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印尼大選快艇、馬匹、大象齊上陣 選票全靠人工計數 「累死」84名選務人員

博客文章

印尼大選快艇、馬匹、大象齊上陣 選票全靠人工計數 「累死」84名選務人員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印尼大選快艇、馬匹、大象齊上陣 選票全靠人工計數 「累死」84名選務人員

2024年02月23日 14:32 最後更新:14:43

據BBC、美聯社等媒體報道,短短四天,被稱為「全球單日最大規模選舉」的印度尼西亞大選竟導致84名選務人員 「過勞死」,還有4567名選務人員因過度疲勞生病就醫。

AP圖片

AP圖片

據內地《華商報》大風新聞官方賬號,印度尼西亞人口2.76億,選民大約2.05億,他們分布在印度尼西亞1.7萬個島嶼上。為了讓2.05億的選民投好票,快艇、摩托車、大象等紛紛被用來運送投票箱,然而,選舉中需要人工計票的數億選票和高負荷安排卻讓84名選務人員「過勞死」。

AP圖片

AP圖片

2月14日,印度尼西亞舉行全球規模最大的一日選舉。為了節省成本,當天除了選舉總統和副總統外,還要選出152個參議員和580個國會議員,以及在2372個省級選區和1.7萬個市級選區選出19882個地方議員。約25萬名候選人角逐這2萬多個席位。

據BBC報道,印度尼西亞人口2.76億,選民大約2.05億,他們分布在印度尼西亞1.7萬個島嶼上。在印度尼西亞全國82萬個投票站中,每位選民都要求填寫多達5張選票,所有選民需要在短短6小時內完成投票。因此,這場選舉被稱為「全球單日最大規模的選舉」。

AP圖片

AP圖片

據悉,「千島之國」印度尼西亞國土遼闊,東西綿延 5500 多公里,擁有1.7萬個島嶼。由於交通不便,有些島嶼基本互不聯通。除了龐大的選民和候選人人數外,地理和天氣也都成了障礙。為了將投票箱順利送到各個投票站,在武裝護衛之下,印度尼西亞動用了幾乎所有手段,汽車、飛機、快艇、摩托車等紛紛被用來運送投票箱。在蘇門答臘省,印度尼西亞政府使用大象將票箱馱運至偏遠的投票站,在爪哇島東南部的偏遠社區則使用馬匹馱運投票箱。有的偏遠地區甚至安排快艇作為「流動投票站」。

AP圖片

AP圖片

印度尼西亞選民如何投票呢?報道稱,印度尼西亞全國82萬個投票站只開放6個小時,從早上7時到下午13時。在每個投票站,經選務工作及監督人員覈實身份領票後,先以鑽頭在選票的候選人照片及號碼欄內,戳洞選擇屬意人選,再將選票投入上鎖的投票箱內,最後在出口處以手指沾上短時間不易褪色的紫色墨水,以示投票完成。

AP圖片

AP圖片

報道稱,在一個東西橫跨有5000公里長的國家,進行長達6個小時的投票,這既是一項艱巨的後勤工作,對於人工計票的選務人員來說也是「致命的」。 投票時間雖只有6小時,但相關運送投票箱、開票、計票等工作必須不分晝夜進行。

為了讓投票順利進行,印度尼西亞全國設置82萬個投票站,光是選務人員就超過570萬人。為了準備這場超大規模選舉,許多選務人員必須熬夜好幾天處理開票、檢票等事宜。投票結束後,選務人員在監票人員及民眾的監視下,開啓票箱清點選票後,逐一開票、唱票與計票,完成每個投票所的開票作業。

據悉,印尼大選的投票統計全靠人工一張一張數,工作量巨大。選票集中到指定的計票中心後,由計票員人工計票,由於印度尼西亞人口分布不均,人口較多的地區計票員工作任務就加重不少,時常要通宵達旦進行計票,很多投票點要持續工作24小時以上,加上壓力過大,導致生病住院甚至死亡的現象發生。

