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Mo爸罕有受訪以「嗰12個」形容MIRROR 教授指SOCHING為不可多得的好女仔

娛圈事

娛圈事

娛圈事

Mo爸罕有受訪以「嗰12個」形容MIRROR 教授指SOCHING為不可多得的好女仔

2023年12月05日 00:16 最後更新:16:58

Mo爸李盛林牧師接受網上訪問時指,意外不是阿Mo的錯,係人為錯誤導致。

MIRROR演唱會去年在紅館演唱會期間發生嚴重意外,巨型屏幕擊中舞者李啟言(阿Mo)。日前,傷者李啟言(阿Mo)的爸爸李盛林牧師接受YouTube頻道訪問時表示,「如果換轉唔係阿Mo,係24個Dancers其中嗰23個呢?或者係嗰12個呢?佢哋會點面對呢?」

更多相片
舞蹈員李啟言去年MIRROR演唱會事故中受傷。影片截圖

Mo爸李盛林牧師接受網上訪問時指,意外不是阿Mo的錯,係人為錯誤導致。

李啟言IG圖片

李啟言IG圖片

阿Mo爸爸李盛林牧師罕有接受訪問

阿Mo爸爸李盛林牧師罕有接受訪問

他指阿Mo現時身上已出現了多個奇蹟,醫學上都無可能出現

阿Mo至今仍需留院接受治療,李牧師指,事發時阿Mo頸部剛好稍為微微向前,否則「幾百公斤嘅螢幕直插落個頭度,係當場會爆」。對於兒子的處境,李牧師亦感到無助,不過阿Mo卻一直堅持。阿Mo現時每日朝10晚6進行訓練,在儀器輔助下踏出了第一步。

劉敏昌教授並容阿Mo為戰士

阿Mo目前在儀器輔助下已行過146次,平均每次20-25分鐘,總共行了470-480步,李牧師表示:「呢16、17個月嘅過程,我哋見到有好多醫學統計上無可能出現嘅嘢,但都竟然喺阿Mo身上出現到。」

Soching一路盡心照顧阿Mo,係不可多得的好女仔

Soching一路盡心照顧阿Mo,係不可多得的好女仔

舞蹈員李啟言去年MIRROR演唱會事故中受傷。影片截圖

舞蹈員李啟言去年MIRROR演唱會事故中受傷。影片截圖

李啟言IG圖片

李啟言IG圖片

阿Mo爸爸李盛林牧師罕有接受訪問

阿Mo爸爸李盛林牧師罕有接受訪問

阿Mo至今仍需留院接受治療,李牧師指,事發時阿Mo頸部剛好稍為微微向前,否則「幾百公斤嘅螢幕直插落個頭度,係當場會爆」。對於兒子的處境,李牧師亦感到無助,不過阿Mo卻一直堅持。阿Mo現時每日朝10晚6進行訓練,在儀器輔助下踏出了第一步。

他指阿Mo現時身上已出現了多個奇蹟,醫學上都無可能出現

他指阿Mo現時身上已出現了多個奇蹟,醫學上都無可能出現

阿Mo目前在儀器輔助下已行過146次,平均每次20-25分鐘,總共行了470-480步,李牧師表示:「呢16、17個月嘅過程,我哋見到有好多醫學統計上無可能出現嘅嘢,但都竟然喺阿Mo身上出現到。」

香港中文大學醫院黃鍾鈞運動醫學及康復中心的劉敏昌教授受訪時指,在阿Mo身上用了超過10種康復儀器,現時阿Mo說話清晰、可自行吞嚥、排走膀胱石、二頭肌亦有反應,並形容阿Mo為戰士,十分堅毅,而李牧師是真漢子,SOCHING則為不可多得的好女仔,對阿Mo十分關愛。

劉敏昌教授並容阿Mo為戰士

劉敏昌教授並容阿Mo為戰士

Soching一路盡心照顧阿Mo,係不可多得的好女仔

Soching一路盡心照顧阿Mo,係不可多得的好女仔

觀看相關影片按連結:https://youtu.be/_41jjfrztQU?si=zE7rp7yZPth5UI8s

往下看更多文章

親自邀請兒時偶像為新歌排舞 AK江𤒹生為拍MV沙漠中起舞熱到想死

2024年02月27日 16:00 最後更新:18:00

AK指美國排舞師Lando Wilkins是他兒時的偶像為,有幸10年前上過他的堂,今次公司俾資源去找一個外國老師排舞,他就膽粗粗聯絡對方。

去年AK特地走到美國拍了《Blue Monkey》的MV,但其實那次他還拍了新歌《Guilt Machine》的MV。《Guilt Machine》由Gareth. T作曲,旋律己甚具挑戰性,而在美國拍攝MV的過程中,AK也有另一樣的挑戰,就是要在接近50度高溫下於沙漠跳舞,如此酷熱天氣下,AK也不禁大喊受不了。

