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劉淑儀專訪3】教育及青年工作失敗 通識應改為選修科

修例風波揭示青年對社會的極度不滿,葉劉淑儀分析是教育和青年工作的失敗。

行政會議成員及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在接受《巴士的報》專訪時說,很想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提出討論,指出通識教育中教科書教材、工作紙試題的問題,十分偏頗。

葉劉淑儀認為, 現時通識教育的教材偏頗。(本網記者攝)

她估計,警方目前拘捕3,000人,最少有300多名來自百多家學校的學生,並形容這一批學生是一個問題,將來若繼續有偏頗的教材,仍會有問題:「有些市民傳給我有些小學的問答題,問警察開槍打傷14歲的少年是那一日?是10月1日?9月31日?是什麼意思,學到什麼呢?」

葉太反問,若然如此,為何不問從哪天起開始有人擲汽油彈?她直言在處理上十分偏頗,不應繼續荼毒下一代,要停止再出這些偏頗的教材和工作紙。

若通識教材太偏頗, 情況持續, 葉太擔心會荼毒下一代。(本網記者攝)

現時學生選修文史哲等學科已經十分少,葉太表示,再沒有人民的包容情懷,未能代入不同人的角色及文化,不知如何處理不同人面對的問題,沒有這些胸襟,那些人便變得暴戾,亦容易做成非黑即白的二分情況。

她說:「我們的道德教育已喪失,粗口、不尊重師長、壓逼老師、禁錮老師,逼校長對話,以雷射燈照校長,這些粗暴行為根本沒有可能的。」

對不尊重師長、逼校長對話、禁錮老師行為, 葉劉淑儀表示, 道德教育已喪失。(資料圖片)

對於課堂上教授言論自由,葉太認為部分可能教錯,老師根本沒有看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亦不曾了解終審法院對公民抗命的定義,便向學生教授公民抗命和言論自由。

葉太說,現時守法意識薄弱:「人人都說我有權表達意見,問我為何要事先得到批准?我現在沒有犯法。他們對於甚麼是合法,甚麼事不合法,意識亦變得薄弱。」

葉劉淑儀指出, 現時守法意識薄弱。(本網記者攝)

她分析,因為過去20多年政府放棄了話語權,一批學者大談人權自由司法獨立,是核心價值,政府都任由那些人說,不作解釋,於是便發展為整個社會的問題。

對於通識科,葉太說,撇除政治問題,通識學的東西,無一家大學的學科要求必修通識才收,因為大學第一年已有通識,美國史丹福大學的通識是談及佛家思想、柏拉圖理想國等中西文化經典,更不是一位老師便知道所有。

對於通識的出現, 葉劉淑儀說是僭建科目, 應改為選修科。(本網記者攝)

葉太明言:「這科我認為是僭建科目,是新高中學制一大敗筆。問題是已訓練幾千位通識的老師……因為教師的飯碗問題,我不會贊成殺科,但可以把通識改為選修科,你教得出色便有人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