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壹傳媒台灣出爽報是我冒死建議 香港再出爽報就與我無關了

蘋果日報,自己搞發行補紙隊伍。我粗略算一算,運作差不多接近十年,我估計,差不多用了近三至五仟萬?

我想了很久,想極都想不通,點解久不久,壹傳媒又加我價,要我收少一些,久不久又不讓我,把報販零售賣剩的報紙,退回給壹傳媒。本來全世界,報販零售,賣剩報紙雜誌,都是退回給出版商。他竟然叫我,幫他啃一部分,甚至,叫我啃光它,即是要我全部包銷。全世界出版,都不會這樣要求發行商。他們要我啃清全部報紙,直至我啃死至止。搞到我又要投降,又話要不做。

但是他們同時,又將銀紙,倒出大海,搞自己的補紙隊伍,養懶害死年青人。搞出成隊人去嚇我,他又做不出,工作效果,作用更全無。但是副作用,就一大堆。當時我好多已離職的舊員工,見到我,都對我說,他們蘋果日報,搞發行補纸,害死我的離職跳糟舊員工,搞到個個,變成蘋果日報,三世祖。跳糟到他們補紙隊的員工,個個做到,又肥又懶。在我公司無得走的員工,就學懂擦蘋果發行部管理高層鞋。希望得到,貴人關照,將來搵份薪高粮準,不用做嘢的超筍工,

免費報紙,大量蜂擁出版。部分行内傳媒人講到,免費報紙無得做,重話一定死得。到他們見到,免費報紙,遍地開花。他們就跌倒,遍地眼鏡。更成行行市,間間免費報紙賺大錢。

06年左右,我在台灣,和台灣壹傳媒行政總裁,堅哥(葉一堅)吃飯。台灣壹傳媒,幾時出免費報紙?堅哥無奈地說,「我們黎老闆不信,免費報紙,會成功,會賺錢。我們一講,他即鬧,他更說,免費報紙,一定死梗嘅。」

我想了很久,勸不勸黎大老闆他,出版免費報紙? 勸黎老闆做,一定給他鬧,因為他,已經定性,免費報紙,實死實會虧大本,没有得做。大老闆的決定,而我這個小人物,竟然走去,挑戰他的金科玉律權威? 實行會,給他拉去,午門斬首。

再者,他這樣對我,我應不應該,冒住生命危險去講,去給他鬧我阿媽呢?而去勸他幫他?想了幾個晚上,想清楚,他就算怎樣對我,千般不好。雖然計算,這麽多年,我沒有賺到他錢,可能還要賠本。但是,他仍然是我老闆。我都要為他著想,冒住給他駡,給他鬧阿媽,都要找他說清楚,勸他出免費報紙。

翌日早上,在香港開工,巡完派報點,取齊所有,免費報紙,放在背包,揹到中午上機,吃完飛機飯。看官留意,常坐飛機返工,切勿在飛機吃飯。我就是吃完飯,坐在飛機椅,太舒服沒動,引致肝出事。就算要吃,食完飯,都要行去機尾,再行幾轉,幫助消化。

下咗機直奔,黎老闆公司。去到黎老闆房間,他正舉筆,專注寫他的稿。我當然,動都不敢動。企在房間外面,直至他寫完稿,放下他的,老花眼鏡。見他說「喂,德強搵我咩事?」我才敢入房,在他面前,將免費報紙放下,他的枱上。我再將每一張,每一頁打開,說: 「老闆看看,好多稿啊,好多錢㗎,7至8成是廣告啊。」黎老闆看完說,「喺喎。」

我接著說,「香港不能出,免費報紙啊,因為已經,給人霸晒位,無位做哪。台灣,就可以做。更要快,不要給人搶出頭。我們搭了鷄棚,開咗檔。其他出版,其他人開檔,就會甚艱難。」

肥佬黎老闆下令,出喇!台灣壹傳媒爽報一出,又賺咗好多年錢。堅哥找我問,「台灣地下鐵,招標派免費報紙,傳聞聯合報,將會因應地下铁招標,出免費報紙,入標做台灣地下鐵報。」 我皺一皺眉頭,對堅哥說,「跣聯合報一大蠖,吹風說,壹傳媒爽報,出高價志在必得,要赢標,要壹傳媒爽報,獨霸地下鐵,派免費報紙。查實跣他,等他出天價,一舖勁蝕。我們出個普通價入標,頂死他聯合報。等他輸鑊勁,以後不敢搞,免費報紙。」

台灣爽報2006年創刊,2018年離場,初時辦得非常成功,近年敵不過網絡大潮。

台灣爽報2006年創刊,2018年離場,初時辦得非常成功,近年敵不過網絡大潮。

其實做免費報紙,最緊要,懂炒餸。用得料太多,一定無錢賺。無料,又無人睇。所以免費報紙,要控制材料及開支,才是免費報紙的金科玉律。收費報纸,就不同,一定要好,又要足料,讀者付錢買,所以要,慢慢睇慢慢捽,才過癮 。收費報紙,才可以,吸收零售訂閱的讀者,賺辛苦的金錢。

果然台灣地下鐵,一宣布開標,聯合報獨得。之後怎樣賠上,這個金錢遊戲。看官們,你們不用估,都可以知道,後果如何了。

其後香港壹傳媒,亦登陸香港免費報紙市場,出版香港爽報。竟然有人說,是我叫黎智英老闆,出版香港爽報。我即時講,「我無咁大膽,叫肥老黎智英老闆去做,没把握的生意。我自問這麽多年,提出提供意見,没害過人虧本,出任何雜誌與報紙刋物。如果有,都是他們員工,辦事不力,無關我對出版市場的生意觸角,與及創意。

我提供過,的出版意見,成功例子,多到記不起。最經典,都算將,新報的六合彩版,抽出來,獨立零售。高峰時,每天出半至一張纸,每日可以買,六至八萬份。更可以令,年年虧蝕的新報集團,轉虧為賺。

但是新報集團,最後都是炒我魷魚啊。害到六合彩報紙,給人翻版,跌下抵谷。

當時有份雜誌,叫做Monday,做到要執笠,新傳媒行政總裁,鄭先生,找我問,他要買Monday。我說不用買,等她執笠,你就加個新字,叫做新Monday,出版就可以,完全不用付錢買。之後我更給他意見,搵外國圖書及填字遊戲,大做特做,文字填字遊戲。最風靡時候,由執咗笠,轉為翻生,到每期賣十多萬。傳聞說,楊老闆夫人,每期都要玩餐飽啊。

太多太多的意見,太多太多的悲喜。最開心,有傳媒打工仔,聽我意見,出刋物,期期月月,賺到錢。將賺來的錢,轉投地產市場,今天坐擁,近十億資產。但最不開心,見人賺到錢,亂花錢,弄壞身體,我就心痛非常。有個叫肥龍,給他意見,出豪情夜生活。錢賺心雄,搞高科技,一個手寫,輸入十易碼。將所賺,放在科技洪流,隨水去無踪。但是肥龍,好灑脫,翻一翻衣袖,又再闖江湖。這個傳媒,給我舞台,令我翩然起舞,令我嚐了,無盡的喜悅與無奈。

曾經有朋友,建議我自己,咁多好創意,不如自己做出版。我扳起面說,我不會越界,我不能起我出版老闆的飛脚。又做發行,又做出版。如果我是這種人,我一定沒工作,沒老闆给我生意,會餓死街頭。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