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月亮不睡我不睡?拜登:特朗普不參選我也可不選

博客文章

月亮不睡我不睡?拜登:特朗普不參選我也可不選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月亮不睡我不睡?拜登:特朗普不參選我也可不選

2023年12月09日 11:31 最後更新:11:41

距離2024年美國大選還有將近一年時間,美國總統拜登與「老對手」特朗普之間的口水戰卻已愈演愈烈。

當地時間5日,拜登在馬薩諸塞州韋斯頓舉行的2024年大選籌款活動上表示,如果他的共和黨對手特朗普不尋求再次競選總統,他也不確定明年是否還會尋求連任。拜登此番言論一出,便被美媒解讀為,特朗普是其競選連任的明確動力。有分析指出,拜登將自己視為民主黨內擊敗特朗普的最佳人選,但這也引出一個問題,如果特朗普不是共和黨提名人怎麼辦?這是否意味拜登將重新考慮競選決定?

AP圖片

AP圖片

當天晚些時候,拜登競選團隊試圖對上述言論淡化處理,強調拜登一直將特朗普視為「國家民主的威脅」。拜登也在隨後被記者問及「如果特朗普退出,你是否會退出」時,答道「目前不會退出」。

《北京日報》旗下微信公眾號「長安街知事」注意到,此種針鋒相對的時刻,特朗普不會輕易錯過。當日,特朗普受訪時對拜登的表述做出回應。

「我覺得有人讓他挑起新話題,他們認為這個話題聽起來不錯。」特朗普表示,他個人認為拜登並不會在11個月後,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因為「他的身體條件不允許」,並稱「拜登精神狀況也一樣糟糕,甚至比身體更糟。」

最近幾周,拜登加大對特朗普的抨擊力度,有時甚至點名批評這位前總統。他攻擊特朗普附和「納粹式」語言,指出特朗普將政治對手描述為「害蟲」,並警告說特朗普想要「摧毀美國民主」。

在5日的籌款活動中,拜登還讚揚前共和黨議員切尼的「有力聲音」。據悉,切尼3日警告說,如果兩次被彈劾的特朗普重新掌權,美國將「夢遊般地走向獨裁」。

值得注意的是,切尼新書《誓言與榮譽》當日正式出版,書中披露共和黨對「國會山騷亂」的推波助瀾作用,並將特朗普稱作「橢圓形辦公室裡有史以來最危險的人」。

「我們面臨的威脅對美國來說可能是生死攸關的,我們需要一位能夠應對、解決和直面所有這些挑戰的候選人。」據路透社報道,切尼表示正在考慮以第三方身份參加2024年美國大選。

從民調結果來看,這些「拉踩式」策略並沒有產生太大效果。就在拜登發表上述言論之際,最新民調顯示,他的支持率已接近總統任期內最低水平。而根據多項民意調查結果,他與特朗普正陷入激烈競爭。

目前,特朗普在共和黨初選民調中遙遙領先其他競爭對手,盡管跳過每場黨內辯論,他仍是2024年大選中共和黨的領跑者。

而眼下,拜登競選連任之路並不平坦。

雖然民主黨內挑戰者紛紛讓賢,拜登將獲得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然而據報道,美國多名現任和前任官員表示,他們希望拜登成功連任,但也擔心如果這位美國史上最年長在任總統在競選期間因健康或其他原因退選,民主黨可能面臨劇變。

現年81歲的拜登,宣誓就職時就已是美國有史以來最高齡總統,若順利連任,到第二任期結束時將年滿86歲。

自上任後,拜登年齡和健康狀況一直是選民關注焦點,他也多次因摔倒、口誤和奇怪手勢引起熱議。此前,民主黨人也曾透露最擔心的是拜登年齡,這可能是拜登在2024年大選中的「最大弱點」。

一些數據也能佐證來自選民的擔憂。美國8月公布的民調顯示,77%成年人認為「拜登太老」,無法再有效任職四年。本月早些時候,美國蒙茅斯大學發布的一項民意調查還顯示,76%選民認為81歲的拜登年事已高,無法繼續連任,而僅有48%選民對小拜登4歲的特朗普抱有同樣顧慮。

