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國家衛健委:低風險地區校園內學生不需佩戴口罩
upload_article_image

全球搶購中國呼吸機:90%的買家不在乎價格,只要有貨

海外疫情的發展超出預期,醫療物資缺口大得驚人,救命呼吸機更是陷入全球性缺貨。中國作為全球重要的呼吸機生產國,世界各國都來中國搶購呼吸機

志願者楊傑與雷師傅在泰康同濟醫院通宵安裝15台呼吸機。圖片轉自「南派紀錄片」

「現在我每天都接到很多購買呼吸機的電話,公司成立至今17年,這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在南京一家醫療器械公司上班的張雪告訴《財經》記者,前幾天意大利貝加莫客戶要購買呼吸機,希望能給他勻出幾台就行,但是她真的無能為力。公司的產能已經達到最大化,一批訂單正在急著交貨。

貝加莫是意大利受到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城市。隨著重症患者不斷增多,在無特效藥之下,呼吸機成為他們的救命機。

3月27日,英國首相約翰遜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據悉,美國總統特朗普打電話慰問,約翰遜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需要呼吸機。」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默說:「關鍵是呼吸機、呼吸機、呼吸機。這是最迫切的需要」。他說,該州「已安排了在中國的人員去采購呼吸機」。

海外疫情的發展超出預期,醫療物資缺口大得驚人,救命呼吸機更是陷入全球性缺貨。中國作為全球重要的呼吸機生產國,世界各國都來中國搶購呼吸機。

截至發稿,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66萬例,累計死亡病例超3萬例。根據最新數據,國外現存累計確診已經超過58萬例,現有確診486048例,累計死亡27489例。其中,美國累計確診病例達到了122666例。意大利累計確認70065例,死亡人數10023例,死亡率達到了14.31%,居於全球之首。

根據美國重症醫學會估計,美國總共將有96萬名患者由於感染新冠病毒而需要使用呼吸機,但美國只有大約20萬台。在疫情造成死亡人數最多的意大利,呼吸機的嚴重短缺已經迫使醫生忍痛放棄對一些患者的救治。

誼安醫療公司董事長助理李凱說:「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不想立即從中國買到呼吸機。我們有成千上萬的訂單在等著交付。問題是我們能夠多快地生產出這些呼吸機。」

但即便中國工廠開足馬力,也難以滿足海外對呼吸機的需求。根據《財經》記者了解,一些大型工廠的訂單早已排到六七月份,小型工廠的訂單亦十分緊張。原材料的短缺以及物流的不暢都影響了呼吸機的生產速度。

在呼吸機缺口日益嚴重之下,各國開始鼓勵企業轉型生產呼吸機。

訂單接不完排產到六月

3月26日整個上午,劉明一直在到處尋找可以馬上出現貨的呼吸機廠家。「買家是西班牙政府,他們打算搭載第二天白雲機場的航班運回國內。剛聯系到一家可能有貨的,但是准備合同、報關等材料,時間完全來不及。」劉明告訴《財經》記者。

最後協商的結果是,西班牙政府官員自己到工廠提貨,其他所有手續工廠不用負責。但即便如此,他們還是沒有拿到貨。因為100台現貨在前一天晚上已全部賣出。

根據英國媒體報道,意大利的呼吸機數量只能滿足不到四分之一的需求。面對急劇增長的患者以及異常緊缺的醫療設備,他們正全力以赴在中國尋找呼吸機。

3月25日,西班牙對外銀行向魚躍醫療(002223.SZ)緊急采購了2000台無創呼吸機與400台醫用制氧機;3月24日,誼安醫療第一批145台呼吸機已經開始啟程飛往塞爾維亞;3月19日,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默在召開記者會時表示,紐約急需2萬余台呼吸機,已經派人到中國采購。

「現在訂單基本上都是出口,詢問最多的是歐洲疫情嚴重的國家,比如意大利、西班牙。但是沒辦法,訂單實在排不過來。」醫療器械經銷商張軍告訴《財經》記者。

天眼查數據顯示,目前國內在業、經營範圍包括呼吸機的公司,共計50家。其中規模較大的有誼安醫療、邁瑞醫療( 300760.SZ)、魚躍醫療(002223.SZ)、航天長峰(600855)等。

