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屠龍案|黃振強:群組上傳測試引爆裝置影片 討論「踩線」及安排隊員「走佬」離港

屠龍案

屠龍案|黃振強:群組上傳測試引爆裝置影片  討論「踩線」及安排隊員「走佬」離港
屠龍案

屠龍案

屠龍案|黃振強:群組上傳測試引爆裝置影片 討論「踩線」及安排隊員「走佬」離港

2024年05月02日 12:16 最後更新:05月03日 08:34

2019年12.8遊行「屠龍小隊」涉灣仔放炸彈及槍手伏擊警員案,7名被告被控串謀爆炸、謀殺及籌集財產等罪,案件首引反恐條例起訴,5月2日在高院續審,由控方證人、本案同謀的「屠龍小隊」領袖黃振強第三日作供。黃指,曾與成員開會提到涉及槍和炸彈的「大行動」,確認有本案被告曾把測試引爆裝置的影片傳到群組,亦計劃炸彈行動完成後帶小隊「走佬」離港。

2019年12.8大遊行。(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2019年12.8大遊行。(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控方展示2019年11月24日屠龍小隊在Telegram「滅龍」群組的對話,本案被告之一張俊富指「20kg交畀你」,惟黃稱不知道張俊富為何突然提到20公斤,其後又再有成員提到「20kg」,黃指當時在思考開會內容,對方應是建議他談及「20kg」,而11月底他與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等成員在荃灣三陂坊開會,當時黃向各人提及將有大行動,會有其他勇武隊伍用槍和炸彈,「結論係屠龍唔會親手使用任何槍同炸彈,只係睇點樣從旁協助」。黃又指,在該次會議上,未知行動日期,到12月才獲吳智鴻通知,將於同月8日行動。

屠龍隊成員指若使用「20kg」要謹慎 事前「踩線」

控方問黃,對話中多次出現的「20kg」的具體意思,黃指群組中若提到「20kg」,「通常、應該」都是指同謀者吳智鴻的炸彈,但其他成員提到「20kg」則需要看對話上文下理才可完整解讀所指的「20kg」意思。

 控方指同年11月27日被告張銘裕把一條影片傳到群組,有成員問「一定要咁大舊?有冇得濃縮?」,張銘裕回覆「難啲,都係放入袋,無所謂啦」。黃解釋,片中是與吳智鴻炸彈相關的引爆裝置。黃指,屠龍小隊成員阿Kan建議12月1日示威中使用吳智鴻的炸彈,指若涉及「20kg」便要謹慎點,計劃事前「踩線」到尖沙咀視察路線。

控方再展示群組對話,黃稱「好,啪尖沙咀狗屋」,阿Kan回應「佢哋喺入面都炸唔死佢哋」。黃指,阿Kan認為警察不會在示威期間離開尖沙咀警署,但依黃觀察,警員在理大示威中有步出警署。

群組曾提及「走佬plan」及使用「小火龍」  

群組又提到未完成「走佬plan」,黃振強指,與吳智鴻商討使用槍和炸彈後,與Kan著手計劃如何「走佬」,行動完成後「帶成隊離開香港」,惟隊員未必知道要離港,一般未籌劃好的計劃不會告知隊員。

之後阿Kan問「可唔可以返到防彈盾?真係防實彈嘅,攞嚟用小火龍 」,黃解釋「小火龍」是可噴火的武器,由其他勇武隊所研發並欲提供予屠龍小隊使用,但在被捕前未使用過。另黃振強於11月30日指已索取90支汽油彈打算在12月1日使用,惟最後因被告嚴文謙身在韓國決定取消計劃。黃解釋,嚴文謙不到場「無安全感」,兩人較有默契,

黃振強曾提及於旺角朗豪坊放炸彈。

黃振強曾提及於旺角朗豪坊放炸彈。

黃曾提及在旺角朗豪坊使用炸彈 張俊富憂炸及無辜

控方展示黃振強於12月1日私訊張俊富對話,黃問「你覺得咁少人勇武定街坊好?」,張俊富當時回覆「你想而家打定plan 20kg」,黃指「plan」。黃解釋,對話是討論當日以勇武還是「和理非」裝扮到場,並不會使用炸彈,會與吳智鴻再商討何時使用。據相關對話顯示,黃稱「出咗旺角一轉...朗豪坊個位最靚仔」,指警員一定會前往清場,張俊富擔心「會炸到啲唔關事既人」,黃同意張的想法,並指「目標係炸到最多嘅狗」。

