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屠龍案|警員作供指被告李家田警誡下承認去西貢試槍 惟之後把槍歸還同謀者吳智鴻

屠龍案

屠龍案|警員作供指被告李家田警誡下承認去西貢試槍 惟之後把槍歸還同謀者吳智鴻
屠龍案

屠龍案

屠龍案|警員作供指被告李家田警誡下承認去西貢試槍 惟之後把槍歸還同謀者吳智鴻

2024年06月11日 12:16 最後更新:06月12日 07:35

2019年12.8遊行「屠龍小隊」涉灣仔放炸彈及槍手伏擊警員案,7名被告被控串謀爆炸、謀殺及籌集財產等罪,案件首引反恐條例起訴,6月11日在高院踏入第31天審訊,從犯證人彭軍壕續接受控方覆問後,控方傳召拘捕被告李家田的警員,他供稱以串謀有意圖傷人罪拘捕李家田,對方在警誡下稱「只係去過西貢試槍,跟著支槍畀返鴻仔(同謀者吳智鴻),佢話要返支槍嚟做嘢」。

彭軍壕解釋,2019年12月8日計劃並非與台灣軍訓完全無關。(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彭軍壕解釋,2019年12月8日計劃並非與台灣軍訓完全無關。(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控方今早覆問從犯證人彭軍壕,彭解釋,早前指台灣軍訓與2019年12月8日計劃非完全無關的說法。

彭解釋軍訓與12.8計劃非完全無關 

彭指,因為軍訓由金主「大舊」劉偉德付費,「大舊」也知道其後計劃;另軍訓中有燒槍,吳智鴻提過日後會使用槍械行動,遂認為兩者有關。

控方又提到,彭軍壕指被告許湛榮軍訓後退出群組,但許湛榮在12月8日下午於群組中表示「清嘢」,彭回應「可能唔同電話」,其後又指許湛榮曾退出群組,但不知何時重新加入群組。

彭軍壕另確認,庭上供稱吳智鴻試槍前在西貢涼亭中拿出槍械、彈匣等的證供內容,與自己在2020年1月17日與警方的會面紀錄一致。

彭指由囚友助撰寫予律政司信件 

對於2022年6月24日彭軍壕去信往律政司,信中指冀律政司按「協商」(as agreed)撤銷兩條控罪,彭解釋信件由囚友撰草稿,自己並不知道「as agreed」何解,亦不清楚「撤銷控罪」和「控罪留法庭存檔」之分別。控方完成覆問。

拘捕被告李家田的警員出庭作供 

之後控方傳召拘捕被告李家田的警員楊立倫(音譯),楊警員確認2020年6月11日早上受上司指示,手持搜查令與隊員前往上水古洞一單位拘捕李家田。楊警員供稱,當日由李家田母親開門,其後到電腦房後眼見李家田在睡覺,楊叫醒他後,李家田出示身份證,楊警員進行快速搜身後宣布拘捕。

楊警員拘捕時,指自己隸屬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以串謀有意圖傷人罪拘捕李家田,有理由相信對方在2019年12月8日意圖用槍和炸彈傷害香港警務人員,並作出警誡。

李家田警誡下承認去西貢試槍  其後把槍交回吳智鴻  

李家田隨後回應「只係去過西貢試槍,跟著支槍畀返鴻仔(同謀者吳智鴻),佢話要返支槍嚟做嘢」,楊警員再追問試槍,李家田指按吳智鴻意思「喺空氣開咗一槍」,吳想知道槍械是否可用,另試槍當日才認識吳,並知道吳在12月8日被警方以「藏槍」一罪拘捕。楊警員把上述內容記錄到記事冊,李家田簽名作實。

李家田警誡下向警員交出手機及Tg密碼 

楊警員指,期間曾向李家田發出「被羈留人士通知書」,李家田又曾要求警方展示搜查令,展示後他便進行搜查,在電腦桌上發現6部手提電話、1部平板電腦,由於該些電話中只有一部有開機,楊向李家田作出警誡並索取密碼,李遂交出手機和Telegram密碼。

楊警員翌日得悉李家田家中仍有綠色斜揹袋證物,遂再到單位檢取,案件主管或考慮單位面積較大,指示重點搜查隊到場,楊帶李家田到搜查點附近做見證。在完成搜查後,楊把李家田帶返上水警署作錄影會面。楊警員確認在單位或警署中,李家田並沒有被人打、嚇、氹。

庭上播放李家田錄影會面 李家田指「屠龍」名稱是「取個意頭」

庭上播放被告李家田的錄影會面片段。片段中,李家田指試完槍後拿走一支屬於吳智鴻的槍「袋住喺身」。吳智鴻數天後稱「想要返支槍傍身」,兩人遂相約在新蒲崗交收,另原先是「屠龍小隊」隊長(黃振強)指示他領取。

警員問及「屠龍」名稱的意思, 李家田回應「取個意頭」,又指8月5日一群人在荃灣聚集,原意保護在地鐵站外張貼文宣的人,「等佢哋唔使畀人打」,該群人中有人提議建立Tg群組,李家田表示是「屠龍小隊」的「前身」,後來尚餘約10名成員便改名為「屠龍小隊」。

