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每天在爆炸聲中醒來 難民社區變煉獄 百萬巴勒斯坦民眾逃離拉法

博客文章

每天在爆炸聲中醒來 難民社區變煉獄 百萬巴勒斯坦民眾逃離拉法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每天在爆炸聲中醒來 難民社區變煉獄 百萬巴勒斯坦民眾逃離拉法

2024年05月30日 16:27 最後更新:16:31

以色列無視國際譴責,空襲拉法難民營,造成大量平民死傷。由於沒有安全之處,據聯合國統計,目前約有100萬人逃離拉法。

巴勒斯坦民眾逃離拉法。AP圖片

巴勒斯坦民眾逃離拉法。AP圖片

《瀟湘晨報》「世界觀」欄目文章指出,在炮彈的轟炸下,巴勒斯坦難民正帶著成堆的枕頭、床墊和衣服袋逃離拉法,這是他們僅存的物資了。

中年男子艾哈邁德•納勒赫拉著板車正準備離開拉法。車上裝著一些棉被和簡單生活用品,後面跟著一個小孩。「我們每天早上五點半在爆炸聲中醒來,已經厭倦了這一切。」

AP圖片

AP圖片

納勒赫說,「沒有帳篷,沒有物資,沒辦法生活下去了。我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裏,一無所有。我的兒子、父親、叔叔和繼母都在難民營,我必須回去找到他們。」

納勒赫是離開拉法的巴勒斯坦居民之一,這兩天,大批巴勒斯坦人逃離拉法。這一地區曾經聚集了大量躲避其他地區戰亂的人們,然而自從新一輪巴以衝突爆發後,很多人陸續逃離了這裏。

28 日,從加沙地帶拉法看到一架以色列戰鬥機釋放照明彈和一架無人機。AP圖片

28 日,從加沙地帶拉法看到一架以色列戰鬥機釋放照明彈和一架無人機。AP圖片

5月26日和28日,以色列軍隊連續空襲拉法的難民營。當地民眾不得不離開他們生活已久的地方。

「那是一個血腥而艱難的夜晚。」30 歲的內達爾•庫海爾如此形容26日的空襲。28日下午,他正準備離開位於拉法西部塔爾蘇丹地區的家園,自戰爭開始以來,他和家人一直住在這裏。「危險從四面八方追趕著我們。」

庫海爾告訴媒體,27日晚,他所在的大樓較低樓層發生爆炸,附近的另一間公寓也遭到襲擊。他看到有幾人死亡或受傷。「這促使我們迅速做出離開拉法的决定,以求生存。」

庫海爾估計,自28日早上以來,他所在地區剩餘的人群85%以上已經陸續離開拉法。一些人步行,另一些人乘著馬車,爆炸聲和槍聲回蕩在街道上。

庫海爾說,他在加沙中部的代爾巴拉赫地區找到了一個空倉庫,可以給家人住。儘管倉庫裏沒有物資,沒有水電,也沒有衛生間,但庫海爾說,至少有個地方可去,不像其他許多逃難的人。

28日,人們帶著隨身物品逃離塔爾蘇丹。

條件好點的,用卡車運送成堆的床墊和毯子,孩子坐在上面。其他人則用垃圾袋盡可能地搬運東西,還有人將床墊卷起來,頂在頭上走路。

不光是塔爾蘇丹,在附近城市汗尤尼斯,人們同樣帶著成堆的枕頭、床墊和衣服袋,打算逃離拉法。

携帶財物逃離拉法的巴勒斯坦人。AP圖片

携帶財物逃離拉法的巴勒斯坦人。AP圖片

22歲的拉法西部居民亞西爾•阿德萬表示,「以色列無人機瞄準了拉法街道上任何移動的人」。他說,一些傷亡人員「躺在街上」,民防隊害怕自己成爲攻擊目標,無法將他們救出來。

逃離拉法的老年婦女烏姆•莫罕納德說:「我正在往外走,但我其實也不知道該去哪裏。哪裏有安全的地方啊,真不是人過的日子。」

拉法以北的馬瓦西,據說是一個「安全區」。5月初,以色列軍方命令拉法東部的人們「立即前往馬瓦西的人道主義地區」。實際上,在拉法居民被命令遷往馬瓦西之前,那裏已經擠滿了流離失所者。聯合國表示,那裏「不太適合」居住。

AP圖片

AP圖片

「我們感到恐慌和害怕。」之前居住在拉法西部的伊哈卜•佐羅布表示。「我的孩子和妻子一直在哭。從昨晚(26日)到上午的轟炸都是激烈的。」他說,「看到人們逃離,讓我們更加害怕,所以我們决定前往馬瓦西尋求庇護。希望我們能在那裏找到庇護所。」