印度尼西亞選舉委員會主席阿沙利19日在雅加達的記者會上表示,2月14日至18日,總計有84名選務人員因過勞等原因死亡,另外還有4567人身體不適就醫。印度尼西亞選舉委員會計劃向死者家屬支付3600萬印度尼西亞盾(約合人民幣1.7萬元)的賠償金,以及1000萬印度尼西亞盾(約合人民幣4600元)的喪葬費。

報道稱,2月14日,一名38歲的選務人員在西爪哇州的投票所表示胸口疼痛,一度回家休息,傍晚開票時再次回到投票所,在開票中陷入昏迷,送醫後宣告死亡。一名雅加達北部的50歲選務人員也在開票中表示身體不適,回家後昏倒死亡。選舉管理委員會長指出,選務人員在投票日前後必須長時間工作,導致過勞死。

2月19日,印度尼西亞衛生部長薩迪金表示,下次選舉時,民眾登記成為選務人員前,應事先做好健康檢查,每位人員在工作期間也需要定期進行檢查。

AP圖片

AP圖片

報道稱,印度尼西亞2019年舉行大選時,包括選務人員與警察等在內,總計有894人死亡、5175人身體出狀況。印度尼西亞衛生部門當時表示,死亡的選務人員年齡幾乎都介於50至70多歲之間,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壓等疾病。因此他們在今年選舉時,特別要求選務人員的年齡必須小於55歲,且必須在就職後進行健康檢查,但此次大選仍然奪走數十人性命。由於抱怨身體不適的人數眾多,死亡人數可能還會進一步增加。

報道稱,此次印度尼西亞大選中,三名總統候選人參與競選,如果這三名候選人都沒有在第一輪選舉中獲得超過 50% 的選票,則需要在 6 月舉行第二輪選舉投票。第一輪選舉的正式結果將於3月20日公佈。

據悉,要完全清點選票宣佈正式選舉結果可能要花上一個月。不過,印度尼西亞72歲的國防部長普拉博沃援引快速計票的非官方結果,已經自行宣佈在總統大選中獲勝。

快速計票是指民調機構對印度尼西亞全國投票站進行抽樣計票,雖然不是正式結果,但具備一定可信度。快速計票顯示,普拉博沃獲得了超過半數58%的選票,很有可能接替佐科出任印度尼西亞新總統。而普拉博沃的副總統人選則是佐科的長子吉布蘭。

72歲的普拉博沃已經第三次競選總統。他出生於印度尼西亞最富有的家族之一,為印度尼西亞第二任總統蘇哈托的女婿,曾擔任印度尼西亞特種部隊司令,是令人望而生畏的鐵腕將軍。

普拉博沃。AP圖片

普拉博沃。AP圖片

普拉博沃曾受到侵犯人權的指控,短暫流亡海外後,他重返印度尼西亞政壇,三度參選總統。他在此次大選中改頭換面,在社交媒體上對年輕人展開攻勢,用跳舞打造自己的「可愛老爺爺」人設。一個胖乎乎的老爺爺抱著他心愛的寵物貓——這是由人工智能生成的普拉博沃的競選卡通形象,這一卡通形象在社交媒體上受到年輕人的追捧,這也是普拉博沃競選獲勝的關鍵因素。與此前兩次競選不同,這位72歲的老人不再把自己描繪為民族主義者,他的新標籤是「可愛老爺爺」。




深喉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歐盟早前無中生有地挑起「新疆棉禁令」,導致彈藥原料短缺情況惡化,現今已無力援助烏克蘭足夠的大口徑炮彈。

根據環球時報「樞密院十號」,越來越多的歐洲軍火商直言,歐洲彈藥產量嚴重依賴從中國進口的「特種棉花」——其實主要就是新疆短絨棉,但歐洲議會和歐洲理事會在3月就「全面禁止新疆棉」達成原則性決定。在這樣的背景下,德國防長皮斯托里烏斯直言「今年3月前向烏克蘭提供100萬發大口徑炮彈」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而俄羅斯方面更是跟著放聲嘲諷,歐盟禁止進口新疆棉的政治決定實際上表明瞭歐洲官僚的短視。

