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德國再創歷史?推「性別自決法」性別任轉 自認女性可自由出入女廁、女浴室

博客文章

德國再創歷史?推「性別自決法」性別任轉 自認女性可自由出入女廁、女浴室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德國再創歷史?推「性別自決法」性別任轉 自認女性可自由出入女廁、女浴室

2024年04月20日 14:25 最後更新:14:32

繼大麻合法化之後,德國聯邦議院再創歷史,推出「顛覆傳統性別」的新法,震撼度絲毫不輸大麻法案。

公民只需簡單程序即可更改法律性別

4月12日,德國聯邦議院以374票讚成,251票反對,11票棄權通過了《性別自決法》(Selbstbestimmungsgesetz)。這部新法案廢除了1980年的德國《變性法》,變性者需要在兩名心理醫生和一名法官的許可後,才能在身份證件上改變性別。如今,德國公民只需要通過簡單程序就能輕易更改本人性別。

新法推出跨性別者可輕易更換法律性別(Getty圖)

新法推出跨性別者可輕易更換法律性別(Getty圖)

德國身份證件上的男性、女性不再需要與生物特征有關,只需要自我感知,就可以在法律上得到承認。法案通過時,綠黨跨性別議員泰莎·甘瑟爾 (Tessa Ganserer) 和尼克·斯拉維克 (Nyke Slawik)在現場歡呼勝利!而極右翼的德國選擇黨則痛心疾首,直指女性的安全空間和權利將被剝奪!

新法案重要看點如下:

一、女廁,女更衣室,女浴室等公共設施,自稱「女性」的跨性別者有權進入,自稱「男性」者同理。

二、如果有人當場揭露其原性別而造成變性人難堪,變性人可以對揭露者進行舉報,被舉報者最高將面臨1萬歐元罰款。

三、德國公民每年都有一次機會更改自己的性別,但需提前三個月在政府部門申請。

四、14-18周歲德國公民可在父母同意的情況下申請變性,14歲以下需要在父母陪同下到政府機構申請變性,5歲以下兒童完全由父母決定。

五、德國進入戰爭狀態時,男性不得申請更改性別。

新法將於今年11月1日正式實施,不少支持者認為,這是德國社會進步的體現。

聯邦議院「同性戀專員」斯文·萊曼(Sven Lehmann)表示:舊法案繁瑣的法律程序在過去的40多年間給人們帶來了很多痛苦,現在德國正邁向自決社會!德國社民黨女議員安科·亨尼格(Anke Hennig)表示:新法不會從任何人那里奪走任何東西,相反,它糾正了不公正。

而反對者則認為,新法將對傳統社會造成持續性的沖擊和破壞。

德國推出性別新法將極大衝擊整個社會(AP圖)

德國推出性別新法將極大衝擊整個社會(AP圖)

《性別自決法》究竟會對社會產生什麽樣的後果?

在人類傳統社會當中,性別認定是「三位一體」的,即:生物性別、社會性別、法律性別三者一致。一個人在剛剛出生時,醫生開具的出生證明,就是生物性別。再到相關政府機構登記,就是法律性別。社會性別則是在成長過程中得到認同,比如男同學,女同學;男同事,女同事……再到步入婚姻、組成家庭、生育,周而覆始。

新法推出,公眾場所或成變態偷窺狂天堂(Getty圖)

新法推出,公眾場所或成變態偷窺狂天堂(Getty圖)

因為存在性別區分,在涉及私隱的公共設施內,也會進行相應的區分,如廁所、浴室、更衣室等。但社會上存在少數變態,喜歡到異性隱私空間進行偷窺,甚至進行性侵犯(通常都是男性)

「性別自決」從何而來?

10多年前,西方媒體界和政治界刮起了一股「妖風」, LGBT(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與跨性別者的英文首字母縮寫)運動愈演愈烈。從尊重他人的性別取向到壓倒性的偏袒和無條件的支持,似乎越陷越深,甚至走火入魔,令堅持傳統性別的人反而成了「不正確」和帶有偏見和歧視的一方。而德國這部新法,就是這股「妖風」不斷演變擴大的最終結果。

LGBT運動愈演愈烈(Getty圖)

LGBT運動愈演愈烈(Getty圖)

11月1日之後,德國男人將可以隨意進入女廁所、女浴室等場所,只要他自稱是心理女性即可。而這名心理女性拿出「變性」身份證件,就不必受到任何懲罰。這正是是德國社會即將面臨的現實狀況。而當一個女人當場揭穿此人真實性別,那麽她有可能面臨1萬歐元的罰款,因為她使「它」難堪,傷害了「它」,涉嫌歧視跨性別者。

