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金正恩獲普京贈俄產豪車 朝俄回歸「最初的友誼」?

博客文章

金正恩獲普京贈俄產豪車 朝俄回歸「最初的友誼」?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金正恩獲普京贈俄產豪車 朝俄回歸「最初的友誼」?

2024年02月22日 18:32 最後更新:18:48

據朝中社2月20日消息,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收到了俄羅斯總統普京贈送的俄羅斯産專用房車。俄羅斯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隨後對外確認,這是一輛俄産Aurus豪華房車。

有外界分析稱,這證明了二人目前的「格外親密關係」。

金正恩(左)獲普京(右)贈車。AP圖片

金正恩(左)獲普京(右)贈車。AP圖片

去年9月金正恩訪問俄羅斯期間,普京向這位「尊貴的客人」親自展示了自己乘坐的國産Aurus Senat Limousine豪華防彈房車。金正恩坐上去試了試,對該車的性能給予高度評價。

2023年9月,金正恩訪問俄羅斯時,普京邀請體驗Aurus房車。塔斯社視頻截圖

2023年9月,金正恩訪問俄羅斯時,普京邀請體驗Aurus房車。塔斯社視頻截圖

「像許多汽車愛好者一樣,他(金正恩)喜歡這輛車,所以(俄方)做出决定,將這款車作為禮物送給他。」佩斯科夫說。但他沒有確認這款車是否為特殊的防彈型號。

普京本人自2018年以來一直乘坐該型國産豪華房車,也曾向獨聯體國家及埃及、塞爾維亞等國領導人展示自己的坐車。但金正恩是第一位獲普京贈送Aurus房車的外國領導人。

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和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書記朴正天從俄方接收了禮物。這是去年9月以來朝俄之間的最新一次高層互動。僅今年元旦至今,北韓就派出了至少五個代表團訪問俄羅斯,俄羅斯赴北韓旅游團也在2月首次成行。

但與此同時,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和南韓的高層外交接觸也更加頻繁。2月3日,南韓國家安保室室長張虎鎮和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魯登科在首爾會晤。這也是最近一年來,首次有美國主要盟國的外交、安全事務最高負責人和俄羅斯高層見面會談。

分析指出,隨著北韓將南韓從「同胞」定性為「敵國」,朝韓間的「外交戰」正火熱展開。朝日秘密接觸公開化、南韓古巴關係正常化,以及朝韓雙方和俄羅斯加强或改善關係,都是「外交戰」的一環。相關國家亦各取所需,借機實現自己的戰略目標。

2018年朝美領導人在新加坡會晤時,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也曾向金正恩展示自己的凱迪拉克加長防彈房車。但普京的展示與贈車,另有一番意味。

去年9月和金正恩舉行2019年以來的首次會晤時,普京在俄羅斯東方航天發射場的歡迎儀式上剛見到金正恩時就强調:「俄羅斯(蘇聯)是第一個承認北韓的國家」。此後的接待中,俄方也多次向金正恩展示其爺爺金日成、父親金正日訪問俄羅斯的紀念物。

在此背景下,普京向金正恩贈送豪華房車,就和蘇聯領導人斯大林向金日成贈送吉斯牌豪華房車的歷史,形成了呼應。歷史上,斯大林至少向金日成贈送過兩輛吉斯房車。

北韓建國之初,金日成經常乘坐的就是斯大林的贈禮車。美軍仁川登陸之後,這輛車於北韓政府北撤途中遺失,被韓軍截獲。此後,時任南韓領導人李承晚將該車轉贈給死在北韓戰場的美軍將領沃克的遺孀。2013年,這輛車從美國回到南韓,在首爾的北韓戰爭紀念館展出。
第一輛吉斯車遺失後,斯大林在50年代初向金日成贈送了另一輛豪華房車,該車目前在平壤的國際友誼展覽館中展示。

1994年,金正日成為北韓第二代領導人。他在任期間出訪俄羅斯時,仍然乘坐斯大林送給金日成的豪華專列。但在用車上,金正日偏愛德國品牌平治。金正恩繼承了父親的愛好。

根據聯合國相關工作組的報告,2018年10月,兩輛當時最新款的平治Maybach S600 Guard防彈房車被送抵北韓,此後成為北韓媒體報道中經常現身的金正恩坐車,每輛車的造價超過50萬美元。聯合國安理會2013年和2017年通過的兩項制裁决議,分別禁止向北韓出口高檔房車及所有交通工具。但2023年12月,北韓媒體發布的照片顯示,金正恩乘坐的Maybach 又更新換代了。

金正恩於2023年12月3日至4日參加在平壤體育館舉行的「全國母親大會」時,乘坐一輛全新的平治Maybach S650專車到場。

金正恩於2023年12月3日至4日參加在平壤體育館舉行的「全國母親大會」時,乘坐一輛全新的平治Maybach S650專車到場。

美國媒體報道稱,和金正日一樣,金正恩也會將平治房車贈送給下屬。去年12月北韓勞動黨八届九中全會舉行時,北韓中央電視臺發布的視頻顯示,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常委們至少乘坐了三代不同型號的平治S級房車。