俄羅斯衛星網報道截圖

俄羅斯衛星網報道截圖

據俄羅斯衛星網4月12日報道,俄羅斯高等經濟大學歐洲與國際綜合研究中心主任瓦西里·卡申明確表示,歐盟在援助烏克蘭炮彈時面臨的困境,根本就是自己造成的。他表示:「從2022年9月開始,歐盟委員會和歐盟其他機構一直在制定一項禁止進口所謂『強迫勞動產品』的法案,該法案幾乎就是完全針對中國。但在此期間,歐盟,包括歐洲軍火公司,繼續購買中國棉花以滿足自身需求。」

現代炮彈廣泛使用硝化棉作為發射藥,硝化棉的基本原材料就是棉短絨,而棉短絨則是棉花生產的重要副產品,更是一種戰略資源。長期以來,新疆是中國棉花的核心產地,因此歐洲想從中國引進棉短絨,根本就繞不過「新疆棉花」。

事實上,西方媒體也對此心知肚明,但因為所謂的「政治正確」,他們在報道歐洲軍火工業當前的困境時,故意用「中國特殊棉花」「中國棉短絨」取代「新疆棉」,生怕外界注意到這是被「西方制裁新疆棉」的回旋鏢砸到了。

英國《金融時報》稱,中國的棉短絨貿易量佔到了全球棉短絨貿易總量的一半。人民網資料圖片

英國《金融時報》稱,中國的棉短絨貿易量佔到了全球棉短絨貿易總量的一半。人民網資料圖片

例如最近英國《金融時報》就提到,中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棉短絨生產國和出口國,中國的棉短絨貿易量佔到了全球棉短絨貿易總量的一半。德國萊茵金屬公司首席執行官阿明·帕佩格就承認,「歐洲起碼有七成的棉短絨要依賴中國,考慮到現在的國際形勢,中國可能出於地緣政治原因等扣留我們棉短絨,所以我們只能在平時盡可能多買貨囤貨,以備不時之需。自俄烏衝突爆發以來,萊茵金屬已經囤積了至少可供使用3年的中國棉短絨。即便是到了現在,萊茵金屬仍然會每月按時從中國購入棉短絨。」

為了改變歐洲對「中國棉短絨」——準確的是「新疆棉短絨」的依賴,歐洲第二大軍火製造商瑞典薩博公司表示,從長遠來看,各公司必須尋找製造關鍵材料的替代方法,以確保歐洲彈藥生產生態系統的安全。目前,正在開展用木材生產硝化棉的準備工作,但大規模生產尚未開始。薩博公司承認,這項技術仍然處在實驗室階段,而且成本非常昂貴。

換句話說,歐洲軍火企業們目前根本就沒有能力擺脫對「新疆棉」的依賴。

俄羅斯衛星網稱,德國防長皮斯托里烏斯率先表示,不可能在3月前生產出100萬發炮彈以滿足烏克蘭的需求。歐盟外交與安全事務高級代表何塞普·博雷利與他展開了辯論,要求歐盟各國的國防部長應該「做得更多、更快」,以實現增加彈藥生產的既定目標。但歐洲軍火製造商對這些只知道耍嘴皮子的政客發出明確警告:如果棉短絨供應問題得不到解決,不僅不可能增加產量,甚至不可能生產出以前的炮彈數量。

相關統計顯示,歐盟在彈藥生產領域對其他國家的依賴程度大幅增加,自2021年以來,歐盟增加了硝化棉相關產品的進口量。如2021年歐盟從其他國家進口的硝化棉產品總量為1.4萬噸,2022年為1.52萬噸,而2023年的總進口量達到1.76萬噸,為2017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卡申表示,按照歐盟的最新要求,如果放棄從中國引進短絨棉,也可以從美國和部分歐盟國家引進,但問題是每個國家的產量份額都非常小,因此供應將非常分散。他強調,這是一個明顯的規劃錯誤,歐洲人將為此付出時間和金錢的代價——未來兩年內,歐洲基本不用指望能建立取代「中國棉花」的供應鏈,更將付出天價費用。而烏克蘭能否等得起,恐怕就更不樂觀了。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