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索羅斯敗走香港耿耿於懷 永遠以中國及香港為敵

昨日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談到98年打大鱷事件,其實當年除了亞洲金融風暴受注目外,在歐洲及美洲的投資世界裏,更加注目的是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倒閉事件。

1998年8月17日,俄國政府容許盧布大幅貶值,並決定債務違約和延期償還外債。到了9月2日,俄羅斯央行決定讓盧布自由浮動,幾天內盧布貶值約60%。這給持有大量俄債長倉的投機者一記重擊,這也是其後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 LTCM)被逼倒閉的原因之一。當時,大量投資者(主要是機構投資者)借入低息的日元,然後買入高息及有高達10厘息的俄羅斯債券,最後盧布大貶值,債券違約,造成嚴重損失。

向高槓桿活動提供彈藥的一眾銀行紛紛「落雨收遮」,減少或取消信貸額。水源被截,正在亞洲主場打得興起的投機者不得不即時大量斬倉。炒家潰退,10月初短短數天日圓兌美元即急漲逾15%。平倉撤退之舉也見於香港和其他亞洲市場,港元息率回歸正常,恒指回升,未平倉的期指合約數目回落,亞洲金融大戰結束。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政府有能力成功托市,香港在堅守自由市場原則下,以外匯儲備成功擊退一小撮大型炒家,證明在適當時候、非常時期,是需要有形之手干預。

而當全球金融海嘯在2008年爆發後,多國政府以量化寬鬆保住金融體系,令經濟免於崩塌,大家才理解政府在適當時候需要干預的重要性。

美國金融大鱷索羅斯98年在香港慘敗而退後,21年後的今日,89歲高齡的他,未改其對中國及香港的敵意。本周一(9月9日),他對《華爾街日報》說:「作為開放社會基金會的創始人,我對打敗當下中國的興趣,超過了對美國的國家利益的關心。」稱特朗普的對華政策非常正確,美國對華為的封殺不能解除,呼籲國會立法,限制特朗普可能會為了大選選情而將對華為的限制「交易」出去。

索羅斯擔心特朗普為了連任而放生華為,CNBC

索羅斯擔心特朗普為了連任而放生華為,CNBC

索羅斯稱,特朗普政府最顯著——或許是僅有的——外交成就,就是跨越黨派隔閡,繼承奧巴馬政府的對華政策,將中國視為戰略上的競爭對手,並將華為視為威脅國家安全的存在,把它納入了商務部所謂的「實體清單」。

索羅斯認為,中國在人工智能(AI)和機器學習(ML)領域是一個危險的對手。而在5G領域,未來幾年將是決定中美誰能領銜的關鍵。華為在5G市場上競爭所需的核心零部件要受制於30多家美國企業,因此只要華為仍在「實體清單」中,它就會缺乏關鍵的技術支持,實力會被嚴重削弱。

但是,索羅斯擔心特朗普會在2020年總統大選前,將華為作為與同中國貿易談判的籌碼,最終為了短期的選舉利益破壞這一長期政策。特朗普似乎逼切希望與中方達成協議,提振美國股市和經濟,提高自己連任的機會。索羅斯認為,特朗普正試圖擺脫國會限制,以自行決定華為的命運,而國會必須阻止這種情況發生。

索羅斯似乎對98年在香港之大敗一直耿耿於懷,鬱結在心,所以永遠以中國及香港為敵人,若特朗普今次為達到連任而放生華為,索羅斯隨時帶著遺憾進入棺材了!

尚風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