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莫斯科音樂廳恐襲前 伊朗曾向俄發預警?

博客文章

莫斯科音樂廳恐襲前 伊朗曾向俄發預警?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莫斯科音樂廳恐襲前 伊朗曾向俄發預警?

2024年04月02日 17:46 最後更新:17:52

據多名消息人士稱,俄羅斯音樂廳恐襲發生前,伊朗曾向俄發出預警,稱該國領土上可能發生重大「恐怖行動」。

3月22日晚,俄羅斯首都莫斯科近郊一家音樂廳遭遇恐襲。AP圖片

3月22日晚,俄羅斯首都莫斯科近郊一家音樂廳遭遇恐襲。AP圖片

當地時間3月22日晚,俄羅斯首都莫斯科近郊一家音樂廳發生嚴重恐怖襲擊事件,導致超140人死亡。

據路透社4月1日報道,有三名匿名知情人士透露,襲擊發生前,伊朗方面曾向俄羅斯發出預警,稱該國領土上可能發生重大「恐怖行動」。

其中一名消息人士稱:「在俄羅斯音樂廳恐襲發生的幾天前,德黑蘭與莫斯科分享了有關俄羅斯境內可能發生大規模恐怖襲擊的信息,這些信息是在審訊與伊朗致命爆炸事件有關的被捕者期間獲得的。」

今年1月,位於伊朗東南部城市克爾曼市的前伊斯蘭革命衛隊高級將領蘇萊曼尼陵墓的道路上,發生連環爆炸案,導致近90人死亡,近300人受傷。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分支組織「ISIS-K」宣布對此次「伊朗國內歷史上最嚴重的襲擊之一」負責。伊朗方面不久後表示,已逮捕30多名涉案人員,包括一名ISIS-K指揮官。

另一位消息人士補充說,德黑蘭向莫斯科提供的恐襲預警信息中,缺乏時間和確切目標的具體細節。「他們(ISIS-K成員)被指示準備在俄羅斯進行一次重大行動……其中一名(在伊朗被捕的)恐怖分子說,該組織的一些成員已經前往俄羅斯。」

路透社的第三個消息來源是一名高級安全官員。該官員表示:「由於伊朗多年來一直是恐怖襲擊的受害者,伊朗方面根據從被捕的恐怖分子那裡獲得的信息,履行了向莫斯科發出警告的義務。」

報道提到,俄羅斯音樂廳和伊朗克爾曼恐襲事件都涉及了塔吉克斯坦公民。有消息人士稱,伊朗已與塔吉克斯坦表達了安全關切。塔吉克斯坦的一名外交消息人士予以證實。

伊朗克爾曼13日發生恐襲事件,導致近90人死亡。圖自伊朗媒體

伊朗克爾曼13日發生恐襲事件,導致近90人死亡。圖自伊朗媒體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駐俄大使館3月7日也曾發布恐襲預警。有美官員透露,美國情報機構6日曾向俄羅斯官員發出了一份私人警告,明確恐襲陰謀涉及ISIS-K。不過,美媒《紐約時報》日前援引消息稱,「美俄間敵對關係」導致美情報官員沒有向俄羅斯分享「超出必要範圍的」恐襲相關信息。

俄羅斯首都莫斯科近郊一家音樂廳當地時間3月22日晚發生嚴重恐怖襲擊事件。據塔斯社消息,截至目前死亡人數升至超140人(包括3名兒童),另有約360人受傷。

有美媒稱,這是俄羅斯20年來最致命的恐怖襲擊。目前,俄方已逮捕大批事件相關參與者,包括多名塔吉克斯坦公民。但對於可能的幕後黑手,各方衆說紛紜。

事發後,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分支組織「ISIS-K」聲稱對這起事件負責。據英媒24日報道,該組織還公布了一段第一視角視頻,稱視頻顯示的是在莫斯科州音樂廳發動的襲擊。

據觀察者網專欄作者「尤金少將」日前發文介紹,在關鍵人物Salmon Khurosoni(據稱很可能爲塔吉克斯坦籍,且與美國CIA有聯繫)帶領下,ISIS-K長期廣泛收集社交賬號上的個人信息,並在網上招募發展恐怖分子,相關手段包括開設極端宗教洗腦的視頻網課,使用美色與重金利誘等等,在2020至2022年間從塔吉克斯坦招募大批「流氓無産者充當炮灰」。

但文章同時提到,ISIS-K組織中成員大多是極端的遜尼派瓦哈比派主義者,而塔吉克斯坦人信仰的是伊斯蘭什葉派支派伊斯瑪儀派。因此,儘管ISIS-K出面認領了俄音樂廳恐襲,但「襲擊背後的指揮與策劃,恐怕與該組織沒太大關係」。

與此同時,俄方指控嫌疑人與「烏克蘭方面有聯繫」。俄總統普京誓言揪出所有幕後勢力,同時表示,嫌疑人向烏克蘭方向逃匿時被抓獲,「根據初步數據,烏克蘭一側(爲他們)準備了越境窗口」。

烏克蘭方面則否認參與此次恐怖襲擊。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23日在社交媒體發布視頻反駁稱,俄方指控是將責任推給烏克蘭,並將自己的人民視爲「犧牲品」。早些時候,烏克蘭總統辦公室顧問波多利亞克和烏克蘭外交部均否認烏方參與此次恐怖襲擊。