此前就有不少真實案例,如有男子就辯稱自己是同性戀,而隨意進入女廁,本質上就是典型的「變態偷窺狂」。很難想象,未來的德國社會將淪為「變態」、「偷窺狂」的天堂。

當女性的權利和安全空間得不到國家機器保護時,那麽這部法律必定是反社會的。

「奇葩新法」實為政客道具

而推出這項法律的始作俑者們還貼心允許「變性人」(或稱跨性別者)每年都可以改變一次性別。即有男性更換性別為女性後,想恢復男性身份,比如就業、結婚、當爸爸、從軍,就可以再申請成為男性。如果他又想進女廁所,還可以再申請。且不說這種法律文件上的性別變更會造成多大的社會資源浪費,當地的企業、學校、政府部門管理也將變得十分混亂。

德國聯邦議會「瓦根克內希特聯盟」(BSW)主席莎拉·瓦根克內希特諷刺綠黨:「數百萬德國人連供暖問題都還沒解決,但他們每年卻可以改變一次性別。」

然而綠黨和「白左」政客們是不會在乎這些的,能源問題、基建問題、經濟問題,都需要長期不懈的工作。而搞搞《大麻法案》、《性別自決法案》既輕松又能贏得掌聲,何樂而不為?選票到手,獲得權力;擁有權力,更加「正確」

「政治正確」最大的犧牲者是女性

縱觀整個西方世界似乎都陷入了這種怪圈。這種所謂「政治正確」往往最直接犧牲品就是女性。

2023年5月,奧地利維也納一家女子浴室幾位裸身女子正在蒸桑拿。不久,進來一位女子解開浴袍時卻露出男性器官。驚恐的女顧客們尖叫並報了警。但警方不做任何處理,這位其實是心理女性。事件曝光後,維也納綠黨發言人指「跨性別者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想要使用的區域,包括浴室和廁所,『它』們不應遭到排斥。」有過錯的反而是那些顧客們,她們剝奪了跨性別者的人權。

2021年5月,美國弗吉尼亞州勞登郡石橋高中。一名男生穿裙子到女廁所埋伏,當一名15歲女生進入隔間小便時,該男子趁四下無人將她強奸。校方報警後,2022年1月12日,此案開庭。但受害女孩的母親是一名跨性別運動的支持者,她向法官請求免除罪犯在監獄服刑,給他一個奮鬥機會,成為更好的人。最終,這名「跨性別者」被判強奸罪名不成立,只判處其進行社區服務。西方不少人已被這種「政治正確」徹底洗腦,「跨性別」甚至成為了性犯罪的免死金牌。

10歲的諾埃拉2023年成為紐約時裝周最年輕的跨性別模特。其實他是名男童,但他的父親是一位心理女性,同時也是他的經紀人。其父親從他2歲時培養他的「跨性別意識」,不讓他穿男孩的衣服,不讓他玩男孩的遊戲。還帶著他到處參加時裝騷撈金,且名利雙收。其實,「政治正確」下,不分男女老少都可能成為受害者。

美國民主黨州的小學和幼兒園里的兒童,每周都要接受跨性別人士的教育,加拿大也已經跟上。如果學校校長拒絕LGBT進入教室與兒童互動可能會被譴責,甚至受罰。

德國推出性別新法將極大衝擊整個社會(AP圖)

德國推出性別新法將極大衝擊整個社會(AP圖)

究竟是何人在推動這些反社會的法律?

在德國就是遍及各地的性別NGO組織。目前,男廁、女廁、第三性廁所已經不夠用,因為從2019年到現在,NGO給德國定義了60種性別。而這些組織有了《性別自決法》還不知足,甚至還想推出動物平權法案,即公民還可以自我認為是某種動物,這不僅僅是反社會了,簡直反人類。由於法案太過刺激,目前還在推動階段。

有德國網友說,德國將變回納粹德國,到處是墮落、黑暗、荒淫和腐敗,經濟崩潰、社會崩潰……只有某種群體在掌控一切,這為納粹上台提供了最好的土壤。

其實,包括德國在內的西方國家都可以查查,支撐這些NGO和政客的背後是什麽勢力。但他們不敢查,甚至連媒體也被這股勢力控制。

如今LGBT運動已經顛覆了傳統中產幸福家庭觀念,整個西方仿佛被邪教洗腦一般,基督教的根基將被摧毀。更可怕的是,德國幾乎所有的婦女團體現在都支持《性別自決法》,如此下去女權會不會跟LGBT打起來?敢公開出來反對的,也只有魏德爾等少數女性,連默克爾都不敢發聲。

如果德國乃至歐洲目前的政治力量不能夠擋住這種倒行逆施的政治行為。而另一種極端勢力就會應運而生,歐洲歷史的悲劇又將重演!




