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蘋果放棄造車:馬斯克在偷笑?中國車企又點睇?

博客文章

蘋果放棄造車:馬斯克在偷笑?中國車企又點睇?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蘋果放棄造車:馬斯克在偷笑?中國車企又點睇?

2024年03月02日 11:04 最後更新:11:12

蘋果被曝放棄造車,車企掌門人紛紛回應。

知名科技記者古爾曼日前拋出一記重磅「炸彈」:蘋果公司決定放棄投入十多年的造車項目,部分員工將被轉入人工智慧(AI)部門。蘋果CEO庫克隨後在年度股東大會上表示,蘋果將於今年稍晚公布更多關於使用生成式AI的計劃。

AP資料圖片

AP資料圖片

早在2014年,蘋果就開始探索電動汽車項目,被稱為Titan計劃。蘋果其後發揮「鈔能力」,重金從谷歌、平治、特斯拉等公司挖角,組建了一支擁有矽谷和汽車產業基因的核心團隊。在最鼎盛時期,研發人員就超過5000名。據了解,截至2019年末,蘋果僅從特斯拉挖走的人才就超過300人。不過,由於蘋果在造車路線和方向上反覆搖擺,也遲遲沒有合作對象和形式落地,導致參與Titan計劃的高管大量出走,項目也幾度停滯。

內地澎湃新聞引述外媒評價說,蘋果造車夢碎也意味著蘋果與特斯拉的對決就此結束。

特斯拉CEO馬斯克在旗下社交媒體X上,轉發了蘋果停止造車的消息,並配上了敬禮和抽煙兩個表情。

馬斯克X截圖

馬斯克X截圖

隨後,特斯拉投資人梅里特(Sawyer Merritt)發帖分析了蘋果放棄造車的原因,並表示美國只有兩間車企從未破產過,一間是福特,另一間是特斯拉。馬斯克對此回覆說,「破產是一間車企的常態。」

梅里特X截圖

梅里特X截圖

消息一出,中國的新勢力車圈大佬也紛紛在社交平台作出回應。

理想汽車CEO李想表示,蘋果放棄造車,選擇聚焦AI是絕對正確的戰略選擇,時間點也合適。他分析,AI會成為所有設備、服務、應用、交易的最頂層入口,是蘋果的必爭之戰。汽車大獲成功的必要條件仍然是AI。汽車的電動化是上半場,AI才是決賽。

小鵬汽車CEO何小鵬則發帖表達意外之感,「去年還討論過,汽車行業新進入者會在2024年內全部出牌,但除了蘋果。2024年後的十年會進入淘汰賽和全明星賽。但沒有想到蘋果在2024年出了這樣的牌。」

同樣表示震驚的還有小米集團董事長兼CEO雷軍。他表示「非常震驚」,並提到深知造車難度,3年前依然做了無比堅定的戰略選擇,認認真真為「米粉」造一輛好車。

在社交媒體上,有不少數碼圈分析人士表示,蘋果放棄造車,尤其對於小米汽車而言算不上好消息。因為蘋果造車與小米造車有很高相似度,巨頭蘋果折戟,在一定程度上證明這條路很難走通。

小米集團總裁盧偉冰此前受訪時透露,小米確信在競爭激烈的電動汽車市場找到了自身定位和用戶群體,願意為即將推出的小米SU7買單。預計小米汽車的第一批用戶將與手機用戶高度重疊。小米汽車最快今年第二季度開始在內地市場交付。




深喉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歐盟早前無中生有地挑起「新疆棉禁令」,導致彈藥原料短缺情況惡化,現今已無力援助烏克蘭足夠的大口徑炮彈。

根據環球時報「樞密院十號」,越來越多的歐洲軍火商直言,歐洲彈藥產量嚴重依賴從中國進口的「特種棉花」——其實主要就是新疆短絨棉,但歐洲議會和歐洲理事會在3月就「全面禁止新疆棉」達成原則性決定。在這樣的背景下,德國防長皮斯托里烏斯直言「今年3月前向烏克蘭提供100萬發大口徑炮彈」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而俄羅斯方面更是跟著放聲嘲諷,歐盟禁止進口新疆棉的政治決定實際上表明瞭歐洲官僚的短視。

