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為讓印度削減關稅 美媒大「變臉」 「印製造的最大對手是越南不是中國」

博客文章

為讓印度削減關稅 美媒大「變臉」 「印製造的最大對手是越南不是中國」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為讓印度削減關稅 美媒大「變臉」 「印製造的最大對手是越南不是中國」

2024年02月09日 10:08 最後更新:10:13

美媒又挑撥印度製造業最大對手「是越南不是中國」,試圖敦促印度降低關稅。

作為美國「印太戰略」的關鍵盟友,印度被西方輿論熱炒為「替代中國」打造電子信息製造業等關鍵領域另類「供應鏈安全」的一環,但印度的高關稅也令美國不滿。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彭博社2月8日刊登評論文章,聲稱印度「要認識到越南才是其最大的競爭對手,而非中國」,試圖敦促印度進一步「開放市場」。該署名文章作者、前彭博社科技記者蒂姆·丘爾潘(Tim Culpan)說,包括印度所在「四方安全對話」(QUAD)其他成員國美國、日本和澳大利亞在內的許多國家,都希望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取得成功,而原因歸根結底只有一個:打造一個可「替代中國」的國家。

為此,美國不斷推動印度領導人開放市場,為國際公司提供便利。文章提到一個細節,上週二(1月30日),美國駐印度大使埃里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剛剛在印美商會表態稱,削減進口關稅應該是印度首要任務。一天後,印度政府便宣佈將電池蓋、鏡頭、天線等手機關鍵零部件的進口關稅從15%降至10%。

美國駐印度大使埃里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

美國駐印度大使埃里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

「這個時間點看起來像是新德里在奉命行事,但更像是一種巧合,甚至有可能華盛頓早就知道會這樣。」文章稱,在「勸說」印度優化營商環境這個問題上,美國並非「孤軍奮戰」。去年7月,日本外相林芳正訪問印度期間「要求合作改善投資環境」,並會見了印度總理莫迪。

丘爾潘借此「建言」稱,印度應降低其關稅水平,並將來自美國等方面適當開放市場的建議「視為真心實意」,而不僅僅是出於自身利益的遊說,因為印度工業基礎的崛起對這些國家而言是「雙贏」的結果,而印度當前實施的投資激勵措施並不成功。

在他看來,莫迪政府十年前推出的「印度製造」政策初看起來似乎達到了預期效果,以「果鏈(蘋果公司全球供應鏈)」為代表的電子製造業快速發展為該國帶來了一定實惠,但實際也在某種程度上束縛了印度製造業的更多發展。

文章稱,印度政府提高了製成品的關稅,刺激了富士康、和碩等蘋果代工大廠擴大在印業務,以規避關稅。但是,「在印度且只為印度生產是行不通的,只需與擁有10億多智能手機用戶的中國相比,我們就會發現,僅靠國內市場並不足以支撐龐大而複雜的電子產品供應鏈,中國製造的大部分產品都用於出口」。

丘爾潘提到,雖然印度獲得了大量海外投資,但富士康上個月宣佈將斥資1億美元在越南新建工廠,這提醒人們,印度並未「壟斷」承接住所謂「產業外遷」。墨西哥、泰國、印度尼西亞和捷克也在爭取更多資金,以建立全球計算機和電子產品製造商的供應鏈。

他指出,大多數國家都通過稅收減免、設立專門的自由貿易區或工業區、提供水電等公用設施優惠、免費提供土地、保障工地勞動力等措施來吸引投資者,對比之下,印度的高關稅顯得「格格不入」。實施較高的進口稅確實促使企業在印度設立公司,為當地消費者供貨,同時也降低了它們在出口市場上的競爭力。

文章稱,印度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須開始「向外看」,而這就意味著要瞭解印度的投資和商業環境並不具有競爭力,意味著「要認識到越南才是其最大的競爭對手,而非中國」。文章引述研究說,在超過85%的電子產品關稅類別中,中國、墨西哥、泰國和越南都擁有更具競爭力的關稅水平。

越南、泰國、墨西哥和中國對電子產品關鍵零部件和材料徵收關稅比印度更低(黃色)或更高(藍色)的比例,數據基於2024 年1月印度宣佈部分關稅調整之前的非零稅率類別。圖片來源:彭博社

越南、泰國、墨西哥和中國對電子產品關鍵零部件和材料徵收關稅比印度更低(黃色)或更高(藍色)的比例,數據基於2024 年1月印度宣佈部分關稅調整之前的非零稅率類別。圖片來源:彭博社

為抓住所謂「中國+1」,印度政府出台了一系列舉措,包括生產掛鈎計劃、稅收補貼等。印度已簽署13項自由貿易協定和6項優惠貿易協定,並正在與加拿大、英國和歐盟進行談判。不過,包括印度媒體在內的一些國際媒體也意識到,限於自身短板太多,印度所獲得的機會也很有限。