深喉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2020年曝光的南韓「N號房」事件轟動全球,時隔四年,首爾大學再爆第二單「N號房」事件,目前已確認的受害女性多達61人,多為主犯大學校友或熟人。

設計圖片

設計圖片

據南韓《中央日報》22日報道,首爾警察廳網絡調查科21日表示,該部門已逮捕了5名團夥作案嫌疑人,其中2名主犯是首爾大學的畢業生,他們涉嫌從2021年7月至今年4月製作並在即時通信軟件Telegram上私密傳播用「深度偽造」技術換臉合成的色情照片或視頻,受害女性多為其大學校友或熟人。

南韓警方稱,已於上月11日被移交拘留的男性主犯首爾大學畢業生朴某(40歲)製作了1852份換臉色情照片及視頻,傳播了約100條視頻,受害者包含首爾女大學生以及未成年人在內的48名女性。據悉,這些受害者是朴某在學校讀書的10多年間認識的,他用受害者的社交平台頭像合成色情圖像,其中還包括未成年人。

據調查,朴某傳播的大部分視頻是由另一位共犯姜某(31歲)製作的。案件被查獲時,姜某仍是首爾大學法學院的在校生,現已畢業,本月16日姜某被移交拘留。姜某將女同學的畢業照以及社交媒體上傳的照片合成裸照,製作成所謂的「換臉視頻」後提供給朴某。在從姜某那裏得到合成物和受害者的身份信息後,朴某將這些內容上傳到直播間。

南韓警方還逮捕了另外3名以熟人為對象製作和散布非法合成物的嫌犯。南韓警方稱,這5名犯罪嫌疑人以提供女性熟人非法合成物為「報酬」、索要其餘熟人合成物的方式連續作案4年,開設的私密直播間多達200個,而單個私密直播間參與人數最多可達50人。他們還將合成的淫穢製品直接發送給受害者,犯下「凌辱罪」。韓媒稱,這與5年前「N號房」主犯趙周斌的作案手法類似。

《中央日報》稱,這與當年「N號房」主犯趙主彬的作案手法類似。南韓警方表示,朴某等主犯的犯罪目的不是為了營利,而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

警方還透露,他們在抓捕朴某的過程中,得到了首次報道「N號房」事件的民間團體「追踪團火花」的大力協助,該團體的一名成員將自己偽裝成男性,在私密直播間潜伏兩年,與朴某建立聯繫。今年早些時候,該成員開始引誘朴某到綫下見面。經過幾次嘗試,警方於上月3日在首爾大學門口將朴某抓獲。

「首爾大學發生了讓人聯想起『N號房』的數字性犯罪事件。」《中央日報》在22日的社論中寫道。

2020年,南韓曾曝出臭名昭著的「N號房」事件,罪犯同樣是在Telegram的加密聊天室中傳播非法拍攝的淫穢影像文件,至少74名女性受害者被强迫拍攝性剝削視頻。此事在南韓引起軒然大波,時任南韓總統文在寅下令徹查。主犯趙主彬最終獲刑42年,另一名主犯文亨旭獲刑34年。

《中央日報》指出,在最新發生的這起案件中,警方的初步反應亟待改進。一些直接或間接受到影響的女性曾分別向四個警察局提出投訴,警方此後却以「無法確認嫌疑人」為由,决定停止調查或不將案件移交檢察院。直到警察廳網絡調查科在南韓國家調查局的指導下重新調查,才讓情况發生變化。

文章還提到,在性犯罪日益巧妙和多樣化的現實中,應該制定多方面的根本性對策。首先,需要確保受害者不會因受到「二次傷害」遭受痛苦。對於性犯罪加害者,要迅速、堅持不懈地進行調查,並追究其應有的罪責。重要的是要讓他們認識到,無論何時何地,只要實施性犯罪,將無法逃脫,將受到嚴重的處罰。

據《東亞日報》22日報道,首爾大學當天召開首次「數字性犯罪特別工作組會議」,决定成立「性暴力受害者舉報中心」,為受害者提供支持。今年1月,首爾大學校長柳弘林就有關案件成立特別工作組,以保護受害者並防止此類事件再次發生。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