「沒有B計劃,如果拜登突然退選,你認識的每個人都有可能參選。」一名資深民主黨人表示。

與此同時,針對拜登的彈劾調查也在持續推進。據美媒報道,美國眾議院議長約翰遜5日承諾下周將在眾議院投票表決,授權對拜登總統進行正式彈劾調查。幾個月來,共和黨人對拜登展開廣泛調查,以尋找證據來支持他們的指控,即拜登從家人的海外商業交易中牟利並收受賄賂。

另一邊,對於身背四宗官司、91項罪名的特朗普來說,法律糾紛也極有可能會持續至明年下半年大選之際。有分析指出,他在明年大選中的「生命力」仍存在疑問。

不過,目前兩人的競爭已盡顯焦灼之勢。《紐約時報》聯合錫耶納學院此前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30歲以下選民對拜登的支持率僅比特朗普高一個百分點,拜登在拉美裔選民中的領先優勢已降至個位數,而他在城市地區的優勢僅為特朗普在農村地區優勢的一半。在六個關鍵州中,作為拜登核心支持群體的黑人團體對特朗普的支持率升至22%。

「長安街知事」形容,2024年美國大選注定不平靜,兩位高齡老人「競爭上崗」的戲碼或將再度上演。




深喉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美國和西方制裁兩年俄羅斯最明顯的結果 「西方不再擁有決定性的經濟力量」

2024年02月25日 18:15 最後更新:18:21

2月24日,俄烏衝突升級屆滿2年。

拜登政府當地時間23日對俄羅斯祭出超過500項新制裁,聲稱將確保俄總統普京付出「更加慘重的代價」。不過,美國《華盛頓郵報》同日報導認為,鑒於俄羅斯過去兩年間在美西方制裁戰中表現出的「韌性」,美國新一輪對俄大規模制裁不太可能奏效。

自2022年2月俄羅斯發起對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以來,西方採取多輪制裁試圖從經濟上擊垮俄羅斯。報導稱,美國官員和一些經濟學家認為,從長遠來看,這些措施將使俄羅斯更加貧窮、技術更加落後、更加依賴國家推動經濟發展。

俄羅斯總統普京 (AP圖片)

俄羅斯總統普京 (AP圖片)

但報導指出,美西方的金融和貿易限制並未導致俄經濟崩潰。相反,兩年後的今天,俄羅斯今年的經濟增長速度預計將超過美國、德國、法國和英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上月將對俄羅斯2024年經濟增速預測大幅提高到2.6%,美國僅為2.1%。受烏克蘭危機的影響,IMF對歐元區2024年經濟增長預測值下調至0.9%,其中德國經濟增長預期從0.9%下調至0.5%,法國經濟增長預期從1.3%下調至1%。

「目前的局勢並不在白宮或其歐洲盟友的預料之中。」報導認為,鑒於俄羅斯過去兩年間「在全球貿易和金融戰場上不斷升級的衝突中表現出的韌性」,拜登政府23日為回應俄反對派人士納瓦利內之死而公佈的大規模制裁,也不太可能對俄經濟造成重大負面影響。

《經濟武器:制裁作為現代戰爭工具的崛起》一書的作者,康奈爾大學歷史學家尼古拉斯·莫爾德(Nicholas Mulder)分析:「(美西方制裁的)衝擊是嚴重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衝擊逐漸消失了……這是第一次沒有亞洲主要經濟體參與的地緣政治危機,西方不再擁有決定性的經濟力量。」

《華盛頓郵報》又提到,2022年春季對俄制裁實施後,歐盟對俄羅斯的出口急劇下降。但根據華盛頓行業組織國際金融研究所(IIF)前首席經濟學家羅賓·布魯克斯(Robin Brooks)分析的貿易資料,「幾乎所有歐盟國家對中亞的出口都大幅增長」,哈薩克、吉爾吉斯斯坦等俄鄰近小國的歐盟進口資料同時攀升。

在有最新資料可查的2023年前10個月,歐盟向俄羅斯出口了320億美元的商品,低於衝突前2021年同期的820多億美元。與此同時,歐盟出口到中亞國家的貨物大幅增加,從大約180億美元增加到近310億美元。許多經濟學家認為,如果這些歐洲貨物繼續通過中亞運往俄羅斯,它們將彌補制裁給俄羅斯經濟造成的約四分之一的損失。