誼安醫療近日表示,自全球疫情暴發以來,其陸續接到了意大利、英國、德國、俄羅斯、塞爾維亞等35個國家和地區的呼吸機緊急采購項目。

「我接觸到的買家需求最大的是ICU呼吸機,主要針對的是重症。」劉明說。不過,也有醫療器械經銷商告訴記者,「有的買家是不管便攜式還是ICU,只要有現貨就行。」

《財經》記者了解到,大部分訂單來自各國政府。「基本上都是各國政府拿著批文來購買,但是現在就算有批文我們也不接受了,排單已經到六七月了,生產不過來。」邁瑞醫療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全球對中國呼吸機的需求正在急劇上升,南美部分國家也開始加入搶購呼吸機的隊伍中。

「上周之前,咨詢客戶主要以意大利、西班牙疫情嚴重的歐洲國家為主。但是從這周開始,有很多南美國家,包括中東、以及一些非洲國家,也開始咨詢要購買呼吸機。」張雪告訴《財經》記者。

全球疫情加速以來,張雪每天都要接很多購買咨詢電話。「幾乎每個客戶都在和我講,可不可以先勻出幾台,交貨期太久了,他們等不到。但是我真的沒有辦法,訂單實在太滿。」張雪說。

「醫療器械出口一定要符合當地的資質,比如美國要求FDA,歐洲要求CE,符合標准的廠家並不多。目前疫情這麼嚴重,還要符合要求,供給量肯定遠遠不夠。」一家醫療器械經銷商人士表示。

根據《財經》記者了解到,為了滿足呼吸機的需求,一些國家和地區正在放寬相關准入要求。

「我們原來的市場主要在非洲,主要是因為我們沒有歐美要求的FDA和CE證書。我們之前有過CE但是也過期了。不過,從這幾天的情況看,一些地方可能放寬了限制。比如,我們雖然CE過期了,但是我們有ISO證書,其他證書也可以,政策有所放松。」張雪告訴記者。

3月26日,張雪接到了中國駐美國大使館購買呼吸機的電話。「對方說現在美國也不強制要求FDA了。其實,國內符合認證的廠家並不多,現在還要求這麼嚴格,選擇余地就會很少。現狀就是沒有認證要求都很難拿到貨,更不要提各種證書了。」張雪說。

實際上,近期,歐美等主要疫情國家或地區也發布了防控物資監管的臨時或緊急措施,放寬准入要求。

例如,歐盟委員會在歐洲官方雜志(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EuropeanUnion)發布了疫情期間針對醫療器械和個人防護用品 (PPE)的符合性評價和市場監督程序的建議。包括歐盟成員國官方或授權機構采購的防護產品可以沒有CE標志,但是只能給醫護人員使用,不能在當地市場上銷售。

美國健康與社會服務部(HHS)宣布,有必要允許生產商或戰略儲備機構就過期呼吸器或無明確保質期但超出EUA使用授權期限的呼吸器(例如,州或地方戰略庫存中的N95)向FDA申請以獲得呼吸器的緊急使用授權。日前,美國FDA連續頒布兩個產品的緊急使用授權。

元器件短缺、物流不暢制約產能

呼吸機需求全球暴增,作為最重要的供給者,中國呼吸機工廠,正開足馬力、全力以赴生產,但即便如此,也遠遠不能滿足需求。

「我們的訂單已經排到五六月份了,現在是24小時不停一直生產。但是訂單還是做不過來。」一位醫療器械經銷商人士告訴記者,「我們最近都沒有和大廠合作,他們訂單太飽和了,排期已經很遠了。大廠接的主要是政府訂單,接不過來的會排到一些小的工廠。」

