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與澳門相差一個戰時政府

在抗疫期間,香港政府的反應在市民大眾的角度看來,不單比中國內地遜色,甚至比與香港相鄰的澳門也遜色。由疫情初期「搶口罩」,到抗疫十月開始要「搶疫苗」,在旁人眼內確實是給別人比下去。有人將問題歸咎於領導者的問題,但我認為這純粹是私人恩仇,將問題表面化。歸根結底,這與西方大部份國家一樣,文官系統確實無法應對新冠病毒的傳播。


到今日為止,截擊新冠病毒的最有效手段還是簡單粗暴:隔離和檢測。要完美操作這一套組合套,其實就是軍事化管理的手段:極具紀律性,聽從安排,服從指揮。簡單一點來說,就是他律與自律兼備好。戰場上,反應是需要即時的,因為戰機轉瞬即逝,今日的要求絕不能等到明天商議完才有回覆。因此,一般文人並不適合打仗,而世上又沒有多少個諸葛亮,因此文與武的分野是分得比較開的,因此有「居馬上得之(天下),寧可以馬上治之乎?」一說。


說回應對疫情,其實香港與西方世界的都以文官系統應對疫情。文官系統的好處是思慮周全,但缺點決定過程較戰爭時期慢,在和平盛世需要解決社會內部紛爭,確實更為合適;但面對新冠病毒這種既狡猾又隱蔽的對手,確實難以應付:因為社會不同訴求需要平衡,所以曠日需時,而且缺乏執行到底的能力和決心,因此西方世界面對病毒㿉敗,唯獨某些個例可以幸存,而幸存者也是較有決心執行防疫政策的國家,例如新西蘭。

- 閱讀更多 -

黃遠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失敗的成本

眾人耳熟能詳的「自古成功在嘗試」,下一句是「莫想小試便成功」。雖說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