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被刷屏的「梅姨」和7個被拐孩子:有人已尋子15年

(原標題:河南人申軍良:只要「梅姨」一天沒找到,兒子一天沒回來,我會一直找下去)

連續一個月來,人販子「梅姨」的最新畫像照片被大量轉發,#記住梅姨的長相#上了微博熱搜。

11月18日,出於對人販子的痛恨,很多人在朋友圈轉發了這條消息,希望嫌疑人早日被緝拿歸案,與「梅姨」有關的多起兒童拐賣案件也再度引發輿論廣泛關注。


被拐兒童家人:「人販子‘梅姨’是真實存在的」

11月18日上午11點19分,公安部刑偵局官博援引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佈平台官博消息,稱網路上流傳的廣東增城被拐9名兒童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張畫像非官方公佈信息,梅姨是否存在,長相如何,暫無其他證據印證。廣東省公安廳未邀請專家對梅姨二次畫像,廣東警方仍在積極開展尋找其餘7名兒童下落。ccser也不是公安機關官方權威平台,提醒大家不傳謠、不信謠。


這兩條微博相繼發佈後,再次引發社會巨大關注。

「今天中午到現在,我的電話被打爆了。」在廣州回濟南的火車上,42歲的河南周口人申軍良的語氣中透出疲憊和無奈。作為增城被拐的9名兒童案中的一個受害者家屬,從2005年1月4日上午,剛滿周歲的兒子申聰在廣州市增城區沙庄一間出租屋內被人搶走之後,他尋子已經15年,仍奔走在漫漫尋子路上。

申軍良說,「人販子‘梅姨’是真實存在的,這一點,毋庸置疑,有她同夥及她男友提供的證據。」


申軍良

一個六旬老漢曾和梅姨同居兩年多

在申聰被拐一案中,2016年3月,貴州籍的周容平、楊朝平、劉正洪、陳壽碧、張維平5人涉嫌參與此案,先後被警方抓獲。

2016年10月19日,被告人周容平等5人涉嫌拐賣兒童罪一案在廣州市增城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對於被拐小孩申聰的下落,被告人張維平供述稱,他當時在增城荔城街湘江中路的增城賓館門前,把孩子賣給了在麻將館認識的一個阿姨,對方是增城本地口音,當時年齡約50歲,中等身材。



被拐孩童和親人的對比照片

「張維平提供的這個線索太模糊,但畢竟有了一線轉機,我和其他被拐兒童的家屬多次前往紫金。」 申軍良說,2017年6月,警方對張維平的審訊獲得突破,一名叫「梅姨」的女子從此浮出水面。「梅姨」即張維平向其轉賣小孩申聰的下一手買家,這讓申軍良抱了很大希望。

2017年6月,增城警方發佈了一則公告,對一名綽號叫「梅姨」的女子徵集線索。公告稱,「梅姨」,真實姓名不詳,現約65歲,身高1.5米,講粵語,會客家話,曾長期在增城、韶關新豐等地區活動,涉嫌多起拐賣案件。警方公告中貼出了一張「梅姨」的模擬畫像。

「這是人販子‘梅姨’畫像的第一版。今年3月,廣東增城警方和我聯繫,說找到了一個六旬老漢,他和梅姨同居了兩年多,體態、相貌等描述比較準確,畫了大約4個小時,第二版畫像出來了,也得到了老漢認可。」被稱為“神筆警探”的林宇輝表示,“畫稿在我手裏,給增城警方的是複印件,今年10月,申軍良找到我,就把畫像拍給他了,媒體就發了。”


申聰的兩次畫像

對此,申軍良表示,「很多人以為梅姨是我找的林警官畫的像,這是一個誤解。」他說,不過在和林宇輝接觸後,對方對他的尋子經歷很同情,在他的央求下,也給他的兒子申聰畫了一張模擬的長大後的畫像,“2017年7月,林警官畫了一張,第一幅靠近我的相貌多一些,感覺不太像。9月份,又畫了一張,靠近我妻子的相貌多一些。”

「只要‘梅姨’一天沒找到,兒子一天沒回來,我就會一直找下去」

10月中旬,人販子「梅姨」的新畫像在不少媒體發佈後,申軍良很感動。


尋找孩子,追蹤「梅姨」

「從28歲到42歲,將近15年,從未像近幾天這麼高興過。從不知道人販子跑哪去了到人販子落網,又帶出了8個孩子,將近15年,終於找回了兩個,雖然我兒子還沒找到,這個好消息,沒有人能比我更加高興。我知道這個消息時,當時興奮得坐著也不行,站著也不行,不停地走路,在小區不停地轉圈,整整在小區走了一個晚上,感恩社會各界對我們的關注。」申軍良說。

「目標縮小了,就在廣東河源紫金縣,為了尋找申聰,我已經去了5趟,最多的時候在紫金縣待了5個月。」申軍良說。

10月28日凌晨1點4分,他在朋友圈說,「又是一個習以為常的失眠夜,將近15年的煎熬,傾盡了整個大家庭的所有,該到頭了吧?」


尋找孩子的父母、家人

「只要‘梅姨’一天沒找到,兒子一天沒回來,我就會一直找下去。」申軍良說,感謝社會各界對他的關注和支持,這給了他們極大的信心和力量,“現在兩個孩子已經找回來了,希望藉助全社會的力量,儘快找到‘梅姨’,找回被她販賣的另外7個孩子,感恩不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