黃振強約往西貢試槍 吳智鴻突點引「粉狀物」試爆 

到11月初黃振強在「屠龍」群組中提及試槍,李家田與另一被告張銘裕表示會去,黃振強便約兩人到荃灣見面,交代試槍地點、日期,叫他們當日致電吳智鴻。

試槍當天,李家田與張銘裕一同在彩虹搭小巴往西貢,再轉乘的士到某山頭,張銘裕致電予吳智鴻,成功會合後,才得悉吳一方共約4人。在吳帶領下,步行約2小時,到達一處有許多樹、附近有士多的地方,吳拿出手槍,先「對空氣射一槍」,各人再輪流試槍。李家田射擊前,吳已把槍上膛,吳稱「你撳個掣得架喇」, 李家田扣下扳機後,便發出砰一聲、「砰個下好大聲」。 李家田指不清楚彈頭去處,各人沒理會,而吳把彈殼執起扔到海中。

在步行至出口期間,吳突然拿出用保鮮袋盛載的粉狀物,插引線後點火,其他人退後約5米,隨後發出巨響。李家田指,原本不知道會測試該些粉狀物。吳把保鮮袋扔到馬路附近的垃圾桶,一行人便截的士離去。

7名被告為張俊富(22 歲,學生)、張銘裕(20 歲,無業)、嚴文謙(21 歲,學生) 、李家田(24 歲,無業)、賴振邦(29 歲,技術員)、許湛榮(24 歲,物業管理助理)及劉佩凝(24 歲,無業)。

其中6名男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及許湛榮否認《反恐條例》下「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罪,以及交替的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罪,以及否認串謀謀殺罪;李家田另亦否認一項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罪;女被告劉佩凝則否認一項《反恐條例》下「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罪」。

2019年12.8遊行「屠龍小隊」涉灣仔放炸彈及槍手伏擊警員案,7名被告被控串謀爆炸、謀殺及籌集財產等罪,案件首引反恐條例起訴,6月18日在高院踏入第36天審訊。控方今傳召警方軍械法證課專家李啟輝出庭作供。李供稱,兩支從同謀者吳智鴻家中及「槍手」蘇緯軒被捕時檢取的手槍都寫有「P80」,兩者口徑一致,外貌相似,而警方在摩星嶺所檢取的手槍都寫上「P80」,李相信「P80」的槍柄,由美國生產。

專家證人指,蘇緯軒被捕時檢取的手槍都寫有「P80」。(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專家證人指,蘇緯軒被捕時檢取的手槍都寫有「P80」。(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警方軍械法證課專家李啟輝作供指,吳智鴻家中所檢取的手槍印有「P80」,屬槍身的型號,但無法判斷該槍是組裝或是原裝,該槍和蘇緯軒被捕時所使用的的手槍「打嘅口徑一樣」,而蘇緯軒的手槍和警方在摩星嶺所檢取的手槍都寫上「P80」。

早前警員指從被告李家田家中檢取聲稱曾放手槍的綠色袋。李啟輝稱,沒有檢驗到彈屑,但如槍械「包住放入袋」或袋經清洗,便有機會驗不出槍械殘留物,反之槍械直接放入袋,驗到的機會很大。

李啟輝在辯方盤問下稱,「講唔到」吳智鴻家中檢獲的手槍、蘇緯軒被捕時所使用的的手槍及摩星嶺所檢取的手槍是否同一生產商,根據槍身印有「Made in USA」及網上公開資料,相信「P80」的槍柄是美國生產。

另一專家證人:摩星嶺搜獲手槍及2個彈匣、另8發彈藥

另一專家證人、警方軍械法證課專家黃金鋒確認,在摩星嶺域多利道搜獲一支手槍、2個分別裝有15發9乘19毫米子彈的彈匣、以及另外8發彈藥。槍柄底部寫有「P80」。

財富調查組警員:就黃振強資金及來源去向作調查 

隸屬財富調查組的偵緝警員盧博文(音譯)作供稱,2023年3月17日首次會見「屠龍小隊」隊長黃振強,就「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罪」作起訴,黃振強簽署起訴書,財富調查組內就資金和資金來源去向作出調查,但沒向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提及正調查黃振強。同年9月,得悉黃振強想錄取證人口供,而盧博文錄取期間的口供草稿不需保留。

辯方問及,盧博文9月20日在荔枝角收押所與黃振強會面,只會面了約25分鐘,但黃於9月27日便簽署確認涉及籌集財產罪的21頁無損權益口供。盧博文解釋,黃的口供內容並非圍繞多人,20日亦有以要點形式記下黃所述,但已銷毀。盧博文又指,黃在27日再修改書面口供,盧博文與另一警員返回警署作更正後,才讓黃簽署口供。

投訴警察課接黃振強投訴後錄口供撰寫調查報告 

負責撰寫調查報告的警長何悅寧(音譯)出庭作供。在辯方盤問下,確認投訴警察課收到法庭通知,在12月17日到荔枝角收押所面見黃振強,黃交代警員12月8日在「安全屋」中要求他提供藏槍地點,期間被警員掌摑、威嚇等,其大腿等身體部位被硬物襲擊,當房燈開啟後,黃看見一名警員拿著伸縮警棍,相信是被該名警員襲擊,何悅寧把以上內容撰寫為調查報告,黃並同意暫緩投訴,直至刑事案件結束。

7名被告為張俊富(22 歲,學生)、張銘裕(20 歲,無業)、嚴文謙(21 歲,學生) 、李家田(24 歲,無業)、賴振邦(29 歲,技術員)、許湛榮(24 歲,物業管理助理)及劉佩凝(24 歲,無業)。

其中6名男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及許湛榮否認《反恐條例》下「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罪,以及交替的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罪,以及否認串謀謀殺罪;李家田另亦否認一項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罪;女被告劉佩凝則否認一項《反恐條例》下「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罪」。

高等法院。 資料圖片

高等法院。 資料圖片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