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幾十年舊患痛腳甲 想不到俾枝雞眼藥水搞掂

講開我的美男老坑浴,就要講講,我近70年人生經驗 ,希望能與讀者大人,可以分享,我的身心工作,從商、人際經驗。我少年時,我都忘記了幾多歲呀,可能應該是六至七歲啦 ,我一條靚仔,寄居在旺角,豉油街姑媽家裡,小孩掛往媽媽 ,就自己獨自行,由旺角豉油街,走去媽媽,弼街經營的報紙檔,搵媽媽啦,怎知道橫過彌敦道,給一輛計程車疾駛輾過我隻腳掌,跌倒地,我記憶,我隻腳指及腳背爆曬血,坐我人生第一次救護車,送咗去伊利沙伯醫院呀 ,好利害的岑阿媽 ,鋼鐵的骨骼,孭我出院,還日日孭我從豉油街,經衛理道上伊院換藥,沒良心的我,今日忘掉了被她孭了多少天啊。

痊癒卅多年後,近四十多歲,有一天無端端,小童時輾傷的腳趾公,腳甲無端端又硬又灰,接住行行吓,行一步就痛一吓,即時一步一步,行去砵蘭街,銀泉足浴店,搵我們中國,不知經歷多少百年,傳統修腳師傅,查看腳趾甲發生什麼腳趾痛事情。一坐下,快快揾保哥來,肥保一望,「撐甲喎,車禍令腳甲隨住年齡增厚,壓住嫩肉,痛死你喇強仔,我幫你剷走去厚甲,再將死皮刮走,你就舒服曬呢。」不消半小時,中國傳統外科手術,將我痛苦剷走,穿回襪子再上路,但是一路行,腳皮還有小小痕癢。想起以前,有位朋友夫郎,在中環開設腳部治療中心,打正腳部專科醫生名牌,專門為站得多工作人士服務,例如銀行酒店酒家企堂等,他遇上簡單手術,自己不出手,都是叫上海批腳師傅,代為出刀咋,所以腳有事,我不搵朋友醫生夫君,直接搵上海保哥哥解決掉呀。

- 閱讀更多 -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2023年 賣桔者言

布林肯要訪問中國,外交部表示歡迎,這有什麼問題呢?等如新春來我家搓麻 ...