到福建考察朱熹園,說︰「如果沒有中華五千年文明,哪裡有什麼中國特色?如果不是中國特色,哪有我們今天這麼成功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歐爾班想必明瞭中華五千年文化特色造就了新中國超速趕過西方現代化的核心原因,這一點難能可貴。歐爾班是為了中國的金錢?咁都可以講得出、諗得到,大概只有那班資本自由主義的忠誠者,這等如說︰「子期去綜藝節玩估歌仔遊戲,答中有獎金,所以每發必中,是以當成伯牙知音。」你話無知唔無知呢。

講時講,三個問題測試你︰可認識了解中國五千年文化特色在哪?中國式現代化內涵底蘊如何?最後,能以簡捷易明的方式描述嗎?有幾多人答得出說得準,與國民教育績效成正比,也是一個簡單的KPI,尤其適用於文教與政府。大家點睇?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塞爾維亞

往下看更多文章

保育殖民地文化,香港刻不容緩!

2024年06月20日 17:25 最後更新:17:48

「香港過於靠近中國」,有人說影響了創科企業發展,因為外國精英人才不喜歡前來一個政治城市工作。有人說香港濃濃的殖民地遺風,可能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很有趣,我就跟你聊幾句!

AP圖片

AP圖片

香港街道幾時改名,這個話題討論很久,反對「去殖化」,原因是香港乃中西文化交萃的國際大都會,例如街道名不必急於改變,香港的殖民地色彩是「本土文化特色」的一部分,一下子抹去了,難向國際說明香港多元包容。原本這無必要激起太過情緒化的辯論,反正更多要事正經事要辦,問題是西方最近對華發起一波文化認知戰爭,來者不善,香港難以獨善其身。

美國的半導體芯片牌最近打得七七八八,矽谷目前需要持盈保泰,事關從華爾街到華盛頓都依靠科技巨頭企業牽引投資風潮,以穩定美國經濟地位,從而保持美元強勢。英偉達炒上了世界最高市值顛峰,見好就要收,事關它還是要靠中國市場的收益。科技戰可以歇一會,但不可能對華無戰事,轉來文化戰,既可消耗消費東方大國,也抓住焦點讓美國盟友作出重點攻擊。

話說國際人權組織Human Rights Measurement Initiative發佈有關全球30多個國家及地區的最新資料,中國排名最低,香港情況繼續差劣,某些標準評分「進一步接近中國」。組織發言人稱 「中國的打壓已經進行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但在香港這種打壓只在過去五年才出現。我們看到的是,在過去幾年,香港在公民權利方面的評分正在不斷接近中國的分數。」

「香港更加中國化」的陳述大概成形,西方媒體便要找出更大的突破口,如是者,香港「去殖化」被翻炒起來。法國RFI最新報導︰「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前助理教授鍾劍華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中國一直在逐步摧毀(新疆)維吾爾人的文化丶信仰及壓抑其宗教,更改村名是其中一種手段而已。而這種種手段,短期可能效用不大,但長遠而言,經過一丶兩個世代,效用便會甚為明顯,他以2016年親到新疆公幹所見所聞指出,蘭州丶青海丶西寧等地的維吾爾人已被漢化,維族人說的是漢語,入伊斯蘭廟宇和守齋戒亦變得鬆散,在如此強硬和系統性的文化滅絕手段下,維族新生代只懂漢語,並非奇事。」他續稱,不能排除北京政府日後會更改香港具殖民地色彩的街道名稱。

既然有人拿香港殖民地街名來說事,我們也不妨順應國際友人的關心,把香港的殖民地色彩造文章,不過,我們的思維要改一改。殖民地歷史是西方文明不光彩的一頁, 300年西方殖民足跡遍地下,帶來西方文明興盛的同時亞非拉被殖民的人口幾乎遭滅絕,「留地不留人」的前期殖民地主義進入新時代,改為「留人留地」的資本壟斷掠奪,時至今天,全球南方無一不銘記於心。

香港有人說保留殖民地色彩可獲國際認同,敢問一句,你說的是那個國際?不如這樣吧,保留香港殖民地街名還不夠,我們是世界知名殖民地,何不認真「保育」起來,把香港變成一個展示殖民地歷史的「知識館」,作為旅遊業資源?我們可以吸引身同感受的南方國際朋友,你說是嗎?

難道,有人會反對我的「保殖」主張?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