此外,金正恩的車隊還會配備豪華越野車,最近一年出現在畫面中的常客包括2019年款的平治Maybach GLS600及雷克薩斯LX。

值得注意的是,據塔斯社2月20日的報道,去年9月普京不僅向金正恩展示了自己乘坐的Aurus Senat Limousine防彈車,還介紹了比該型號低一個級別、供俄方高級官員乘坐的Aurus Senat行政房車。考慮到Aurus的産品綫還包括一款名為Komendant的豪華越野車,未來金正恩車隊及北韓高級官員們,是否會更大範圍地將配車更換為俄羅斯産,引發外界猜測。

贈送Aurus豪華房車,無疑是普京、金正恩互贈禮物的又一次升級。2019年金正恩訪問俄羅斯時,他們互贈了寶劍和軍刀。2023年9月金正恩再次訪俄,收穫了普京贈送的「曾多次進入太空的宇航員手套」。考慮到金正恩此行的關鍵目標就是獲得俄羅斯在航天技術上的幫助,這個禮物的涵義非常特殊。

如今,外界好奇,金正恩又會如何回報普京的Aurus贈車?他又會選擇在何時乘坐這輛車亮相?可以確定的是,正如負責接收禮物的金與正所言,這輛車證明了普京和金正恩目前的「格外親密關係」。

2023年12月閉幕的勞動黨八届九中全會上,金正恩提出「北南關係再也不是同族關係、同質關係,而且完全固定為敵對的兩個國家關係、戰爭中的兩個交戰國關係」。

自此之後,北韓全面撤銷、改組對南工作部門,南韓尹錫悅政府亦更換外交、安全、統一事務高級官員,全面檢討對朝政策,關停合作機構。朝韓在外交工作中的微妙「默契」也自然被打破。

今年1月5日,金正恩就日本地震向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致慰問電,這是金正恩首次以本人名義對日本首相致慰問電。1月15日,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以「個人意見」名義發表談話,透露出朝日雙方有所接觸,甚至「岸田文雄首相訪問平壤這一天也可能會到來」。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林芳正隨後表示無法透露更多細節,因為「可能會影響交涉」。

另一邊,南韓和古巴2月14日在美國紐約以交換外交文件的方式正式建立外交關係。這也意味著北韓在聯合國成員國中的「友好國家」,僅剩叙利亞一國尚未和南韓建交。據韓聯社報道,韓古雙方去年5月即開始就建交事宜積極接觸。總統室官員强調韓古建交「會給北韓帶來相當大的打擊」。

在一系列「外交戰」中,作為半島周邊大國的俄羅斯,毫不意外地成為朝韓雙方加强聯繫的對象。去年9月,金正恩將俄羅斯作為疫情後首訪的目的地,北韓亦選擇俄羅斯首先重啟和「友好國家」的多層次外交接觸,並不惜用「最特殊」「首位」等詞匯描述和俄羅斯的關係。

今年元旦以來,除北韓外務相崔善姬訪問俄羅斯並得到普京接見外,北韓還派出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平壤市委責任書記金秀吉領銜的勞動黨代表團、信息産業相領銜的歐亞信息技術論壇代表團、朝俄水産共同委員會代表團、體育省代表團、農業技術代表團等密集訪問俄羅斯。這些代表團的範圍並未超出朝俄領導人會晤的議題,但可以看出當時雙方達成的共識正得到全面推進。

與此同時,雖然不斷追隨美國政府對俄羅斯升級制裁,但為了應對半島緊張局勢,南韓政府今年明顯加强了和俄羅斯的外交接觸。2月初,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魯登科對南韓進行非公開訪問,分別會見南韓外交部第一次官金烘均、部長助理鄭炳元及半島和平交涉本部長金健,其中和金健的會見,是以「俄韓對朝代表磋商」的名義進行的。

但在魯登科離開南韓後,韓聯社援引「外交消息人士」的信息披露,南韓外交、安全事務的最高負責人,國家安保室室長張虎鎮也和魯登科進行了非正式會晤。該消息人士還稱,張虎鎮與魯登科「關係緊密,雙方為更加開誠布公地交換意見而會晤」。

此後,俄韓雙方分別對外釋放信號,披露會談內容。韓政府人士透露,兩國正在通過努力改善關係,不能用雙方2022年以來産生的種種矛盾來界定韓俄關係。韓聯社稱,雙方或再次確認對半島問題以及俄烏衝突的「紅綫」,並就管控雙邊關係達成共識。

俄羅斯駐南韓大使季諾維也夫則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俄方已做好了發展俄韓雙邊關係的準備,希望兩國關係至少能保持目前水平,避免因制裁等因素而進一步惡化。季諾維也夫强調,南韓多次表明不向烏克蘭提供殺傷性武器,「正是因為南韓恪守該原則,兩國關係才得以保持當前水平」。他還暗示,如果南韓解除對俄羅斯的制裁,俄羅斯會取消對南韓「不友好」國家的定性。