根據《財經》記者了解,目前大部分工廠的排期已經到五六月份,一些知名品牌的排期更加久遠。「現在周末休息是不可能的,特別緊張的時候需要員工24小時運轉。訂單已經排到7月,新客戶的訂單已經不接了。」張雪說。

根據誼安醫療介紹,在兩周前滿足了國內需求後,公司生產線便一直在全力以赴滿足海外呼吸機訂單的需求。工人實行三班制、研發人員上生產線,機器始終在不間斷地運行著。

中國所有的呼吸機廠家都在爭分奪秒制造呼吸機,但仍然有些問題無法解決。《財經》記者了解到,目前生產難題主要在於關鍵元器件的短缺以及物流受阻。

「我們有一些配件需要從歐洲和德國進口,但是由於疫情影響,航班不確定,交貨期不定。」張雪說,「另一方面,原材料的供應也十分緊張,所有的呼吸機廠家都在搶這些原配件,最後每個廠家能拿到的貨很少。」張雪告訴記者,如果零部件跟得上,將會解決大部分生產難題。

另一家醫療器械廠家也向記者表示,目前生產速度有限的原因在於缺少零部件。「我們有個零部件需要從日本進口,但是現在航班很少,物流不暢。零件供應不上,呼吸機就難以組裝。」該人士表示。

此前,誼安醫療負責人亦表示,目前最大的短板就是核心零部件依賴進口,供應短缺且不穩定。

3月26日,魚躍醫療表示,即便公司在疫情前、疫情中都已經做了大量的供應鏈穩定與拓展工作,但呼吸機的產能仍然受制於上游廠商原材料的供應量。公司會繼續加大抗疫產品的資源投入,盡一切可能提高生產效率。

物流的不暢不僅影響呼吸機零部件的供應,也影響了呼吸機的正常交付。

「我們目前正在做一些出貨准備工作,但是我們也得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首先是運費上漲,客戶急一般采用空運,空運的費用會上漲兩到三倍。第二,有一些地方航班停運,導致貨物到達困難。我們也在努力和客戶尋找解決辦法。」張雪告訴《財經》記者。

全世界都來中國尋求呼吸機,中國呼吸機工廠也正全力以赴生產,但問題是這種需求已遠遠超出中國的最大產能。

價格飆漲有貨才是王道

在全球搶購中國呼吸機,一些人開始趁機做起了炒手。

3月24日下午4點多,胡夏驅車兩個小時來到了南京某生產呼吸機的公司門口。他聽到消息,公司門口聚集了很多前來搶呼吸機的買家,但該公司的呼吸機早已沒有了現貨。胡夏手裡有幾台現貨,他想借機尋找買家。

由於工作性質,胡夏之前一直接觸海外客戶。在海外疫情不斷蔓延之下,咨詢他購買中國口罩的越來越多,他開始了口罩出口。但現在,咨詢最多的是呼吸機。「南美、德國、印度都有人來找我買呼吸機。」胡夏告訴《財經》記者。

最近,胡夏基本上每天都在聯系買家,然後再在國內尋找合適賣家。從中加價謀求利潤。「呼吸機的利潤比口罩高多了。」胡夏說。

緊俏之下,呼吸機的價格已大幅飆漲。「有款呼吸機正常價格2萬美元,但是一家經銷商給我的報價已經達到了36800美元/台。」一位呼吸機買家告訴《財經》記者。

張雪也向記者表達了對價格飆漲的吃驚。「我們有款呼吸機售價是9300美元,但是經銷商的報價已經到了25萬元。現在我們手裡也沒有貨,有經銷商之前囤了一些貨。」張雪告訴記者。

記者了解到,一款型號為ACM812A的簡易呼吸機平時售價在5萬元左右,但是在3月28日,有經銷商報出了15萬元/台的價格,而且僅限當日。「如果要現貨,價格是30萬元/台。」該人士告訴記者。而這款呼吸機只具備基礎呼吸支撐功能。

