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來論|綠色建築為城市降溫

  香港的氣溫持續上升,二○二一年為本港有記錄以來最熱的一年,全年熱夜有六十一天,酷熱天氣則有五十四天,兩者都打破了二○二○年創下的紀錄。天文台在今年四月便發出酷熱警告,成為香港歷來最早首次發出酷熱警告的一年,同樣地,歐洲熱浪正在持續,相信香港也不能倖免。  本港天氣愈來愈熱,再加上人口密度高,高樓大廈林立,置身街頭感到分外辛苦。中文大學建築學系教授吳恩融指出,這是因為密集的建築物會形成一道道巨型擋風牆,加上街道狹窄等原因,阻擋地區的通風廊,減低風速,影響風向流通,令熱氣結聚,難以吹散。他早前就透過氣候數據,模擬本港不同地區的通風情況,指出旺角、銅鑼灣、觀塘及荃灣等鬧市是無風重災區,溫度較其他地區高出攝氏三至四度。  酷熱天氣使人渾身是汗,容易令人心煩氣躁,甚而情緒失控。外地如英國、墨西哥、南非、希臘、美國、芬蘭等地都有研究數字顯示暴力犯罪與熱浪之間的關聯。高溫同時對人體健康帶來威脅,尤其是長期暴露於酷熱和潮濕的環境下,如沒有及時補充足夠水分,就有機會觸發如熱痙攣、熱衰竭、中暑等疾病,當中如中暑未有及時醫治,更有機會導致細胞壞死、器官衰竭,甚至死亡,有本地專家指出中暑的死亡率可超過一成。二○二○年八月,日本遭逢接連的酷熱天氣,該月單是東京都便有多達一百八十七人死於中暑,屬當地前所未見的情況。  為了解暑,不少人會選擇留守在陰涼的環境,特別是室內冷氣場地。然而,冷氣需求增加,所產生的溫室氣體也隨之增多,這樣惡性循環下,不但令地區的熱氣上升,還會加劇氣候暖化,令環境和生態持續失衡,造成更多如熱浪和颱風的極端天氣。  去年底,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發表了《戰勝高溫:城市可持續降溫手冊》(下稱《手冊》),指城市因為熱島效應的影響而迅速變暖,各地應採取多管齊下的策略,以降低城市溫度。《手冊》提及城市降溫的策略,包括在城市的範圍內減少熱量、減少建築物的製冷需求,以及有效令建築物製冷等,並同時舉出全球成功例子,顯示如何透過綠色建設令城市降溫,值得我們取經。「節能綠建」的減碳策略  如哥倫比亞麥德林從二○一六年到二○一九年共建了三十六條綠色走廊、十八條主要道路和十八條水路,佔地超過三十六公頃,有調查顯示,這個綠色走廊所在地的氣溫已下降了攝氏四度;加拿大多倫多實施了世界上最大的湖水源冷卻系統,並促進再生能源的生產;中國廣州市政府在珠江新城開發核心區採用區域集中供冷,使該區域局部環境溫度比使用分散式冷卻系統降低了攝氏二至三度。  為應對氣候變化,香港已定下減排放的目標,力爭在二○三五年前把香港的碳排放量從二○○五年的水平減半,其中有提及「節能綠建」的減碳策略。綠色建築已成為近年城市建設的大方向,而香港也陸續出現了不少綠建環評的新建築,如建造業議會轄下的零碳天地便全面實踐環保概念,該地除種植超過百種植物,還採用創新的「層格」種植方式鋪設大片草坪,最底層設有排水系統和儲水植物盆,有助減少灌溉次數,而中間安裝複合過濾網,防止水分淤塞,令小草愈長愈茂盛,形成可持續、節能和節約用水的綠化生態系統。  綠色建築可令城市降溫,緩和氣候變化,同時可為市民帶來舒適宜居的環境。零碳天地是很好的示範,我期望香港有更多綠色建設,加快城市可持續降溫的步伐,令香港成為世界宜居城市的典範。鄧淑明博士香港大學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系社會科學學院地理系及建築學院客席教授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