「現在的情况是,無論是在拉法、汗尤尼斯還是整個加沙,人們都流離失所。沒有住所,沒有生活,沒有未來。」巴勒斯坦人安薩爾•馬赫迪說,她現在已經流離失所四次了。

AP圖片

AP圖片

拄著拐杖的穆罕默德•賈布說:「老人被羞辱,孩子也被羞辱。他們有什麽錯?他們都是平民。」

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表示,巴勒斯坦人的逃難,實在是迫不得已,「沒有安全去處,頻繁遭受轟炸,缺乏食物和水,垃圾成堆,生活條件惡劣」。

該機構還表示,由於戰事升級和後勤問題,現在向拉法居民提供援助幾乎「不可能」。該組織在28日發布的年度報告中表示,加沙的巴勒斯坦難民現在「面臨著前所未有的衛生緊急情况」。

大多數逃難者已轉移到附近以色列指定的「人道主義區」,但援助組織表示,該地區物資不足,而且過於擁擠。

挪威難民委員會加沙行動負責人蘇澤•范米根表示:「正如我們所見,這些地區沒有任何『人道主義』可言。」

AP圖片

AP圖片

這一地區沒有市場或醫院,唯一的醫療服務來自小帳篷。供水和污水處理基礎設施也有限。

致力於提供人道主義援助的非政府組織慈善團體表示:「人們遭受糧食短缺的巨大痛苦只是時間問題。」

加沙230萬人口中有一半以上在拉法避難,該地區80%以上的人口流離失所。聯合國表示,由於平民難以獲得人道主義援助,拉法部分地區已開始出現饑荒。

26日,超過120輛救援卡車從埃及進入該市,這是自本月初以色列軍隊占領過境點以來救援卡車首次進入拉法。但目前尚不清楚當地援助組織是否能够獲得人道主義物資。

自本月初以色列軍隊開始在該地區開展所謂的有限行動以來,包括拉法在內的加沙南部大部分地區的援助幾乎被切斷。聯合國表示,運送物資供援助組織免費分發的人道主義車隊數量現已降至新一輪巴以衝突以來的最低水平。




深喉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以色列

教宗方濟各首度現身G7,被認為是「歷史性地出席」,不過現場卻產生一個小插曲,拜登彎腰與教宗進行親密的額頭碰撞,現場畫面顯示,教宗表情顯露出不適,拜登亦因此引發批評。

拜登彎腰與教宗「親密接觸」。AP圖片

拜登彎腰與教宗「親密接觸」。AP圖片

教宗方濟各受邀現身G7,被認為是「歷史性地出席」,因為他是有史以來第一位參加七國集團會議的教宗。據報道稱,當意大利總理宣佈教宗將要參會時,與會者們都很高興。

今次是教宗首次參加七國集團會議。AP圖片

今次是教宗首次參加七國集團會議。AP圖片

在會議上,現年87歲的方濟各與多國領導人坐在一起,討論了關於人工智能、能源以及非洲-地中海地區的問題。方濟各在談到人工智能帶來的風險時,警告在座的各國領導人說,「任何機器都不應該選擇奪走人類的生命」。

年屆81歲的拜登,是美國有史以來第二位信奉羅馬天主教的總統,當他見到教宗時的舉動卻引起譁然。和其他人俯下身握住教宗的手並進行簡單的寒暄不同的是,拜登竟然把額頭緊緊地貼在了方濟各的額頭上,與此同時另一隻手還按住了方濟各的肩膀,仿佛他站立不穩,急需找一個支點。現場畫面顯示,教宗對這一毫無界限的舉動表現驚訝,瞬間瞪圓了眼睛。

據稱,拜登還和方濟各進行了私下會面,不過隨行記者團成員,包括攝像師,均被禁止參加此次會面,就連白宮助手也不清楚細節,拜登本人也只是在走出房間時說了一句「一切順利」,之後就不再有任何的回應。

一位外交內部人士評價拜登「表現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糟糕」。AP圖片

一位外交內部人士評價拜登「表現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糟糕」。AP圖片

據悉,隨著和教宗的會晤結束,拜登在此次G7峰會上的任務也都完成了。而對於拜登在可能是他最後一次的G7峰會上的表現,《紐約郵報》轉述一位外交內部人士的話稱,「表現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糟糕」。

就連美國之外的與會者也認為,拜登在會議第一天的失態很是「令人尷尬」,並且認為他「正在失去最基本的注意力」。

拜登第一天先是遲到了20分鐘,以至於梅洛尼不得不用開玩笑的語氣責備他說:「你不應該讓女士這樣等待。」而之後當所有人觀看跳傘表演的時候,拜登又「迷失」了,他漫無目的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好在梅洛尼將他拉了回來。

據報道稱,拜登的精神健康狀況越來越讓民主黨議員和助手們擔憂,他經常被發現在會議上閱讀小抄並「休息眼睛」。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