AK推出新歌《Guilt Machine》。

AK推出新歌《Guilt Machine》。

觀看相關影片按連結:https://youtu.be/rdWpoQlCnf8?si=ZobwybjcqtxFPK5p

AK一直都有留意Gareth. T的作品,也十分喜歡對方的作品,AK道:「Gareth做嘅快歌或者有Beat嘅歌都好正,今次想做一首跳舞歌,就搵佢合作。」結果Gareth. T交出了一首十分具挑戰性的旋律,AK都要改變自己的唱法去融入歌曲之中,「今次《Guilt Machine》唱法同以往好唔同,因為當中有好多細微嘅位,例如好多半音上落,係有少少挑戰,另外中間有段類似Rap嘅東西,旋律有少少快,咬字要咬得好實,我同徐浩用咗多少少時間去錄呢部份。」

《Guilt Machine》由Gareth. T作曲,而AK一直都有留意Gareth. T的作品,也十分喜歡對方的作品。

《Guilt Machine》由Gareth. T作曲,而AK一直都有留意Gareth. T的作品,也十分喜歡對方的作品。

《Guilt Machine》歌詞裡面提到,當知道對方情緒勒索,就會穿起盔甲反抗,AK向來是性情中人,但他可算是一個受軟唔受硬的人呢?AK剖白道:「細個係嘅,好多嘢係你點對我我點對你;大個睇嘅嘢唔同咗、宏觀咗,會對事唔對人,會睇返嗰件事嘅最終目的地係邊一度。」

AK坦言小時候是受軟唔受硬的人,但長大後會對事唔對人。

AK坦言小時候是受軟唔受硬的人,但長大後會對事唔對人。

到美國拍攝,一直是AK夢寐以求的事情,他道:「自己好想喺美國拍MV,所以上年實行咗一個計劃,喺當地拍攝了《Blue Monkey》同《Guilt Machine》。喺美國試到好多喺香港試唔到嘅嘢,例如今次《Guilt Machine》MV裡面有隻獅子入鏡,喺香港好難實行到,喺美國就試咗呢個咁瘋癲嘅Idea。」另外還有在沙漠拍攝,也令AK畢生難忘,因為熱到想死!極易出汗的AK回想起也不禁道:「現場差不多50度,體感係好誇張,我未試過咁熱,喺咁熱地方下跳舞,係有種想死嘅感覺。」

MV在美國拍攝,還有獅子入鏡。

MV在美國拍攝,還有獅子入鏡。

在沙漠拍攝令AK熱到想死。

在沙漠拍攝令AK熱到想死。

不過,這次美國之行,讓AK可以跟一班兄弟完成兩個MV,更邊拍邊學習,是開心好玩多於一切。他續道:「喺美國拍攝MV,真係學咗好多嘢,包括同當地工作人員溝通、搵景等等。嗰邊啲景好靚,睇咗好多都好靚,但未用到,一來價錢問題,二來路程問題,太遠,但每一個景都好靚,希望日後有機會可以再去美國拍過。另外最難忘同成班兄弟一手一腳搞咗呢兩個MV,過程辛苦但好難忘。」

AK指今次美國行過程辛苦但好難忘。

AK指今次美國行過程辛苦但好難忘。

最難忘是與一班兄弟一手一腳完成《Blue Monkey》同《Guilt Machine》兩個MV。

最難忘是與一班兄弟一手一腳完成《Blue Monkey》同《Guilt Machine》兩個MV。

另一難忘的事情,就是找來兒時偶像美國排舞師Lando Wilkins為《Guilt Machine》排舞,AK自爆:「 Lando老師係我細細個嘅跳舞偶像,有幸10年前上過佢嘅堂,出道後有機會由公司俾資源去搵一個外國老師排舞就諗起佢,就膽粗粗聯絡佢,慶幸老師願意接受我嘅邀請一齊完成《Guilt Machine》。美國喺跳舞上有好多嘢好有系統,而且好多新諗法,喺香港未見過,感覺好似又上咗一堂好寶貴嘅跳舞堂,獲益良多。」

Lando Wilkins(中間)為今次AK美國排舞老師。

Lando Wilkins(中間)為今次AK美國排舞老師。

Lando老師是AK兒時跳舞偶像。

Lando老師是AK兒時跳舞偶像。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