黃振強購買煙花爆竹 著張俊富存荃灣倉庫 

控方續展示對話,黃振強稱「我買咗啲煙花炮仗,你擺喺倉先,我哋好快用」,黃指,當時親自到圍村買煙花爆竹並搬至位於荃灣柴灣角街的倉庫,著負責管理倉庫的張俊富在樓下等待,張俊富亦曾被他指派從吳智鴻那裡交收10塊防彈板。

黃稱,12月1日在群組中再提及軍訓,當時未有炸彈行動地圖,但與吳智鴻籌劃第2次到台灣軍訓,黃打算大行動後,全隊「走佬去台灣」並參與軍訓。 到12月3日,黃振強相約全隊於該周四接受記者訪問,完成後再開會,並告知該星期要「入港島」,他指張銘裕有出席會議,估計李家田、嚴文謙亦有到場。

有成員憂放炸彈及用槍被誤會是屠龍小隊所為 

惟黃指,記不清會議上確實內容,大概是談及12月8日配合吳智鴻的行動,「相信講返槍同炸彈鴻仔嗰邊會搞返...佢嗰邊做咩我都唔係知晒...各自做各自嘅野」。 控方稱,嚴文謙於12月6日在群組中提到「8號之後我哋洗唔洗避」,其後又有成員提到「淨係引班狗嚟就走得」、「都係我哋平時做既嘢,不過今次要到特定地點」、「一放煙或者開槍就嚟」、「引戰」。黃指,成員的意思是當警員施放催淚彈,吳智鴻的團隊便會行動。當日李家田又於群組中提到懷疑遭警方跟蹤。

黃振強於12月7日在群組中交代成員翌日不必帶武器和工具,全數裝備會由黃準備,嚴文謙問到「聽日會唔會打近身」,有成員回應「咁咪你都中埋?」。黃相信,是成員擔心「打近身」會被吳智鴻的槍和炸彈波及;另李家田又問及「係咪今晚去定港島」,黃確認當日相約晚上9時在灣仔浸信會集合前往「安全屋」,嚴文謙曾提到「啲人應該會當係我哋放」。黃解釋,嚴文謙擔心「大行動」會令人誤會是屠龍小隊使用槍和放置炸彈。

黃振強於行動前一日 群組呼籲成員「準備full gear」

控方指,12月7日在「皇馬龍利號」群組中,黃振強發出「星期日行動細節我星期六會講,大家準備full gear (全套裝備)」、「星期四4點軒尼詩道華星冰室等」、「4點05分會起行,遲到就88,永不錄用 」 的訊息。黃指,該群組有屠龍小隊以外的人,打算呼籲更多人出席遊行,計劃由4點05分開始到灣仔軒尼詩道「引警察」行動。

黃指,由於有成員沒空, 12月7日仍未把荃灣倉庫中裝備帶到位於灣仔展鴻大廈的「安全屋」,黃又表示行動不會使用煙花。 到12月8日凌晨,黃指,李家田仍未到達「安全屋」,對方著他把鑰匙放於門口,黃確認12月8日早上在「安全屋」內,警方分別在他和嚴文謙的房內搜出共4件防彈衣。

控方問及獲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中,參加者會否較不合法遊行多,黃回應稱,一般而言是合法遊行的人數較多。 控方5月3日續主問黃振強,料就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罪部分作提問。

 7名被告為張俊富(22 歲,學生)、張銘裕(20 歲,無業)、嚴文謙(21 歲,學生)、李家田(24 歲,無業)、賴振邦(29 歲,技術員)、許湛榮(24 歲,物業管理助理)及劉佩凝(24 歲,無業)。

 其中6名男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及許湛榮否認《反恐條例》下「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罪,以及交替的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罪,以及否認串謀謀殺罪;李家田另亦否認一項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罪;女被告劉佩凝則否認一項《反恐條例》下「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罪」。

高等法院。 資料圖片

高等法院。 資料圖片

Tags:

皇馬煙花

2019年12.8遊行「屠龍小隊」涉灣仔放炸彈及槍手伏擊警員案,7名被告被控串謀爆炸、謀殺及籌集財產等罪,案件首引反恐條例起訴,5月29日在高院踏入第23天審訊,一名陪審員請了9日病假後,今返回法庭。辯方完成盤問屠龍小隊隊長黃振強,控方展開覆問。黃指,2019年12月8日早上6時在灣仔「安全屋」內「半夢半醒」時被捕,下午進行錄影會面後約8小時沒有睡覺,其後再作第2次錄影會面。另控方指被告劉佩凝曾向黃透露,示威者收到警方正調查「育龍」的消息,黃當時同意並授權劉開設新TG帳戶管理籌款。控方已完成覆問。

