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幫肥佬黎年年去六四晚會派報紙 30年反思 89年後中國更開放是富強之因

33年前,是我今天人生的前一半歲月。當時由人生的第一間樓房,轉往比較大的房子。次子今天33歲,亦是33年前出生。

自兒子出生不久,迎來熱情滿溢,凝聚全國學生,天安門集會,反對官員腐敗運動。當時我仍然年青,每天晚上,在天天日報編輯部,不斷留意全球通訊社,發出天安門電訊新聞,更與報社同事討論,學生運動發展。更與李啓喚老總等同仁,商議送天天日報,有關學運報導報紙,往啟德機場,在往北京航班櫃檯,免費派送天天日報,給往北京旅客。藉以令旅客人人知道,天天日報,不吝嗇金錢,做好學運新聞。

由5月開始,我已經將我,心力腦力勞力體力,關注點及焦點,投放在學生運動。每天收到天空地面地底,不同消息,時弛時張時鬆時緊。5月尾,當年出版不久的經濟日報請發行公司,和他們在灣仔聚寶居酒家吃晚飯。當時由文匯報總經理轉職經濟日報副社長的麥華章,語帶輕鬆說,大家不要擔心,學生運動沒有事,將會和平結束,學生離開天安門,回家返學喇。但當時我的直覺叫我回應,會開槍死人收場。人人聽完我說,置若罔日聞。麥社長是前文匯報總經理,是當年香港黨報本地員工第一人,老革命家金堯如關門愛徒。當年的我,只是無識無畏無北京內幕消息、噏得就噏的發行仔。但竟然好嘅唔靈,亂噏都靈,最後靈驗了,6月4日,天安門悲劇,震撼全世界。

- 閱讀更多 -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