俄羅斯衛星網報道截圖

俄羅斯衛星網報道截圖

據俄羅斯衛星網4月12日報道,俄羅斯高等經濟大學歐洲與國際綜合研究中心主任瓦西里·卡申明確表示,歐盟在援助烏克蘭炮彈時面臨的困境,根本就是自己造成的。他表示:「從2022年9月開始,歐盟委員會和歐盟其他機構一直在制定一項禁止進口所謂『強迫勞動產品』的法案,該法案幾乎就是完全針對中國。但在此期間,歐盟,包括歐洲軍火公司,繼續購買中國棉花以滿足自身需求。」

現代炮彈廣泛使用硝化棉作為發射藥,硝化棉的基本原材料就是棉短絨,而棉短絨則是棉花生產的重要副產品,更是一種戰略資源。長期以來,新疆是中國棉花的核心產地,因此歐洲想從中國引進棉短絨,根本就繞不過「新疆棉花」。

事實上,西方媒體也對此心知肚明,但因為所謂的「政治正確」,他們在報道歐洲軍火工業當前的困境時,故意用「中國特殊棉花」「中國棉短絨」取代「新疆棉」,生怕外界注意到這是被「西方制裁新疆棉」的回旋鏢砸到了。

英國《金融時報》稱,中國的棉短絨貿易量佔到了全球棉短絨貿易總量的一半。人民網資料圖片

英國《金融時報》稱,中國的棉短絨貿易量佔到了全球棉短絨貿易總量的一半。人民網資料圖片

例如最近英國《金融時報》就提到,中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棉短絨生產國和出口國,中國的棉短絨貿易量佔到了全球棉短絨貿易總量的一半。德國萊茵金屬公司首席執行官阿明·帕佩格就承認,「歐洲起碼有七成的棉短絨要依賴中國,考慮到現在的國際形勢,中國可能出於地緣政治原因等扣留我們棉短絨,所以我們只能在平時盡可能多買貨囤貨,以備不時之需。自俄烏衝突爆發以來,萊茵金屬已經囤積了至少可供使用3年的中國棉短絨。即便是到了現在,萊茵金屬仍然會每月按時從中國購入棉短絨。」

為了改變歐洲對「中國棉短絨」——準確的是「新疆棉短絨」的依賴,歐洲第二大軍火製造商瑞典薩博公司表示,從長遠來看,各公司必須尋找製造關鍵材料的替代方法,以確保歐洲彈藥生產生態系統的安全。目前,正在開展用木材生產硝化棉的準備工作,但大規模生產尚未開始。薩博公司承認,這項技術仍然處在實驗室階段,而且成本非常昂貴。

換句話說,歐洲軍火企業們目前根本就沒有能力擺脫對「新疆棉」的依賴。

俄羅斯衛星網稱,德國防長皮斯托里烏斯率先表示,不可能在3月前生產出100萬發炮彈以滿足烏克蘭的需求。歐盟外交與安全事務高級代表何塞普·博雷利與他展開了辯論,要求歐盟各國的國防部長應該「做得更多、更快」,以實現增加彈藥生產的既定目標。但歐洲軍火製造商對這些只知道耍嘴皮子的政客發出明確警告:如果棉短絨供應問題得不到解決,不僅不可能增加產量,甚至不可能生產出以前的炮彈數量。

相關統計顯示,歐盟在彈藥生產領域對其他國家的依賴程度大幅增加,自2021年以來,歐盟增加了硝化棉相關產品的進口量。如2021年歐盟從其他國家進口的硝化棉產品總量為1.4萬噸,2022年為1.52萬噸,而2023年的總進口量達到1.76萬噸,為2017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卡申表示,按照歐盟的最新要求,如果放棄從中國引進短絨棉,也可以從美國和部分歐盟國家引進,但問題是每個國家的產量份額都非常小,因此供應將非常分散。他強調,這是一個明顯的規劃錯誤,歐洲人將為此付出時間和金錢的代價——未來兩年內,歐洲基本不用指望能建立取代「中國棉花」的供應鏈,更將付出天價費用。而烏克蘭能否等得起,恐怕就更不樂觀了。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