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江青究竟有多愛毛澤東?


江青與丈夫毛澤東同看一張報紙(資料圖)

延安時期

江青1937年8月奔赴延安,次年11月24歲的江青和45歲的毛澤東結婚,1947年3月隨中共中央離開延安,轉戰陝北。在延安十年間,她和毛澤東一起經歷了「情投意合的戀愛」,以及"驚天動地的婚姻"。

江青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妻子

江青雖說連高小都沒有畢業,但是在上海演藝圈裏刻苦學習,懂得文學,有文化修養。她跟毛澤東的共同愛好是京劇。她當時在延安演《打漁殺家》中的蕭桂英,深得毛澤東喜歡。閑暇時,那架老式的留聲機就在窯洞裏唱了起來。知道毛澤東喜歡京劇,投其所好,她在延安搜集一批京劇唱片,毛澤東聽得入神,有時用腳拍打著地磚,打著節拍,有時嘴裏也哼哼幾句。江青在這時候也就唱起京劇來。

那時候,毛澤東的窯洞裏客人很多,江青給客人沏了茶,就退出了,絕不在旁邊插嘴。來了外國記者或者國民黨統治區的客人,江青規避不露面。有的時候,毛澤東也要她出來一下,亮個相,她也只是握個手,點個頭,遞上一盤花生米或者陝北紅棗,就走開了。她顯得很靦腆,如同一個大姑娘。


江青在延安時的騎馬照(資料圖)

● 為跟毛澤東談戀愛,學會了騎馬和馴馬

● 毛澤東喜歡讀《紅樓夢》,她也就鑽研《紅樓夢》,後來能夠對《紅樓夢》進行種種評論,甚至自稱是「半個紅學家」

● 模仿「毛體」,幫毛澤東抄寫文章,後來幾乎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

● 為毛澤東生育一女,一次痛苦的人流之後再無生育能力


江青與毛澤東在延安窯洞(資料圖)

與毛澤東結婚 承受「約法三章」

儘管中共中央同意毛澤東與江青結婚,但中共中央依然認為有必要對江青「約法三章」,以便明確其在黨內的地位。內容如下:

第一,毛、賀的夫妻關係尚在而沒有正式解除時,江青同志不能以毛澤東夫人自居。第二,江青同志負責照料毛澤東同志的起居與健康,今後誰也無權向黨中央提出類似的要求。第三,江青同志只管毛澤東同志的私人生活與事務,20年內禁止在黨內擔任任何職務,並不得干預、過問黨內人事及參加政治生活。這個「約法三章」來自王若飛的筆記本。因國民黨軍隊一九四七年進入延安時獲得後公開。王是當年中共中央秘書長,他記下的這個會議記錄是可信的。


江青與家人:左起毛澤東、江青、李訥、李雲露、王博文(資料圖)

建國初期

1949年進北京以後,毛澤東與江青矛盾顯著增多,開始出現較深的裂痕,用一位衛士的話說:「他們吃不到一起,住不到一起,行不到一起,更談不到一起。」

毛澤東建國後一直粗茶淡飯,不講究飲食和營養,而且吃飯不定時,工作忙起來常忘掉按時進餐,而江青進京後生活日益考究,講究營養和味道,按時進餐,保持健康,這樣兩人就很少能吃到一起了。

毛澤東一直保持戰爭年代養成的夜間工作的習慣,黑白顛倒;而江青因身體不好,早睡不熬夜,也就很難住到一起了。不過一直到60年代初,他們還都是住在一套院子裏。毛澤東外出視察,都是工廠、農村和重要部門,而這個時候江青則以治療療養為名,4次去蘇聯,有時一住幾個月,回國後又不斷巡迴於各大城市如上海、杭州、廣州和著名風景區之間,因此,同行的機會也就不多了。