印度「clearias」網站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跨國企業在印度要面臨的諸多挑戰:複雜的官僚程序和稅收制度;部分地區的基礎設施落後;土地徵用問題,特別是企業可能會面臨當地社區的阻力;員工的培訓和技能培訓投入過大;文化和語言差異等等。

「印度能否取代中國成為第二個世界工廠,晉升為超級經濟強國,還是一場媒體神話,有待更多的觀察。」台灣「中時電子報」去年8月也刊文提到,印度發展的速度遠不及中國,這與兩項指標落後中國有關,一是性別平等,一是人力資本投資。

印度是全球女性勞動力參與率最低的國家之一,據統計,2021-2022年,印15-59歲間勞動力人口中女性佔比僅為29.4%,男性勞動力人口佔比80.7%。在教育水準上,中國的成人識字率已接近百分之百,印度則是76%,其中婦女只有69%。

至於近來一些產業出現向東南亞等地區轉移的現象,有專家認為,從長遠來看,這未必是壞事。據第一財經報道,馮氏集團主席馮國經在去年11月的第六屆虹橋國際經濟論壇上表示,目前地緣政治影響加劇,非必需品的供應鏈產生了新的趨勢,但這並不意味著會有中國供應鏈完全搬走的情況,且中國也希望供應鏈能夠升級,產生更多以技術為主導的鏈條。

中國國際貿易學會中美歐研究中心共同主任、全球中小企業聯盟副主席何偉文則認為,如果中國投資越南、墨西哥等地的產業鏈,那麼從越南、墨西哥賣到美國和歐盟的產品多了,從國家角度來說,中國本土出口的產品數量少了,但從企業的角度來說,出口的產品數量反而還多了。而且從全球來講,中國的全球供應鏈仍然是完整的。




深喉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蘋果放棄造車:馬斯克在偷笑?中國車企又點睇?

2024年03月02日 11:04 最後更新:11:12

蘋果被曝放棄造車,車企掌門人紛紛回應。

知名科技記者古爾曼日前拋出一記重磅「炸彈」:蘋果公司決定放棄投入十多年的造車項目,部分員工將被轉入人工智慧(AI)部門。蘋果CEO庫克隨後在年度股東大會上表示,蘋果將於今年稍晚公布更多關於使用生成式AI的計劃。

AP資料圖片

AP資料圖片

早在2014年,蘋果就開始探索電動汽車項目,被稱為Titan計劃。蘋果其後發揮「鈔能力」,重金從谷歌、平治、特斯拉等公司挖角,組建了一支擁有矽谷和汽車產業基因的核心團隊。在最鼎盛時期,研發人員就超過5000名。據了解,截至2019年末,蘋果僅從特斯拉挖走的人才就超過300人。不過,由於蘋果在造車路線和方向上反覆搖擺,也遲遲沒有合作對象和形式落地,導致參與Titan計劃的高管大量出走,項目也幾度停滯。

內地澎湃新聞引述外媒評價說,蘋果造車夢碎也意味著蘋果與特斯拉的對決就此結束。

特斯拉CEO馬斯克在旗下社交媒體X上,轉發了蘋果停止造車的消息,並配上了敬禮和抽煙兩個表情。

馬斯克X截圖

馬斯克X截圖

隨後,特斯拉投資人梅里特(Sawyer Merritt)發帖分析了蘋果放棄造車的原因,並表示美國只有兩間車企從未破產過,一間是福特,另一間是特斯拉。馬斯克對此回覆說,「破產是一間車企的常態。」

梅里特X截圖

梅里特X截圖

消息一出,中國的新勢力車圈大佬也紛紛在社交平台作出回應。

理想汽車CEO李想表示,蘋果放棄造車,選擇聚焦AI是絕對正確的戰略選擇,時間點也合適。他分析,AI會成為所有設備、服務、應用、交易的最頂層入口,是蘋果的必爭之戰。汽車大獲成功的必要條件仍然是AI。汽車的電動化是上半場,AI才是決賽。

小鵬汽車CEO何小鵬則發帖表達意外之感,「去年還討論過,汽車行業新進入者會在2024年內全部出牌,但除了蘋果。2024年後的十年會進入淘汰賽和全明星賽。但沒有想到蘋果在2024年出了這樣的牌。」

同樣表示震驚的還有小米集團董事長兼CEO雷軍。他表示「非常震驚」,並提到深知造車難度,3年前依然做了無比堅定的戰略選擇,認認真真為「米粉」造一輛好車。

在社交媒體上,有不少數碼圈分析人士表示,蘋果放棄造車,尤其對於小米汽車而言算不上好消息。因為蘋果造車與小米造車有很高相似度,巨頭蘋果折戟,在一定程度上證明這條路很難走通。

小米集團總裁盧偉冰此前受訪時透露,小米確信在競爭激烈的電動汽車市場找到了自身定位和用戶群體,願意為即將推出的小米SU7買單。預計小米汽車的第一批用戶將與手機用戶高度重疊。小米汽車最快今年第二季度開始在內地市場交付。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