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你敢賭,我敢受,開牌來見!

博客文章

你敢賭,我敢受,開牌來見!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你敢賭,我敢受,開牌來見!

2024年05月24日 19:31 最後更新:19:52

台灣是中國的台灣,怎麼解決台問題是14億多中國人民自己的事。中國人民解放軍以實際行動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台獨」挑釁一次,我們的反制就推進一步,直至實現祖國完全統一。——國防部最新發言。

中國作風猛然改變,國際還未適應過來。台灣「5.20」就職禮之後,中方連續推出針對美國的制裁。中方對三家參與對台軍售的美國企業實施制裁,包括波音防務、空間與安全集團以及通用原子航空系統公司、通用動力陸地系統公司。美國前眾議員加拉格爾實施制裁,原因是他「近年來頻繁採取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侵犯中方利益的言行」。

賴清德520就職致辭引發台海局勢緊張。AP圖片

賴清德520就職致辭引發台海局勢緊張。AP圖片

賴清德就職致辭超過所有紅線。馬英九基金會發言人指,賴清德直接表明「台灣是國家名稱」,是「新兩國論」,「這是赤裸裸的挑釁,更違反中華民國憲法」,等於往「台獨」方向靠攏,兩岸將陷入前所未有的危險境地。國民黨的立場是「根據憲法,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不是兩個國家」,若有互不隸屬等敘述,就是「違憲」。換言之,賴清德及民進黨執政團體,抵觸兩岸法律、民族、文明的秩序和倫理。

代表西方文明的歐洲諸國把「台灣」變成「不是中國的一省」,而是屬於「民主自由國度」、「世界芯片基地」的詭辯泛濫多年,中國一邊鬥爭一邊爭取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更加鞏固,增強國家綜合實力,不畏任何挑釁包括軍事衝突、全面制裁之時,便是中國祭出反擊的同時。

現在對台局勢有一種分析的是「等埋」第五六七艘航母才是「統一台灣、對決美國」的成熟時間,任何冒進等於「賭國運」。此言休罷!

中國古訓不是教人「錙銖必較」,算好條數先至好講,是不是?讀書不要浸淫雞湯而要深層次思考。成語出於韓非、李斯的老師荀卿。《荀子.富國》︰「持國之難易:事強暴之國難,使強暴之國事我易。事之以貨寶,則貨寶單而交不結;約信盟誓,則約定而畔無日;割國之錙銖以賂之,則割定而欲無厭。」

白話即係︰面對霸權國家,維護國家利益與安全,重於制定正確而平衡的外交方針︰事事禮讓待奉不是良策,巧妙把霸權轉為己用,方是高明,因為你用利益獻上對方,一則無人講句多謝唔該,二則你耗盡國家之財。

和霸權搞「緩和」,訂立協議,從春秋戰國到今天的美國,二千幾年的教訓是,沒幾天霸權暴國便會背信棄義;百度的解說︰「割讓國家領土去賄賂他們吧,霸權的欲望卻不能滿足。對霸權愈依順,霸權愈變本加厲,一定要到財物送光,國家全部拿來送給他們,才肯甘休…這就好像一個身懷寶珠、佩戴寶玉、背著黃金的姑娘,碰上了山中的強盜,即使對他只敢眯著眼睛看,彎腰、屈膝,像家裡的婢妾,也將不可避免遭其厄運。」比喻太生動了。

拜託,荀子不是跟大家講「成本會計101」課程,而是勸說要從做好國家建設開始,提升國力,團結國民,打鐵還需自身硬,才是硬道理!我們不賭國運,不過,依家中國有本事有本錢做莊。事實上,西方文明式微,世界文明需要轉莊。

哪一天哪一國把所有家當籌碼,啪的一聲押上台面,你敢賭,我敢受,賭徒不是我!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保育殖民地文化,香港刻不容緩!

2024年06月20日 17:25 最後更新:17:48

「香港過於靠近中國」,有人說影響了創科企業發展,因為外國精英人才不喜歡前來一個政治城市工作。有人說香港濃濃的殖民地遺風,可能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很有趣,我就跟你聊幾句!

AP圖片

AP圖片

香港街道幾時改名,這個話題討論很久,反對「去殖化」,原因是香港乃中西文化交萃的國際大都會,例如街道名不必急於改變,香港的殖民地色彩是「本土文化特色」的一部分,一下子抹去了,難向國際說明香港多元包容。原本這無必要激起太過情緒化的辯論,反正更多要事正經事要辦,問題是西方最近對華發起一波文化認知戰爭,來者不善,香港難以獨善其身。

美國的半導體芯片牌最近打得七七八八,矽谷目前需要持盈保泰,事關從華爾街到華盛頓都依靠科技巨頭企業牽引投資風潮,以穩定美國經濟地位,從而保持美元強勢。英偉達炒上了世界最高市值顛峰,見好就要收,事關它還是要靠中國市場的收益。科技戰可以歇一會,但不可能對華無戰事,轉來文化戰,既可消耗消費東方大國,也抓住焦點讓美國盟友作出重點攻擊。

話說國際人權組織Human Rights Measurement Initiative發佈有關全球30多個國家及地區的最新資料,中國排名最低,香港情況繼續差劣,某些標準評分「進一步接近中國」。組織發言人稱 「中國的打壓已經進行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但在香港這種打壓只在過去五年才出現。我們看到的是,在過去幾年,香港在公民權利方面的評分正在不斷接近中國的分數。」

「香港更加中國化」的陳述大概成形,西方媒體便要找出更大的突破口,如是者,香港「去殖化」被翻炒起來。法國RFI最新報導︰「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前助理教授鍾劍華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中國一直在逐步摧毀(新疆)維吾爾人的文化丶信仰及壓抑其宗教,更改村名是其中一種手段而已。而這種種手段,短期可能效用不大,但長遠而言,經過一丶兩個世代,效用便會甚為明顯,他以2016年親到新疆公幹所見所聞指出,蘭州丶青海丶西寧等地的維吾爾人已被漢化,維族人說的是漢語,入伊斯蘭廟宇和守齋戒亦變得鬆散,在如此強硬和系統性的文化滅絕手段下,維族新生代只懂漢語,並非奇事。」他續稱,不能排除北京政府日後會更改香港具殖民地色彩的街道名稱。

既然有人拿香港殖民地街名來說事,我們也不妨順應國際友人的關心,把香港的殖民地色彩造文章,不過,我們的思維要改一改。殖民地歷史是西方文明不光彩的一頁, 300年西方殖民足跡遍地下,帶來西方文明興盛的同時亞非拉被殖民的人口幾乎遭滅絕,「留地不留人」的前期殖民地主義進入新時代,改為「留人留地」的資本壟斷掠奪,時至今天,全球南方無一不銘記於心。

香港有人說保留殖民地色彩可獲國際認同,敢問一句,你說的是那個國際?不如這樣吧,保留香港殖民地街名還不夠,我們是世界知名殖民地,何不認真「保育」起來,把香港變成一個展示殖民地歷史的「知識館」,作為旅遊業資源?我們可以吸引身同感受的南方國際朋友,你說是嗎?

難道,有人會反對我的「保殖」主張?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