而對於ISIS-K「認領」此次恐襲,美方情報官員則予以證實。「ISIS對這次襲擊負全部責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沃森(Adrienne Watson)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烏克蘭沒有參與其中。」

對此,俄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25日發文稱,近年來,「伊斯蘭國」調整了計劃,現在主要針對美國的敵人和反對者——阿富汗、伊朗、叙利亞以及俄羅斯進行襲擊,這真是「奇怪的巧合」。27日,扎哈羅娃再次表示,美國否認烏克蘭與莫斯科恐襲事件有關,這是在爲烏克蘭「打掩護」。




深喉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歐盟早前無中生有地挑起「新疆棉禁令」,導致彈藥原料短缺情況惡化,現今已無力援助烏克蘭足夠的大口徑炮彈。

根據環球時報「樞密院十號」,越來越多的歐洲軍火商直言,歐洲彈藥產量嚴重依賴從中國進口的「特種棉花」——其實主要就是新疆短絨棉,但歐洲議會和歐洲理事會在3月就「全面禁止新疆棉」達成原則性決定。在這樣的背景下,德國防長皮斯托里烏斯直言「今年3月前向烏克蘭提供100萬發大口徑炮彈」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而俄羅斯方面更是跟著放聲嘲諷,歐盟禁止進口新疆棉的政治決定實際上表明瞭歐洲官僚的短視。

俄羅斯衛星網報道截圖

俄羅斯衛星網報道截圖

據俄羅斯衛星網4月12日報道,俄羅斯高等經濟大學歐洲與國際綜合研究中心主任瓦西里·卡申明確表示,歐盟在援助烏克蘭炮彈時面臨的困境,根本就是自己造成的。他表示:「從2022年9月開始,歐盟委員會和歐盟其他機構一直在制定一項禁止進口所謂『強迫勞動產品』的法案,該法案幾乎就是完全針對中國。但在此期間,歐盟,包括歐洲軍火公司,繼續購買中國棉花以滿足自身需求。」

現代炮彈廣泛使用硝化棉作為發射藥,硝化棉的基本原材料就是棉短絨,而棉短絨則是棉花生產的重要副產品,更是一種戰略資源。長期以來,新疆是中國棉花的核心產地,因此歐洲想從中國引進棉短絨,根本就繞不過「新疆棉花」。

事實上,西方媒體也對此心知肚明,但因為所謂的「政治正確」,他們在報道歐洲軍火工業當前的困境時,故意用「中國特殊棉花」「中國棉短絨」取代「新疆棉」,生怕外界注意到這是被「西方制裁新疆棉」的回旋鏢砸到了。

英國《金融時報》稱,中國的棉短絨貿易量佔到了全球棉短絨貿易總量的一半。人民網資料圖片

英國《金融時報》稱,中國的棉短絨貿易量佔到了全球棉短絨貿易總量的一半。人民網資料圖片

例如最近英國《金融時報》就提到,中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棉短絨生產國和出口國,中國的棉短絨貿易量佔到了全球棉短絨貿易總量的一半。德國萊茵金屬公司首席執行官阿明·帕佩格就承認,「歐洲起碼有七成的棉短絨要依賴中國,考慮到現在的國際形勢,中國可能出於地緣政治原因等扣留我們棉短絨,所以我們只能在平時盡可能多買貨囤貨,以備不時之需。自俄烏衝突爆發以來,萊茵金屬已經囤積了至少可供使用3年的中國棉短絨。即便是到了現在,萊茵金屬仍然會每月按時從中國購入棉短絨。」

為了改變歐洲對「中國棉短絨」——準確的是「新疆棉短絨」的依賴,歐洲第二大軍火製造商瑞典薩博公司表示,從長遠來看,各公司必須尋找製造關鍵材料的替代方法,以確保歐洲彈藥生產生態系統的安全。目前,正在開展用木材生產硝化棉的準備工作,但大規模生產尚未開始。薩博公司承認,這項技術仍然處在實驗室階段,而且成本非常昂貴。

換句話說,歐洲軍火企業們目前根本就沒有能力擺脫對「新疆棉」的依賴。

俄羅斯衛星網稱,德國防長皮斯托里烏斯率先表示,不可能在3月前生產出100萬發炮彈以滿足烏克蘭的需求。歐盟外交與安全事務高級代表何塞普·博雷利與他展開了辯論,要求歐盟各國的國防部長應該「做得更多、更快」,以實現增加彈藥生產的既定目標。但歐洲軍火製造商對這些只知道耍嘴皮子的政客發出明確警告:如果棉短絨供應問題得不到解決,不僅不可能增加產量,甚至不可能生產出以前的炮彈數量。

相關統計顯示,歐盟在彈藥生產領域對其他國家的依賴程度大幅增加,自2021年以來,歐盟增加了硝化棉相關產品的進口量。如2021年歐盟從其他國家進口的硝化棉產品總量為1.4萬噸,2022年為1.52萬噸,而2023年的總進口量達到1.76萬噸,為2017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卡申表示,按照歐盟的最新要求,如果放棄從中國引進短絨棉,也可以從美國和部分歐盟國家引進,但問題是每個國家的產量份額都非常小,因此供應將非常分散。他強調,這是一個明顯的規劃錯誤,歐洲人將為此付出時間和金錢的代價——未來兩年內,歐洲基本不用指望能建立取代「中國棉花」的供應鏈,更將付出天價費用。而烏克蘭能否等得起,恐怕就更不樂觀了。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