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阿根廷總統臉色變得快 專家教路:弄懂「中國代表著什麼」

博客文章

阿根廷總統臉色變得快 專家教路:弄懂「中國代表著什麼」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阿根廷總統臉色變得快 專家教路:弄懂「中國代表著什麼」

2024年04月12日 08:00

阿根廷總統米萊近日接受彭博社專訪,其間談到對華關係問題,米萊的語氣遠比他競選時更務實、更溫和。

據環球時報援引美媒報道,米萊受訪時表示,阿根廷和中國的貿易關係「一點兒也沒有改變」,他也無意改變阿根廷與中國180億美元額度的貨幣互換協議。「我們一直是自由意志主義者,如果人們想與中國做生意,他們可以。」米萊還提到中阿合作的太空測控站項目,美國不時無端質疑該項目,宣稱它對美國構成「威脅」。米萊表示,阿根廷政府正就項目檢查開始與中方磋商,「我們將對狀況進行研究,這也不是問題」。

AP圖片

AP圖片

《北京日報》旗下微信公眾號「長安街知事」注意到,米萊去年8月接受彭博社採訪時,態度和今日可謂大相徑庭。

當時尋求競逐總統的米萊曾附和部分西方政客炮製的謊言,揚言「與中國斷絕關係」,不僅宣稱中國「不自由」,還將中國描述為「刺客」,甚至妄稱道:「你願意和刺客做交易嗎?」

按照原計劃,阿根廷本將於今年元旦起正式成為金磚國家的一員,但米萊上任後突然變卦。去年底,米萊向金磚國家領導人致信,正式決定拒絕加入金磚。

態度迅速變化的背後,既有米萊極右翼路線的意識形態作祟,也有美西方的外部干預因素,以及米萊政府為求得美國資金支持,緩解國內巨大財政壓力的短期利益權衡。

時隔四個月,米萊再次「變臉」,一改當選前的強硬態度,開始和中國示好。

AP圖片

AP圖片

有評論分析稱,米萊想徹底改變阿根廷受到高度管制的經濟,讓國家擺脫貧困,並抑制通貨膨脹,如果沒有中國,他將很難做到這一點。從大宗商品、能源到銀行業,中國的貿易和投資如今推動著阿根廷經濟大部分領域的發展。

米萊上任以來,宣布了一系列公共支出削減計劃,以緩解通貨膨脹,但「成本」卻異常高昂。有報道稱,財政緊縮政策可能將導致阿根廷陷入更嚴重的經濟衰退。

在這次採訪中,米萊特別強調阿根廷與中國簽署的貨幣互換協議。鑒於阿根廷通脹率已達276%,且過去10年經歷了6次經濟衰退,彭博社認為,這使得阿根廷在經濟上比任何拉美國家都更需要中國。

去年7月31日,阿根廷政府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償還即將到期的27億美元債務,其中17億美元來自中國與阿根廷貨幣互換協議下的等值人民幣支付。這是阿根廷首次使用人民幣償還外債,經濟部長馬薩特別感謝了中國政府的幫助。

在外貿和投資領域,阿根廷同樣非常依賴中國。根據美媒數據,中國現在是阿根廷出口第二大買家,僅次於其鄰國巴西,也是阿根廷主要進口來源國。

據中國駐阿根廷大使館經濟商務處消息,中國仍然是阿根廷牛肉主要出口目的地,今年2月,阿對華出口牛肉5.37萬噸,佔阿出口牛肉總量80%。

阿根廷非營利組織中阿觀察站專家朱斯托表示:「我們與中國的這種相互依存關係是不可替代的,美國或歐洲都不行。」如果阿根廷沒有中阿貨幣互換協議的資金提供財政緩衝,將必須同IMF就債務重新談判,尋找替代資金來源,任務相當艱巨。

他建議,米萊政府應該「更好地理解中國代表著什麼,以及中國外交是如何運作的,因為如果這種關係得不到妥善處理,未來將會有很多麻煩」。




深喉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教宗方濟各首度現身G7,被認為是「歷史性地出席」,不過現場卻產生一個小插曲,拜登彎腰與教宗進行親密的額頭碰撞,現場畫面顯示,教宗表情顯露出不適,拜登亦因此引發批評。

拜登彎腰與教宗「親密接觸」。AP圖片

拜登彎腰與教宗「親密接觸」。AP圖片

教宗方濟各受邀現身G7,被認為是「歷史性地出席」,因為他是有史以來第一位參加七國集團會議的教宗。據報道稱,當意大利總理宣佈教宗將要參會時,與會者們都很高興。

今次是教宗首次參加七國集團會議。AP圖片

今次是教宗首次參加七國集團會議。AP圖片

在會議上,現年87歲的方濟各與多國領導人坐在一起,討論了關於人工智能、能源以及非洲-地中海地區的問題。方濟各在談到人工智能帶來的風險時,警告在座的各國領導人說,「任何機器都不應該選擇奪走人類的生命」。

年屆81歲的拜登,是美國有史以來第二位信奉羅馬天主教的總統,當他見到教宗時的舉動卻引起譁然。和其他人俯下身握住教宗的手並進行簡單的寒暄不同的是,拜登竟然把額頭緊緊地貼在了方濟各的額頭上,與此同時另一隻手還按住了方濟各的肩膀,仿佛他站立不穩,急需找一個支點。現場畫面顯示,教宗對這一毫無界限的舉動表現驚訝,瞬間瞪圓了眼睛。

據稱,拜登還和方濟各進行了私下會面,不過隨行記者團成員,包括攝像師,均被禁止參加此次會面,就連白宮助手也不清楚細節,拜登本人也只是在走出房間時說了一句「一切順利」,之後就不再有任何的回應。

一位外交內部人士評價拜登「表現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糟糕」。AP圖片

一位外交內部人士評價拜登「表現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糟糕」。AP圖片

據悉,隨著和教宗的會晤結束,拜登在此次G7峰會上的任務也都完成了。而對於拜登在可能是他最後一次的G7峰會上的表現,《紐約郵報》轉述一位外交內部人士的話稱,「表現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糟糕」。

就連美國之外的與會者也認為,拜登在會議第一天的失態很是「令人尷尬」,並且認為他「正在失去最基本的注意力」。

拜登第一天先是遲到了20分鐘,以至於梅洛尼不得不用開玩笑的語氣責備他說:「你不應該讓女士這樣等待。」而之後當所有人觀看跳傘表演的時候,拜登又「迷失」了,他漫無目的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好在梅洛尼將他拉了回來。

據報道稱,拜登的精神健康狀況越來越讓民主黨議員和助手們擔憂,他經常被發現在會議上閱讀小抄並「休息眼睛」。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