辯方質疑「屠龍小隊」隊員示威時都穿黑衫及戴面罩,黃振強如何得知每名隊員都用過汽油彈,惟黃不同意。(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辯方質疑「屠龍小隊」隊員示威時都穿黑衫及戴面罩,黃振強如何得知每名隊員都用過汽油彈,惟黃不同意。(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黃否認以思想不清晰為由掩飾庭上供詞與錄影會面有差異 

黃振強在辯方盤問下指,在被捕後的錄影會面中,他能理解警員提問的問題,但不能清楚表達自己,否認以思想不清晰為由,以掩飾庭上證供與錄影會面有差別。辯方指,黃任控方證人便有減刑機會,部份控罪得以存檔保障,故在庭上「唔介意唔講真話」,黃否認。

辯方指,在錄影會面中,警方問黃與同謀者吳智鴻24小時前對話錄音內容,黃當時稱部分內容「唔記得」。辯方抽取其中部分黃的錄音訊息問黃,黃指根據上文下理是關於「問炸彈既進度...我估」,惟謄本顯示實際內容是有關「安全屋」,辯方指在沒有文字、上文下理協助下,黃無法記得確實對話內容,黃回答「視乎對話」。

辯方指「屠龍隊」全以黑衫面罩示威  質疑黃如何確認每名隊員都用過汽油彈    

辯方提到,被告嚴文謙向黃索取零用,但銀行沒轉帳紀錄,黃指因為「現金有多」,一般都與隊友交收現金。辯方指,12月時嚴文謙經濟拮据,據群組對話顯示,有家長提供工作,「80蚊一個鐘包飯」,嚴問「400蚊唔包飯得唔得?」,黃指沒留意嚴的經濟情況。

黃早前提到,每位隊員都有用過汽油彈。辯方稱,「屠龍小隊」全部隊員都以黑衫、面罩參與示威,黃不會看到哪位隊員有使用汽油彈,指被告李家田從沒使用汽油彈,黃不同意。辯方完成盤問。

黃振強指於灣仔「安全屋」被補時「半夢半醒」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黃振強指於灣仔「安全屋」被補時「半夢半醒」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黃指在「安全屋」被捕時「半夢半醒」  

續由控方覆問,黃指2019年12月8日早上6時在「安全屋」時「半夢半醒」期間被捕,到約下午1時進行第一次錄影會面,在沒有睡覺情況下,要再等到約晚上9時作第二次錄影會面。

辯方又質疑,黃以受傷為借口無參與「試槍」,但沒有醫療報告證明。黃指,沒到正式醫療機構處理傷口,但確認11月12日在群組稱於中大前線「好正」,翌日更拍攝自己在中大受傷的傷勢。

辯方指被告以為「20kg」是煙花爆竹

辯方早前指黃與隊員遊泰國時,曾展示煙花爆竹嚇走公安的片段,故被告以為「20kg」意指煙花爆竹,控方表示一名家長於11月30日把以上片段傳給黃,黃確認當日在港。

黃指,被告張俊富任運輸工作只是「功能之一」,張在群組問及隊友需否450元的「伸縮棍」,如隊友想使用便會幫忙「入貨」。到10月3日,被告張銘裕問吳智鴻「係咪有軍刀,想搵把玩下」,黃不清楚此舉是否與10月1日有示威者被警方開槍擊中有關,但判斷張銘裕以往所有社運情緒都牽涉在內。

另黃稱,隊友包括被告張銘裕、被告李家田、阿Kan,都有與吳智鴻私訊,而吳智鴻有「鬼機」使用Telegram,即太空卡或用完即棄的手機

劉佩凝接獲消息指警方正調查「育龍」 黃授權另開Tg新帳戶管理籌款 

辯方早前提到,被告劉佩凝對黃振強「言聽計從」,控方指劉曾向黃透露,示威者收到警方正調查「育龍」的消息,黃同意劉提出另開管理「育龍」籌款的Telegram新帳戶,黃當時同意並授權劉佩凝開設。控方完成覆問。

7名被告為張俊富(22 歲,學生)、張銘裕(20 歲,無業)、嚴文謙(21 歲,學生) 、李家田(24 歲,無業)、賴振邦(29 歲,技術員)、許湛榮(24 歲,物業管理助理)及劉佩凝(24 歲,無業)。

 其中6名男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及許湛榮否認《反恐條例》下「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罪,以及交替的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罪,以及否認串謀謀殺罪;李家田另亦否認一項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罪;女被告劉佩凝則否認一項《反恐條例》下「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罪」。

高等法院

高等法院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