分析認為,在北韓、俄羅斯、南韓三方關係中,北韓正通過全面深化對俄合作,實現金正恩提出的「强國外交」及經濟發展目標;而通過加强和北韓的關係,俄羅斯獲得了在半島事務上更大的話語權,從而使俄羅斯、南韓間的關係出現轉機,在美國及其盟國的對俄外交孤立上找到了突破口。不過,考慮到南韓單方面解除對俄制裁的可能性很低,俄韓關係未必能走在俄歐、俄美關係恢復之前。




深喉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韓國G8夢想破滅:依賴與失落的背後

2024年04月23日 13:07 最後更新:13:12

韓國總統尹錫悅推行親美路線,甚至不惜犧牲國家尊嚴以爭取國際認同,特別是渴望加入G7俱樂部。然而,近期韓國遭受重挫,G7峰會在即,但韓國並未出現在受邀名單上,令其G8夢想化為泡影。

韓聯社報道

韓聯社報道

據韓聯社報道,2023年的G7峰會將在意大利普利亞舉行,儘管韓國外交部多次嘗試協商,但未能改變意大利的決定。回想尹錫悅夫婦去年在日本廣島G7外圍會議上的喜悅表情,如今對比顯得尤為諷刺。

尹錫悦的外交政策親美反華被質疑

尹錫悦的外交政策親美反華被質疑

對中國而言,G7並非追求的目標,早在1999年至2008年間,中國連續被邀請加入,卻選擇婉拒。相比之下,韓國視G7為提升國家地位的關鍵,期望借此躍升為全球強國。然而,韓國對G8的執著反而使其陷入尷尬境地,失去尊嚴。

2014年俄羅斯因克里米亞事件退出G8後,韓國看到了入會希望,但直至2021年文在寅才得以參加G7+N會議。韓國普遍認為,加入G7的最大障礙是日本。今年5月,日本邀請韓國參加廣島G7峰會,一度讓韓國看到曙光。

韓國媒體和政界過於樂觀,甚至有人宣稱韓國在心理上已是G8成員。然而,現實是,韓國連參加外圍會議的穩定資格都未確保。面對意大利的G7峰會,韓國積極爭取,甚至與意大利比較經濟實力,希望能獲得認可。然而,意大利最終並未邀請韓國,韓國的期待落空。

分析指出,G7成員國的選取並非東道國意大利一言堂,真正的決策權在於美國。尹錫悅政府誤判形勢,過度依賴美國,忽視了自身外交策略的重要性。事實上,2021年文在寅受邀,正是因為其親中立場和與日本的緊張關係,符合美國的戰略需要。

尹錫悦上任後改變過往韓國在中美博弈中較為中立的立場。

尹錫悦上任後改變過往韓國在中美博弈中較為中立的立場。

韓國若繼續追隨美國對抗中國,只會讓自己陷入更加被動的局面。G8夢想的破碎,揭示了韓國在國際舞台上的脆弱性。真正的尊重來自於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而非依附於他人。韓國應反思其外交戰略,避免成為大國博弈的棋子,承擔不必要的代價。G8夢碎,是韓國盲目跟隨美國的代價,也是其外交政策失誤的警示。

韓國的G8夢想破滅,反映出其在國際舞台上的焦慮和定位困惑。韓國政府和民眾對G7的痴迷,某種程度上暴露了對自我價值的不確信。韓國媒體和政界的過度反應,似乎忘記了國家尊嚴不應僅僅依託於外部的認可,而應源於內在的實力和獨立性。

回顧歷史,韓國的經濟發展和科技成就無疑是值得自豪的。韓國半導體產業在全球佔據重要地位,文化產業影響力巨大,這些成就本應是其自信的來源。然而,過分追求G8身份,反而讓韓國在國際舞台上顯得過於急切,缺乏從容。

實際上,G7的核心議題和成員國組成反映了西方發達國家的利益共識。儘管韓國經濟發達,但在全球治理和國際事務中的角色仍有待拓展。韓國應更專注於提升自身在全球體系中的實際影響力,如加強與其他新興經濟體的合作,推動區域一體化進程,而不是單純追求G7的身份標籤。

此外,韓國應重新審視與鄰國的關係,尤其是與日本的關係。兩國的歷史糾葛和現實競爭不應阻礙正常的外交互動和合作。真正的強韌在於能夠處理好複雜的關係,而不只是尋求外部的接納。

尹錫悅政府應認識到,國家的地位和尊嚴並不取決於是否屬於某個特定的集團,而在於如何積極參與全球事務,推動和平與發展。韓國應該更加自信地走出一條符合自身利益和特色的外交道路,而不是一味迎合他國意志。

最後,韓國的經驗教訓對於其他同樣渴望國際認可的國傢具有啓示意義。每個國家都有其獨特的價值和貢獻,不應該將自身的價值衡量標準局限於某些特定的國際組織。真正的強大來自於內心的堅定和對外交往的智慧。

總結起來,韓國的G8夢想雖破,但不應就此沈淪。相反,這是一個契機,促使韓國反思其外交政策,尋找更加務實和自主的道路。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提升國家的國際地位,贏得世界的尊重。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