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當年的黑警收黑錢打人 今天的警察除暴安良 不要去搞他們的妻兒了

我年少時親歷,差人在CID房收完錢,叫犯人從後門離開。我親眼見,差人當人是老鼠咁打。我的兄弟,離開差館後說,給差人用電,電他下體。我親眼見,差人收黑錢收到,隨身全支大長江電筒,都裝滿五元大餅。我親眼見,差人返工,到每檔字花檔、大小睹檔、輪盤檔、走鬼小販檔,收黑錢。當年小、中、大、非法、合法的任何生意,都要交黑金錢。

交通鐵馬騎警,都泊好架警察摩托鐵馬,用帆布遮掩好,換過頂帽,作步兵去收黑錢。我年少時,無任何人,喜歡警察。所以當年,順口溜就說:好女不嫁差人,只有邪牌嫁差人。

我住過當年,所有兄弟公認,全港最臭,臭到崩天的警署拘留所。但是當你,適應後,由初初睡不着,到你大大啖氣吸,就自自然然,與臭氣,合而為一,無礙地,睡得香甜。所以我明白,揸垃圾車的司機叔叔,為何可以輕鬆每天上班,送接垃圾,因為他們,為了吃飯,就可以適應得到。

今天已經,列為歷史文物的油麻地警署。如今想起,真是有幸瞓過,這警署的拘留所為榮。大館警局,更為親切。他們拘留所,三餐只供應,一條發霉長方枕頭麵包,一開二,加濕沙糖。每人一份,我不吃,隨手放下,在石屎床上,轉眼就不見了。其他人個個狼吞虎嚥,吃下肚中。當年的差人,晚上同老婆嗌完交,或不開心,就捉你出來,打餐飽。祭祭他們拳頭,出出他的虚火,發泄他們的不開心。

到70年代廉政公署的出現,再加上不斷,有唸完書,有心的大學生,如許淇安,鄧竟成,等有心人加入,有志改革警隊。警隊終於,由警腐而蟲生,蛻變起來,徹底改變了。近廿年,我好幾次,因為蘋果日報的事件。我入高街,反黑總部。未坐下,就給小鬼幫辦,用粗口駡。但是旁邊華裔警察,即時勸阻。我去九龍城,反黑總部。入CID房坐下,最老可能最高級别警察,又用不禮貌態度對我,又給年輕警探制止。最近過馬路,又給警察屈,亂過馬路。當其他警察,知道問題。他們就取消,對我的控告。

但是我們,要有同理心。他們絕對,不是個個,都是一個餅印。他們都有,大量好心好人,好心的的警察。我們不要,將警察,推向危險的邊緣,令社會,步回歷史的舊日。80年代,有心有力有智慧的大學生,開始加入警隊,他們銳意改革,終於應對了80年代、90年代的嚴重,省港旗兵,接連發生的,大刧案,以及大綁架案。令香港警隊,躋身全球前列,成為最好警隊之一。

今天我擔心,經過烈火鍛煉的警隊,又要掉下地獄,做魔鬼。他們今天,沒有收黑錢,他們只是,維持治安咋。我希望,我們香港人,愛惜我們,香港警隊。再者,任何社會,不能缺掉警察。再再者,警察都是人。即使我不理他們,被雷射槍射,我不理他們,被磚頭掟,我不理他們,被汽油彈掟,因為他們有出粮,這是他們工作,所以他們,有責任做好工作。但是他們都有,七情六慾。他們見到,自己家園,警察宿舍,遭破壞及遭包圍,不停遭雷射槍照射,被磚頭掟,整個家庭,受驚恐。孩子上學,又受責難。結婚大事,更遭搗亂,撒溪錢。他們不被憤怒火焰,燒壞腦變為著火警察,就真喺不是人了?

就算黑道,及幫會豪強,都不會禍及妻兒。金庸筆下,金毛獅王謝遜,他的妻兒,被姦被殺。他窮一生,去報仇恨。我懇求所有人,站在良心,道德上,望下有情的香港,我們要勸喻,所有人,走出第一步,不要再去人家園,照射電射鎗,不要嚇破,人家妻兒膽。老師更要有教無類,不理顏色對與錯,去保護弱小的無辜,切勿傷害無辜的人,特別是小孩。

警察叔叔,你們辛苦。但是不要將,心中火焰,困在深淵。應發出大愛,為理想而作出,無私無畏,保護香港的行動。將勇武示威者。捉實鎖好,帶他回差舘。好好照顧他,讓法院訓導他們。我懇請,任何一方,先走出,這的第一步。

我絕對支持,警察執法,將破壞社會,所有人拘捕。但是,設勿傷害他們。他們只是,一廂情願,想香港人好,想香港好的,好人。我有一個好朋友,名字叫吳仲賢。他是岑建勳和長毛梁國雄,搞學運搞保釣的戰友。吳仲賢年青時代,就是今天年輕人,的縮影。他年輕讀珠海書院時,滿腔熱情,爭取公義。傳說他,爭取公義,竟然爭取到內地,給當年還沒開放的國內公安,打到嘔血。後來回港,投身報界,50多歲,就肝癌逝世。我懷疑,當年的淤血,夠時間發出來,令他淤血變肝癌。

可惜熱心社會事務的他,除了工作,他還幫社會,做了好多,好多好事。但是他英年痛死,害他的人,自己種下惡果,令自己及後人,定嚐惡報。

我今天六十多歲,雖然還算年輕。但是我早出社會,睡覺在街頭。我見盡了,很多很多報應,我絕對相信因果。因為我親眼見過,種下惡果,會嚐惡果的事與情,所以要多做好事,少做惡事,不要打人,不要搞人。

年青人,總有一天從火浴重生總有一天會明白過來 。我們給他機會,他們一定,會在社會,做番一頓又一頓,好的事業,貢獻香港,發出大愛的光芒。

我女兒真常玩的滑梯,被示威大哥哥燒毁。她狂哭哋叫: 「怎麼,大哥哥燒到我們的滑梯,没得玩,我們沒有錯啊?!」

我女兒真常玩的滑梯,被示威大哥哥燒毁。她狂哭哋叫: 「怎麼,大哥哥燒到我們的滑梯,没得玩,我們沒有錯啊?!」

我女兒阿真常去的公園,常玩的滑梯,被示威的大哥哥縱火燒毁。當我的阿真見到,陪伴她的滑梯,遭到不幸,她狂哭哋叫: 「怎麼,大哥哥,燒到我們的滑梯,没得玩,我們沒有錯啊?!

阿真媽媽速寫女兒當日的悲情。

阿真媽媽速寫女兒當日的悲情。

膠與鐵,都燒到光秃秃。更燒傷了,小孩子的心。這個火,燒到了,小孩子的心與淚。今天應該要熄滅喇,我希望,所有香港人,停一停,想一想。齊心令香港所有,生與死的物件及物種與人種,得爾喘氣過來,重新上路。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