至於談不攏,按照江青的說法是,毛澤東「他這個人是很寡言的,話不多。有時談起來,多數都是談政治、經濟、文化、國際、國內,海闊天空」。就是說,很少談私生活和感情問題。而毛澤東對衛士長說的話層次似乎更深一些。毛澤東認為,“江青使我背了個政治包袱”,“江青這個人,誰跟她也搞不到一起”,“她一來了我什麼事也搞不成。她這個人到哪兒哪兒掃興”。當然這個話也可能是毛澤東不高興時說的,也有點極而言之的味道。

客觀地說,這「四個合不來」並不能完全怪江青。從江青的角度說,據衛士們觀察,“她很注意關心毛澤東,揣摩毛澤東,迎合取悅於毛澤東”,“希望能討毛澤東的歡心,希望他能與她協調一致”,“她有時心裏有想法,並不說,而是希望毛澤東能夠理解,能夠先說,如果經歷多次,毛澤東仍不有所表示,她才會按捺不住地爆發,甚至又哭又鬧”。這些描述應該說是可信的。恐怕年齡的差異和生活經歷的不同,也是重要的因素。建國時,江青年方35歲,而毛澤東已56歲,開始向老年期過渡。文化大革命開始時,毛澤東已是73歲的老人,而江青才52歲。21歲的過大年齡差異當然不是夫妻生活中絕對不能相容的,但也是不容忽視的。


江青和毛澤東在一起(資料圖)

江青關心毛澤東:看他太累就陪他打麻將

建國初期,江青還是比較關心毛澤東的。據衛士回憶,江青看到毛澤東連續工作十幾個小時,十分疲倦,就設法讓孩子們拉他出去散步,或者自己和衛士們陪他打一下麻將。有時,她讓毛澤東去看電影,他不願意去,江青就說:「看一看吧,你不看,小鬼們也看不上。」毛澤東聽了,就去看電影了。

不過,毛澤東與江青生活經歷不同,生活品位、生活習慣和政治修養也不一樣。1956年,毛澤東已62歲,依舊愛吃紅燒肉。江青考慮主席的年紀大了,肥肉吃多了不好,膽固醇高,容易造成血管硬化,出現血栓,不讓廚師再做了。衛士們也有同樣的想法。毛澤東沒吃到紅燒肉,很生氣,等弄明原因後說:「我吃飯不要她管,今後我吃我的,她吃她的,就這麼辦了。」從此,兩口子雖仍在一個餐桌上用餐,但各人是各人的菜。不過,廚師端上為毛澤東做的菜,江青仍堅持夾幾片嘗嘗,看做得好不好。而江青的菜,毛澤東從不動一筷子。他就是這麼倔。

「文革」期間

江青身邊的工作人員都可以證明,「毛澤東並非「文革」初期就厭惡江青」。我們很多人都看到了,當時(指「文革」初期)江青主要住釣魚台,下午只要不開會,她幾乎每天都要去看毛主席,即到毛主席那裏去。我還說,江青去看毛主席,或到毛主席那裏去,和別人(包括周總理)不同,因為她是回家啊。至於毛澤東不讓江青到他那裏去,有些厭惡見她,那是70年代以後的事情。據汪東興告訴我們,到1970年代,即「文革」進行好幾年後,毛主席覺得江青經常來看他,對他的休息和工作是一種打擾,不願意讓她來。(閻長貴語)

江青是毛澤東搞「文革」的鐵杆支持者

1966年7月8日毛澤東在韶山滴水洞寫給江青的一封信。那個時候,毛澤東對江青比較信任,認為她在發動「文化大革命」過程中有功一開始,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還是比較困難的。許多老幹部對此不理解,劉少奇、鄧小平等在第一線工作的中央領導同志有不同意見。正因為如此,毛澤東才說,中央有“鎮壓群眾”、“圍剿革命派”的問題,才說中宣部是“閻王殿”,「文化大革命」初期才會有所謂“造反派”與“保守派”之分。毛澤東要衝破這重重阻力而把「文化大革命」發動起來,是不容易的,他需要有人支持。而這個時候,江青成為搞「文化大革命」的鐵杆支持者。當時,江青利用自己的工作便利,經常向毛澤東彙報文藝界的情況。這引起了毛澤東的注意。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從文學藝術界入手,是與江青經常向他彙報文藝界的“問題”分不開的。江青對「文化大革命」的發動,起到了重要作用。