但現狀是,90%的買家不在乎價格,只要有貨,有貨才是王道。

「所有的報價都是當天有效,如果一小時沒回消息,肯定沒貨。如果需要,1小時回消息交定金,晚回肯定沒貨。第二天價格會更貴。」一位呼吸機炒手說。

由於大量中間人的存在,目前呼吸機價格十分混亂。「每天詢價很多,但其實很多都是重復詢價,感覺市場比較亂。」張雪告訴記者。

供需變化導致呼吸機價格變動。「廠家知道目前市場行情,會根據配件的情況,市場的需求去確定價格。現在價格基本每天都在變。」一位經銷商說。

根據《財經》記者了解,目前呼吸機價格上漲幅度至少在50%以上。上漲的原因包括元器件價格上漲、人工與物流成本的上升,以及部分炒貨囤貨。

「我們昨天才把價格上調了50%,不得不調。因為原材料上漲很厲害,部分原材料甚至上漲了好幾倍。而且工人不斷加班,人工成本也在提升。」3月28日,一家呼吸機廠家人士告訴記者,同一個機型,不同的預算,就會有不同的價格。

而那些炒貨囤貨者,更是利用信息不對稱,擾亂了呼吸機市場的價格。

魚躍醫療董秘陳堅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介紹,曾有人打電話開口就要5000台呼吸機,可以馬上打款。「這個量太大,不正常。」陳堅說,公司會識別訂單,但是有些人還是會拿到批文訂貨,資金實力很強。「後來經過我們調查發現,這些訂單背後有地產商參與。我們難以避免部分呼吸機流入到市場上成為金融產品被炒作。」陳堅表示。

缺口巨大鼓勵企業轉型生產呼吸機

海外疫情的發展超出預期,物資缺口大得驚人,救命呼吸機更是陷入全球性缺貨。於是,海外各國也開始學習中國,紛紛動員企業轉型呼吸機生產,其中車企成為了轉型主力軍。

日前,美國聯邦根據重新啟動的《國防生產法》,強行要求通用和福特這兩大美國汽車制造業巨頭跨界生產呼吸機。美國聯邦強調,通用汽車承諾很快會生產4萬台急需的呼吸機。

3月19日,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在社交媒體表示,「如果美國醫療設備短缺,特斯拉也將生產呼吸機。」21日,馬斯克再次表示,公司已經與美敦力Medtronic會面,並且對接了工程團隊,協商如何利用特斯拉現有的生產線,改造成為呼吸機的生產線。

疫情嚴重的歐洲各國也正在呼吁企業生產必要的防疫設備。

英國首相鮑裡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一位發言人表示,已與60多家制造企業和組織進行了談話,要求他們為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提供幫助,從事呼吸機等「重要醫療設備」的生產。

3月16日,英國向勞斯萊斯、福特、本田和捷豹等車企發起呼吁,希望能轉產呼吸機以解燃眉之急。該呼吁迅速獲得勞斯萊斯、捷豹路虎、賓利、邁凱倫等英國本土汽車制造商的響應。

英國《衛報》25日報道,英國政府正評估各種「速制呼吸機系統」生產方案,其中一份來自企業聯合體「英國呼吸機挑戰」,他們由十余家航空、汽車和醫療設備企業組成,包括空客和西門子等企業。該聯合體打算利用醫療器械制造商的現有設計及聯合體中其他企業的生產和設計能力,實現呼吸機大規模增產。家電制造商戴森公司打算在前英國空軍赫拉溫頓基地快速量產一種新型呼吸機。

疫情最嚴重的意大利,也要求最大的呼吸機制造商Siare Engineering將其呼吸機月產能從160台提高至500台。Siare Engineering目前正與法拉利和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公司(FCA)以及零部件供應商馬瑞利洽談,希望這些公司幫忙生產一些呼吸機零部件,可能的話也組裝呼吸機。

同樣,德國政府也開始要求國內汽車制造商考慮生產口罩和呼吸機等醫療設備。大眾汽車表示,已組建專門工作組,研究如何利用3D打印技術幫助生產呼吸機與其它就剩設備,目前轉產呼吸機項目進展迅速。戴姆勒發言人也表示,公司已收到有關部門要求,目前正在研究各種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