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廿多年前吃過的枇杷果 在杭州又吃上了 西湖國賓館巴金別墅園林 見中國大家園林氣象

博客文章

廿多年前吃過的枇杷果 在杭州又吃上了 西湖國賓館巴金別墅園林  見中國大家園林氣象
博客文章

廿多年前吃過的枇杷果 在杭州又吃上了 西湖國賓館巴金別墅園林 見中國大家園林氣象

2023年06月04日 10:24 最後更新:12:46

今期再講旅遊杭州。當日聽完按腳大姐,怒罵民進黨賣台。做完腳底按摩,就回到釣魚台酒店,吃我愛的東坡肉。光頭總裁話,最緊要有竹筍老鴨湯,其餘再點三餸,經理你發辦喇。

我們把住小酒杯,慢慢淺嘗茅台醬香,輕咬甜濡東坡肉,再啖老鴨老火湯,一醬香,一甜濡,加上鮮甜老湯,簡直人間,香嘗吃飲美食絕配啦。再添一碗,春竹筍老鴨湯,真是人間春花三月好時天。

吃得飽飽,返上房通房行行行,慢步行了15分鐘,再做了30分鐘八段錦加站椿,才敢進入沖涼室,就看見我第一晚,已經憎恨的重啞鈴沖涼花灑,酒店設備用品,我最痛恨,就是矯枉過正,第一是毛巾,通常超級酒店,沖涼毛巾,必定又大又濶,又怎會不重秤呢? 我們有銀濶佬,大多數都是老人家,怎樣夠力,孭 這麼重毛巾呀? 第二就是杭州釣魚台酒店的水龍頭花灑,第一晚手執花灑,沖完涼已經手軟,重要再手執重毛巾抹身,做完所有清洗潔身,還有力上床咩,好彩大酒店,沒有美女按門鐘,否則就真真掃興哪。抬完超重花灑,洗好身,已經無力,再搞什麼野花,什麼杭州玫瑰。無言無語又無力,一睡到天明。

六時不到,走進酒店對街,森林公園,望住小湖小鳥大樹氧吧,做我仍有動力的生存方法,八段錦太極站椿,好快好舒暢,汗隨隨帶著毒流逝,人漸漸恢復精神,一天好開始,令我抖擻上旅途哪。走去杭州市大劇院,走看杭州市人民政府大樓羣,才默默步行回酒店吃早餐。

行過自助早餐的水果枱,竟然見到我,魂牽夢掛廿多年,以為只有7月炎炎夏日天,才有的杭州枇杷果。廿多年,訣別了廿多年,心掛了廿多年。廿多年前,我招呼台灣OK便利店黃總經理夫妻,往杭州西湖旅遊,住在湖畔香格里拉。走過水果店,見到兩種價錢枇杷果,相差近十倍價錢,買了少少最貴價錢枇杷果,一吃驚神,天上皇母娘娘枇杷果,竟然可以,被我口腹享用呀。即時回去,買光水果店枇杷果,放在接載我們的旅遊車,買了兩大籮,我們兩天,全部吃清光。再去買已經沒有,是全市都沒有。

今個早上,竟然見到喎,把枇杷果掃剩留下兩顆,媽媽教導,不能取清光。才帶回枱,兩位兄弟望住我與枇杷果,什麼都沒有取,只有它,枇杷果。我說,吃喇,吃完就知道,皇母娘娘都要吃,不夠三分鐘,文化豐,光頭總裁,沒話說,面上的滿足,代表枇杷果的一切。

西湖國賓館咖啡室望小池塘,兩旁樹木婆娑,風景絕美。

西湖國賓館咖啡室望小池塘,兩旁樹木婆娑,風景絕美。

食完,就完了廿多年,掛念枇杷美夢的早餐,就回房間梳洗,再下大堂,會合我們仨,出發到杭州,必去的西湖。人不多,大樹壯,楊柳秀,水清船夫聲響天,不做不做,有生意,都不做。唯有跳上計程車,送我們仨到西湖國賓館。不夠十分鐘,到了門外,直入咖啡室,望住小池塘,兩旁樹木婆娑,白鶴悠閒展翅,好一幅好風景。文化豐向女侍應,給我沖泡,一杯龍井,飲杭州西湖龍井茶,入了腸,五官五味五感,盡入好豐收啊。

咖啡室風景美小點亦美。

咖啡室風景美小點亦美。

我坐在椅上,不由自主,想起廿多年前,與前經濟日報麥社長,走入門外仍有解放軍站崗,西湖國賓館酒店晚膳,吃完與酒家經理聊天,得酒店經理邀請,參觀當年,仍沒有開放租住的別墅小樓。走進以中國名作家命名,巴金大樓花園,就打開了我眼界,知道什麼是中國園林喇。當年旅遊,多去日本,見多了日本庭園,就以為世界園林,以日本為優為先為美。但是當年看到,西湖國賓館,巴金別墅園林,才知什麼,是中國大家園林之氣象,什麼是日本小家園林之氣。當然大家香港人,去到法國凡爾賽宮,羅馬噴泉宮,才知世界這麼大這麼濶這麼奢華。

