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數碼港成功孕育五獨角獸

  成為獨角獸公司(即成立不足十年、未上市但估值超過十億美元的公司)是不少初創的最終目標,香港先後誕生九家獨角獸公司,當中五家由數碼港成功孕育。有獨角獸公司指,人脈網絡是公司成功晉身為獨角獸公司的關鍵,因此特別將辦公室設在數碼港,以利用其專為初創及數碼科技公司而設的網絡,協助公司匯聚資金和人才。
  新冠疫情推動企業數碼轉型,全球創科市場迎來高速發展。調查機構CB Insights最新統計顯示,全球「獨角獸」企業超過七百家。上月成為香港第九家獨角獸公司Animoca Brands於二〇一四年成立,至今一直選擇將辦公室設於數碼港,其聯合創辦人兼董事長蕭逸表示:「香港有很多可用的資金,但獲得資金並不容易,人脈網絡是其中一個關鍵。我們需要一個專為科技公司而設的網絡,資金和人匯聚一起,有利尋找合作夥伴和業務發展,數碼港正正為初創提供這種『社區效應』。」
  Animoca Brands曾經透過數碼港的網絡,成功將產品銷售予另一數碼港租戶IBM;亦於二〇一九年與數碼港合作,將BGC全球區塊鏈遊戲大會首次引入香港,為手機遊戲及區塊鏈業界,推廣非同質化代幣(NFT)新概念如何應用於區塊鏈遊戲。
  蕭逸指出,香港政府一直支持創科發展,例如推出不同創科基金,公司亦曾經獲創科生活基金資助。他認為要發展創科,吸引人才留在香港是核心,而數碼港作為香港重點孵化器及數碼科技園區,吸引及培養創科人才的工作非常重要,需要更多的資源配合及協助。
  除了Animoca Brands外,數碼港的獨角獸公司亦包括GOGOX、Klook、WeLab及TNG,當中GOGOX、Klook及TNG更是數碼港培育計畫畢業生。GOGOX聯合創辦人關俊文認為,初創公司要突圍而出,具價值的意念背後往往更需要完善的支援,其中資金支持是初創能否走得更遠的關鍵。
  GOGOX於二〇一三年誕生,關俊文指當年的創業氛圍及創業的支援等各方面的條件並不成熟,能成功申請數碼港創意微型基金(CCMF)資助,無疑打了一支強心針,「當年我們的創業資本不到兩個月便花光,幸得數碼港前後合共四十萬的資助,加上獲得天使投資者的信任及投資,使我們一步步成為香港首隻獨角獸。」
  他補充,數碼港聚集一群初創互相學習幫助,為企業提供諮詢、培訓以及利用他們的網絡為初創進行業務配對及發掘新機遇,是每家初創重要的資源。以GOGOX為例,去年在數碼港的介紹下,與衞生署合作,為市民提供點對點深喉唾液樣本速遞服務,積極參與公共事務,實踐社會責任。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