美國《紐約時報》22日分析說,俄羅斯固有的實力源於其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氣儲備,這為其在金融和政治上的韌性提供了動力。報導稱,中國、印度和巴西正以折扣價大幅購買俄羅斯石油。根據國際能源機構的資料,印度目前每天從俄羅斯購買190萬桶石油,這一數字在2021年時幾乎為零。
《紐約時報》指出,中國在衝突前便是俄油的重要客戶之一,如今購買量更大,達到230萬桶/天。此外,2023年,中俄提前超額完成兩國元首提出的貿易目標,全年貿易額超過2400億美元,同比增長26%。中國連續14年穩居俄羅斯第一大交易夥伴國地位,是俄羅斯第一大機電產品進口來源國、第一大牛肉和海產品出口目的國。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俄羅斯副總理諾瓦克日前接受採訪時表示,據俄財政部資料,2023年俄石油和天然氣產業收入將達到約9萬億盧布,大致與2021年水準相當。基輔經濟學院負責外交政策的副院長、經濟學家葉琳娜·里巴科娃(Elina Ribakova)說,這讓普京有足夠的資金支援經濟和軍隊,「這種情況可以持續很長時間」。

《華盛頓郵報》分析,俄羅斯令人驚訝的經濟耐力的關鍵也在於大量的國防開支。據芬蘭銀行估計,俄羅斯今年的國防開支預計將占到政府預算的28%,這一數字是美國政府軍費開支的兩倍多。報導稱,這些資金促進了俄軍火廠生產,同時也為數百萬俄羅斯人提供了薪水,這些人進一步通過消費等方式推動經濟發展。

俄羅斯與別國經濟關係的發展,也讓其外交關係日益緊密,這些國家自然包括美國一些盟友。美媒注意到,普京去年10月訪問了北京,去年12月底在莫斯科接待了印度外長;幾周前,普京在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受到了熱情接待。總部位於倫敦的皇家聯合軍事研究所(RUSI)一份新報告稱,俄羅斯在非洲影響力也持續擴大。

在聯合國,美國領導的譴責俄羅斯的決議在盟友以外幾乎沒有得到支援,報導稱,這表明它們不願被迫在這場衝突中站在任何一邊。「這些國家擔心被視為大國競爭棋盤上的棋子,」歐洲政策分析中心主席阿麗娜·波利亞科娃(Alina Polyakova)說,「上屆(美國)政府對我們與其中許多國家的關係造成了很大損害,我們一直沒有被視為可靠合作夥伴。」

《紐約時報》說,在一些俄羅斯問題專家看來,美、歐領袖的認知與現實落差不小。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專家尤金·魯默(Eugene Rumer)與安德魯·韋斯(Andrew S.Weiss)去年11月為《華爾街日報》撰文,指責西方對普京所處困境的認知是「異想天開」。

「俄羅斯絕沒有受制於人,」曾在奧巴馬政府擔任國務院官員的美國天主教大學冷戰歷史學家邁克爾·金馬奇(Michael Kimmage)也表示,「它沒有在經濟上受到限制,也沒有在外交上受到限制,而且還通過戰爭傳達了自己的資訊。」

在奧巴馬政府時代任職美國國務院並在2014年後負責督導對俄制裁的愛德華·菲什曼(Edward Fishman)坦言:「當前對俄制裁效果不如人意……不幸的是,俄羅斯現已建起某種程度的替代供應鏈。」

菲什曼表示,拜登固然能再下重手打擊俄羅斯能源出口、引進技術,但如此會損及與像印度、土耳其、阿聯酋這些美方盟友的關係,因為這些國家不是已成俄油大買家,就是與俄羅斯有科技生意。在他看來,最麻煩的是美國11月將大選,打擊俄油出口會再拉高全球油價,「做任何可能擾亂全球石油市場的事都會讓人緊張,尤其是在選舉年」。

還有分析人士指出,俄羅斯目前的地位得益於拜登政府對以色列在加沙的軍事行動的支持。許多國家領導人認為,美國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平民區和基礎設施的襲擊是虛偽的,他們並不接受以色列在努力避免平民傷亡、俄羅斯故意針對無辜者的說法。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