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劉海粟憶為江青畫裸畫:面相一般但身軀非常優秀


美術家劉海粟首創男女同校,採用人體模特兒和旅行寫生,曾被責罵為「藝術叛徒」。相傳,劉海粟還曾給江青畫過裸體畫。

劉海粟回憶畫裸體畫經過

對於曾經給江青畫過裸體畫一事,據「劉海粟所帶的唯一一名碩士研究生」簡繁著《滄海》記載,劉海粟在1983年曾經回憶過。

劉海粟說:「1935年的夏天,我剛從歐洲回來。那個時候藍蘋同趙丹合演話劇《娜拉》,有一些影響。……他們在上海金城大戲院公演,一個很大的海報,上面寫著趙丹和藍蘋兩個人的名字。那個時候趙丹在上海已經很有名了,藍蘋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一天,趙丹請我到一品香吃飯,我就問起這個藍蘋。趙丹很聰明,他說校長如果有時間,吃完飯我陪你去見藍蘋。我也是一時高興,就答應了。他領我到他們的排練場,牆邊有一個穿旗袍的女孩子,踱來踱去,在那裏背台詞。趙丹告訴我那就是藍蘋,就招呼她過來,告訴她,這是上海美專的校長劉海粟。藍蘋一聽我的名字,很恭敬地向我鞠躬,崇拜得很啊!」……

「我的侄兒劉獅當年同趙丹他們時常有來往,後來由他出面把藍蘋約來給我畫過兩張油畫。前面一張是清晨欲醒還睡的姿態,後來一張是像安格爾那種樣子的躺姿。藍蘋這個人單說外表並不出眾,但是她身上的……都非常好。還有一點,這個人倒是有一些藝術天分的,你同她說什麼,她都能理解。有一種女人面相一般,但是身軀非常優秀。藍蘋就是這種女人。」

「文革」中被多次抄家

「文化大革命」中,老上海影視圈曾與江青往來甚密的趙丹、鄭君里、顧而已、陳鯉庭、童芷芩等,均遭受衝擊。

2007年出版的《特別辯護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主犯辯護紀實》一書中,記錄了當時審判江青迫害上海文藝界人士的經過。據記錄:1966年7月,江青指使組織40多人抄上海文藝界人士的家,並親自監視將搜得的關於江青的大量書信、照片燒毀。

原上海市副市長梁國斌的證詞提到:1966年6月,張春橋對鄭君里說,現在江青的地位不同了,她過去還有一些信件等東西在你家裏,存在你家不是很妥當,還是交給她處理吧。鄭君里完全答應。事隔一星期,張春橋對我說,鄭君里那裏信件、照片等交來了,已轉交給江青,她當場燒了。但是,江青仍不放心,於1966年10月勾結葉群,指使江騰蛟,組織指揮劉世英、襲著顯等5人對鄭君里、趙丹、童芷芩、陳鯉庭、顧而已5家進行抄家。

劉海粟在「文革」時也被打成“現行反革命”,他曾簡單寫下3次被抄家情況:“1966年8月24日新興中學來抄家,傍晚,董某某四五十人(將我的書畫作品及收藏品等)燒了五小時;第二天,董又來車取書。9月2日,畫院拿了木殼槍來,王某某、徐某某、楊某某、嚴某某、戚某某,裝12隻箱子。9月22日,復旦來抄家,(抄去)照片,(抄去)日記簿。”

《滄海》對此也有記載,劉海粟說:「我還算幸運,‘文化大革命’一開始就來了一群小孩子,紅小兵,把我的素描、油畫,統統拿到院子裏燒,中間就有藍蘋的那兩張人體油畫。再後來,來了一批‘四人幫’的特務,住在我家裏搜,不停地審問,我猜想他們是衝著那兩張畫來的。這個時候幸虧已經燒掉了,要不然就不得了啦!」

劉海粟女兒說父親不認識江青

江青真的給劉海粟做過模特兒嗎?結合當時的背景,劉海粟是上海灘的當紅名人,江青是上海灘的進步女演員,劉海粟又是趙丹的老師,若說劉海粟給江青畫過畫,似乎也事出有因。不過,劉海粟的女兒劉蟾堅決否認了此事。劉蟾說,父親根本就不認識江青,怎麼可能給江青畫畫?如果真的畫了,「文化大革命」中父親還能活過來嗎?

至於受到批鬥,劉蟾說那是因為當時報紙上出現過「藍蘋」這兩個字,父親就說那時候的藍蘋就是江青,後來紅衛兵就來到家把報紙搜走了,跟所謂的裸體畫完全是兩回事。

摘編自《滄海》《特別辯護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主犯辯護紀實》《廣州日報》

本文摘自《快樂老人報》2013年2月21日第16版,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