中國園林別有一番美景。

中國園林別有一番美景。

半個下午坐了很久,又夠鐘按摩啦。我們仨離開眺望園林池塘仙鶴美景的咖啡室,步出門外等計程車,我就多口問守門口的大叔,毛主席到西湖國賓館,住什麼樓呀,沒有人搭嘴,但是有位,穿著好似農家大嬸的大娘,好權威好似總書記咁款,望著我講,毛澤東住第一號樓,以前沒開放,你們多多銀,都沒得住,今時已經開放,你們要住,要等一個月,去前臺登記喇。我聽完似總書記大嬸講,就跳上計程車,去按摩店哪。接住回酒店,晚餐又是東坡肉,光頭總裁,又是要竹筍老鴨湯,但是天天吃,竹筍二字,直覺好似令我,有點驚慌。再叫多三個菜,攞埋我哋枝茅臺,食完晚餐,返上房做運動,上床瞓覺,終結了杭州四天三晚遊。明天出高鐵車站,玩完杭州,就去廈門呀。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上上星期,有位前議員老友,因為黑暴事件被離職,又被警方拘捕,但可以擔保回家,繼續侯查。夠期回警署,又被他成功,可以繼續轉擔保。為了慶賀他仍可自由,我作為老友,就剛剛過去星期三,搵佢食餐晏,戥他高興啦,我再約兩位,已退休老友,陪佢一起吃飯定定心。

怎知傳媒教父看完我約犯罪議員飯聚留言,平日平時,常常一起吃飯,一起吹水的教父,覆都不覆我呀。新報前社長,傳媒大佬馮,就給我電話,說吃飯沒問題,借錢借什麼,都不要問他,就算借一元,都不能啦,因為國家安全法,援奸通敵,殺死我全家,都不能做。民族大義,絕對正確,我不能做漢奸㗎。馮社長身為新聞界,國慶籌備委員,竟然夠薑,與可能觸犯國家安全法,受查疑犯共膳,証明馮大佬,就是大佬,講清楚朋友就是朋友,只可共飯,好似送赴刑場,飲最後一杯終酒,雖道不同,但見最後見一面,說聲再見,盡了朋友道義,忠於國家,絕不胡亂搞亂社會清平。

咁樣我哋三條友,在山光道馬會,到最高級的幸運閣,吃手工精巧點心,蟹蓋貢梨酥,味道雋永。三十年陳皮牛肉,理氣又補血。甜品是經典的蛋白杏仁茶。點點精心,菜菜窩心,甜湯上心,但是這餐,真是與道不同朋友,吃飯吹水,但不知是不是,最後的訣別餐呀。雖有離愁,但我們仨,仍滔滔雄辯,令周圍座客,趙世曾等,高官名人側目。馬會經理,都曾三催四勸,叫我們聲浪減少一點啊。

一坐下,大佬馮,就大聲揚言,對受查議員說,你就仍然為你,為先天下而憂,我就先小人後君子,不要開口借錢,少至一毫,我絕不會借㗎。受查前議員,揸住隻蟹蓋,挪湯匙一路瓢,一路吃得,津津有味,食樂無窮咁嘅款。我看他的食容,我的心稍為心安,最起碼他食得落,食得開心,作為老友,心都稍為因他食相,而感覺安樂舒服。

食食吓陳皮牛肉,望住因社會事件,炒魷魚議員老友,我就想起林作,炒幣主持人的作哥。我就開口對過氣議員老友講,林作被警方拉,一星期前,我咁啱就與一份報紙的老友講,昅實呢條友,遲早坐監。這條友,喜歡出風頭,不斷踩紅線,自以為唸過二個錢法律,就以為識晒法律,不斷挑戰法律,例如揸架車撞完長江中心出口,逃之夭夭,以前就要等天收,今天不是,以為沒人見,但是今天,有CCTV㗎。估不到,我又估中,結果又要去差館啊。

之前黎智英,炒我魷魚,不夠一年,就叫他姪女,老遠從加拿大,回來找我。我想一想,一定找我,幫他做番蘋果日報發行。我招呼他姪女,在五星級酒店中菜,叫晒好野,靜雞雞出前枱埋單,即時逃之夭夭呀,傾都費事傾。沒多久,肥佬黎又叫人找我總經理,搵我們做返他壹傳媒發行,我即時對全公司講,我不想坐監,這個銀,我不賺喎。我更致電,給搵壹傳媒代為印刷馬經的蔡老闆說,香港政府,遲早封壹傳媒報社又封印刷機,快快搵定印刷廠,急急搬走他幫你做的所有印刷業務,脫離與壹傳媒,所有生意,以及任何關係。

老友前議員,聽完我講,猜中林作被警拘捕,又估中肥佬黎坐監,突然加把嘴話,「我都估到肥佬坐監㗎。」我即時,心裏沉一沉,心想, 「你知道㗎,重走出前台,走去美國,走出議會,舉手起腳吶喊,搖旗助威。不好好做好本份,宣佈與暴力割席,在議會為香港人爭取,最好待遇,最好居住環境。今天搞到,老友朋友,個個以為你有傳染病,連請大家來馬會食高檔手工精品點心窩心菜,都不敢到不敢覆留言啊。」當然我即時,若噤寒蟬,好似鵪鶉咁唔敢出聲,怕咁講令他難堪令他辛苦,好好食完餐飯,送他離開啦。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