  與毛澤東遺體告別,左一為張玉鳳(資料圖)

毛澤東去世時江青痛哭:醫生 你們快救救主席

在我看來,江青對毛主席一直都很崇拜、尊重並充滿感情。她給毛主席寫信、談話或在會議上發言,從來不稱呼「毛澤東」或“潤之”,總是稱呼“主席主席”的。她經常說:“我是主席的學生、哨兵。”「文革」期間,每年的12月26日(毛主席的生日),她從未忘記。那天精神也特別好,非常興奮,主動邀請身邊的工作人員同她一起吃長壽麵,並對大家說:“咱們一起祝主席生日快樂,身體健康!”

葉永烈在《江青畫傳》一書中寫道:「9月8日子夜,毛澤東氣息微弱。當9月9日零時剛過,才10分鐘,毛澤東停止了呼吸。張玉鳳奔出主席卧室,疾步走向毛主席書房,向守候在那裏的華國鋒、王洪文、張春橋、汪東興報告噩耗。不過一箭之遙的江青,得到報告,馬上奔了過來。後來,姚文元曾經這樣描述他在現場的所見:“她頭髮散亂,神情慌張,進門便撲在主席遺體上,一面痛哭,一面呼喊:‘醫生啊!你們快救救主席呵!你們為什麼不救救他呀!’她嗓子都啞了,仍不肯離去。其悲痛之狀,催人淚下。姚文元所述應該是真實的。不管怎麼說,江青跟毛澤東從1938年結合,到1976年畢竟有著38年的夫妻感情。」楊銀祿認為,葉永烈的話說得很到位。


1980年庭審江青(資料圖)

臨死以前

江青被捕後,在身體日趨虛弱的時候更常常想起主席。她身邊放著主席的手跡,衣服上別著主席的像章,床頭上放著一張與毛主席在中南海晨起散步的照片。(楊銀祿語)

1991年3月15日,江青在北京酒仙橋的住處高燒不退,隨即被送進公安醫院。與其他病人一樣,江青要填寫住院單。她在住院單上寫的名字是「李潤青」。“潤”是毛澤東早年使用的字,“李”是江青的姓,“青”則是江青的“青”,這表明了她對自己和毛澤東婚姻的懷念之情。

江青常常想起毛澤東。她的枕邊保存著毛的手跡。在衣服上別著毛的像章,床頭柜上放著一張她與毛澤東在中南海晨起散步的照片。每天清晨,當新的一天開始時,她都要背誦毛的詩詞或閱讀毛的《選集》。清明節到來的時候,她曾要求去天安門廣場上的毛主席紀念堂,同時要求允許李訥帶一卷白紙到公安醫院來,她可以給毛做一個花圈。但她的這兩項要求遭到了拒絕。

江青死前一天,也就是1991年5月13日晚上,她曾在一張《人民日報》的頭版一個位置潦草地寫了一句話:「歷史上值得紀念的一天。」還在這張報紙上認真地寫道:“主席,我愛你!您的學生和戰士來看您來了。江青字”。這是她在生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晚年江青(資料圖)

江青服刑10年後自殺:主席,你的學生來見你了!

江青終年七十七歲。

江青自殺身亡的是1991年6月1日出版的美國《時代》周刊,說來自北京的消息,「江青上吊自殺」。《時代》沒有透露消息的來源。消息還說,江青自殺是因為“不願忍受咽喉癌的痛苦折磨”。

日本《文藝春秋》周刊發表了江青的所謂「絕命書」:

「毛主席領導人民經過二十多年打倒國民黨反動派,取得革命勝利。現在被鄧小平、彭真、楊尚昆一夥反革命修正主義吞併了領導權。主席除劉未除鄧,後患無窮,國禍民殃。主席,你的學生和戰友來見你了!」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