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孩子有希望 香港才會有未來

文:/郭越

我寫這一篇文的時間是2019年,當時的本意,其實是想討論一下家庭的改革和孩子教育的問題;香港一直以來同大陸一樣,親權重,父權更重,所以想對大家一直認為神聖不可侵犯的父子、母子、師生問題,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總而言之:黑暴暴露出的家庭和教育問題,是所有人需要警惕的,我們不能只是慍怒於教育界的敗類和漢奸走狗,需要我們每個人改革到自己的身上,也就是每個孩子的老豆身上。黑暴前後,無論社會上那些兩面三刀的牆頭草如何陽奉陰違,還是那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披著偽裝大模大樣的招搖過市,他們都在欺騙和利用每一個年輕人和孩子,而家庭和這些父母們,卻做的太少,或者在不知不覺,潛移默化中距離孩子的內心太遠了。國安法讓香港社會回到正軌以後,不可否定的是香港的未來,始終在孩子身上。而我們該審視的問題就該從家庭開始,從孩子們都老豆開始。

香港是中西方文化交融之地,把華人智慧與西方社會管理經驗合二為一的標杆.但自古香港有一「傳統」,便是倫常,但凡有人發幾句議論,便會上綱上線,牽扯廣泛,得到許多「不孝」「禽獸」之類的惡名。他們始終認為父對於子,有絕對的權力和威嚴;只要老豆說話,便需言聽計從,無所不可,兒子有話,卻在未說之前就已經錯了。大家若不是現任之父,也一定是候補之父,而且也都有做祖宗的希望,所差只在一個時間,但承載的東西是一樣的,是責任、是鞭策,更多的是負重.對於家庭問題,我想我們該從自己做起,去解放後來的人。解放子女,本是極平常的事,香港的一些人,不僅有舊習慣舊思想,也被西方利己主義毒害太深,想要一時轉變是很困難的事情。聽到烏鴉叫,總須心情暗淡半天,迷信的思考吉凶禍福,冷漠自私貪婪的同時,對外諂媚奉承對內狡詐蔑視,對於中華民族和國家沒有認同感,雖然很可憐,然而也無法可救。所以只能先從覺醒的人開始,各自解放自己的孩子。自己背著的重擔,扛住黑暗的閘門,放孩子到寬闊光明的地方去;此後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

- 閱讀更多 -

香港青年事務發展基金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